<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第七章 挂单的和尚
    苏拙笑着摇摇头,秦雷兀自兴奋不已,向满脸狐疑的凌霜解释道:“那个无头尸体身上穿的衬衣与这一件一模一样,又是个和尚。恰好慧可突然无故失踪了,两相对照,不就说明那个死者就是慧可么!”

    慧智和慧空两个小和尚一听慌了神,颤声道:“什么!慧可师兄……死了?”

    苏拙道:“我可没说那无头尸就是慧可。”

    秦雷一愣,道:“这不都是你说得么?还把这件衬衣给我看。”

    苏拙道:“我让你看这衣服,确实是说无头尸体与仁济寺有关系,可是死者身上那件衣服虽有破损,却是崭新的。而慧可的这件衣服已洗过许多次,是一件旧衣裳。而且你看,这件衣服较为宽大,说**可体态微胖,而那死者却是骨瘦如柴。第三,慧可是个年轻人,而那死者年纪已不小了,怎么可能是慧可?”

    秦雷张口结舌,一旁凌霜忍不住偷笑。秦雷自觉没趣,反问道:“那你说那个无头尸是谁?这慧可又跑到哪里去了?”

    苏拙皱眉不语,凌霜插口道:“按理说慧可掌管着大殿的钥匙,舍利失窃定然与他脱不了干系,说不定他是畏罪潜逃了!”

    苏拙并没下结论,转身看到一旁桌上有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一个精瓷小碗,碗里素面已经凉透,干结成坨。碗左边摆着一双精美竹筷,一边一把小勺子却摔碎了,断了半个勺柄。

    苏拙奇怪道:“这面已经放了很久了,说**可最少一夜都没有回来!”

    秦雷道:“莫非真是慧可监守自盗,将佛骨舍利盗了去?”

    慧智犹豫道:“不会吧,慧可师兄平日虽说有些贪小便宜,但是胆子却不大,不太会做出这种事吧……”

    秦雷道:“你懂什么,这种人平日不犯事,要做就做个惊天动地的大案子!”

    苏拙微微点头,道:“早上你们发现大殿门没开,却都没有起疑,说明大殿并没有遭到破坏。”

    慧智道:“没错,殿里面一切如旧,什么都没动过,只是不见了舍利子。”

    苏拙道:“可是这舍利在寺里这么久,为何慧可偏偏要现在偷呢?为何以前不下手?”

    凌霜道:“这舍利子也是最近才在寺****人瞻仰的,以前倒没听说过……”

    苏拙打断他道:“最近?佛骨舍利不是仁济寺的宝物?怎么从来没人跟我说过?”

    秦雷和凌霜面面相觑,道:“原来你不知道?我们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

    慧智也道:“舍利子确实不是寺里的宝物,而是半个月之前一个来挂单的苦行僧底师父带来的,放在寺里,供金陵信众瞻仰供奉。”

    苏拙沉吟道:“苦行僧?那位师父现在何处?”

    慧智摇摇头,望向慧空,后者也是摇头。苏拙似乎明白什么,转身对秦雷道:“进寺时你可曾留意到,我说的那条山泉正好从寺外流过。你让人在那附近找一找,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秦雷也猜到他的意思,出门就去安排了。苏拙一看天色,已经过了午时,众人却还没吃饭,肚子早已饿得乱叫,便问:“你们寺里还不开饭么?”

    慧智道:“今日因为方丈还在讲经,大家都不好开饭,估计还得等上半个时辰。若是各位施主饿了,我可以先带各位去斋堂吃些素斋。”

    凌霜道:“苏拙,你要是饿了,我们就下山去吃,何必麻烦人家?”

    苏拙笑道:“哪有进庙不吃饭的道理!这顿饭一定要吃。”

    凌霜目瞪口呆,骂道:“这是什么歪理?我只听说过进庙要烧香,从来没听过进庙要吃饭!”

    苏拙不理他,已经笑着往外走去。禅房门外有一条长廊,通向一间大屋。苏拙问道:“那是什么屋子?”

    慧智答道:“那就是方丈的居所。”

    苏拙“哦”了一声,低头一看,猛然看见长廊一旁栏杆下有一小块碎瓷片,不仔细看当真难以发现。苏拙弯腰捡起,皱眉想想,却没想到什么,便将瓷片放进袖口中。

    几人在院外碰到秦雷,秦雷道:“我已经安排下去了,让他们仔细搜索,若是有什么东西,肯定逃不过去!”

    苏拙点点头,道:“走,吃饭去!”

    秦雷一愣,还是跟了上去。几人来到斋堂,只见里面冷冷清清,果然没几个人。慧智道:“施主稍坐,我去知会一声。”

    苏拙跟他转到后厨,见一位胖大和尚正在忙活。慧智道:“慧清师兄,方丈交待过的那几位施主来了,你先弄些吃的吧!”

    慧清头也不转,大声道:“马上就好!”

    苏拙道:“小师父要做多少个人的饭啊?”

    慧清回头一看,并不认识,微微一楞,答道:“全寺上下一百二十八人!”

    苏拙点点头,道:“真是辛苦啊!不会因为多出我们几个让谁没饭吃吧?”

    慧清大笑道:“施主不用担心,方丈交待过了,几日中午会有几位施主用斋,我已经准备好了!”

    苏拙突然问道:“这一百二十八人里有那位挂单的师父吗?”

    慧清道:“你是说那位性觉禅师?他只挂了半月的单,前两日已经走了。”

    苏拙顿感奇怪,嘀咕道:“走了?”

    苏拙沉吟一阵,重新坐回秦雷身边。秦雷问道:“苏兄弟,又想到什么?”

    苏拙摇摇头,道:“没什么。还是等你的人找到埋在河边的人头吧!”

    正说着,王凡一阵风跑进来,见了秦雷的面,来不及喘口气,道:“秦捕头,人头!我们找到那颗人头了!”

    秦雷一拍桌子,道:“苏公子,你真神了!你怎么就知道死者的头颅就一定被埋在河边?”

    苏拙淡淡道:“我不知道啊,碰巧猜中了。”

    秦雷一愣,凌霜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即然你们推测出凶手在这条山泉边抛尸,只要不是经常作案的人,那么很有可能就会把头颅埋在抛尸的河边。因为若是在到另一个地方去埋,不但不符合凶手紧张的心理,也增加了被人看到的风险。”

    正说着,慧智与几名僧人端上几碗素面,放在仍几人面前,竹筷汤勺一应具全。苏拙看了一眼碗筷,道:“原来是这样,看来该结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