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第六章 死者身份
    吕康说出这句话,旁人都莫名其妙,只有苏拙心里打了个突,不知他如何得知盘龙玉璧的事。苏拙不动声色,微微一笑,道:“吕公子真是消息灵通,不过事情可与吕公子说得不大一样。我记得分明是官差力擒湘西大盗,结果同归于尽了!”

    吕康“哦”了一声,脸上笑容深不可测,却不再说话了。秦雷不知他们在打什么哑谜,道:“我来是干正事的,方丈,你还是快把失窃的情形说来听听吧!”

    圆信点点头,道:“好!各位请坐!”说着一行人便在亭中石凳上坐了。圆信不忙开口,先给每人斟上一杯茶,说了声“请”。

    苏拙一闻茶香,双目一亮,知道这是上好的雨前龙井,便连泡茶的水也不一般。再看这一套茶具,也是名贵紫砂,古朴内敛。苏拙小酌一口,顿时一股甘甜清爽沁入心脾,说不出的舒爽。

    喝完茶,圆信才开口道:“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想来对秦捕头破案也难有裨益,真是惭愧。还要劳烦秦捕头辛苦了!”

    秦雷也客气道:“职责所在,不敢劳烦!”

    圆信道:“事情是这样的,这几日那颗佛骨舍利都供在大雄宝殿,供香客瞻仰。谁知今日一早众僧前去大雄宝殿做早课时,却发现殿门没有打开。大家都很奇怪,到处也找不着钥匙,只能将锁砸开。谁知大家一进殿,便发现贡台上的舍利没了!大家都惊慌失措,只得先去报了官,又将寺门封闭了,严禁有人进出,先在寺中搜查一遍。”

    秦雷点点头,道:“早上什么时候发现佛宝丢失的?”

    圆信道:“大约在寅卯之交。”

    秦雷又问:“殿门的钥匙是由谁保管的?”

    圆信答道:“平时各处的钥匙都是由老衲的师弟圆知保管的。不过平时这些殿门都是不需要上锁的,因为谁也不会去偷佛祖的东西。但最近舍利贡奉在大雄宝殿,这才每日上锁,钥匙就由老衲亲自保管。不过老衲有时也有些老眼昏花,害怕出了差子,便将这些琐事将由劣徒慧可打理。”

    就在这时,一个小沙弥手捧袈裟走进亭中,道:“禀方丈,时辰到了,该去开坛讲道了。”

    圆信一拍额头,道:“真是真是,差些忘了!”说着起身披上袈裟,整理一番。

    苏拙见那袈裟质地轻柔,金线勾勒,也是一件宝物,开口问道:“大师这会儿还要讲道么?”

    圆信一边收拾,一边道:“今日的****是早就定下的,因为出了这档子事,已经耽搁了。如今寺门外信众都来了,我若不去,便是失信,佛祖要责罚的!”

    苏拙又道:“寺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要到哪里讲道呢?”

    圆信笑道:“只有在寺门外的山道上将就将就了。不过众人席地而坐,说不定正合我佛宗旨呢!”说着便要走,突然又回头道:“慧智,你随秦捕头差遣,协助破案。”他想了又想,对那来报信的沙弥道:“慧空,你也不用跟着我了,就随着奏捕头一行吧。若是秦捕头有任何需要,你便速来报我!”

    两个小僧答应了,众人起身送圆信离去。吕康冲秦雷笑道:“我要去听大师讲经,就不奉陪了。秦捕头辛苦,不过还是要尽快破案啊!否则百姓传开了,这影响可不好。”说着转头又向苏琴道:“苏琴姑娘不去听经讲道么?陪着这群凡夫俗子有什么意思?”说罢哈哈一笑,转身也去了。

    秦雷冲吕康背影重重“哼”了一声,满脸不屑。苏琴却目视凌霜,凌霜道:“你也去吧,今日不就来听经的么!需要我送你么?”

    苏琴道:“那我便去了,你陪秦捕头吧!”说着向秦雷行了一礼,便离去了,自始至终,也没有向苏拙看上一眼。

    该走的都走了,秦雷大声道:“终于可以好好查案子了!”

    凌霜却道:“慢来,是查舍利失窃案,还是查无头尸案?”

    秦雷一怔,一拍脑袋,道:“我差点将这茬给忘了!苏公子,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苏拙笑道:“这有何难?自然是两个案子一起查了!”

    秦雷和凌霜两人一头雾水,不知两个案子如何并在一起查。苏拙也不会说,向慧智道:“前面带路,去大雄宝殿!”

    一行人出了院子,又向外走。苏拙问道:“这大雄宝殿每天何时关门,何时开启?”

    慧智答道:“每天都是寅时中刻开门,到了下午申酉之交,天快黑了,就要关门了。”

    苏拙“哦”了一声,道:“那今天早上那个保管钥匙的慧可丢了钥匙,你们也没追究么?”

    慧智道:“实不相瞒,今日一早我们就没看到慧可师兄,后来到他房间里也没见人,这才把锁给砸开的。”

    苏拙眉头一皱,道:“慧可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慧智寻思道:“我昨晚就没见他了!”

    一旁的慧空插口道:“我好像前天晚上就没见了。”

    苏拙有些迷糊,道:“这怎么回事?你们师兄不见了也不奇怪么?”

    慧智解释道:“是这样的,慧可师兄虽与我们同门,但却不与我们住在一起。他因为要照顾方丈生活起居,便独自住在方丈禅院中一间小屋里,所以不常见面也是有的,大家也没在意。”

    苏拙点点头,道:“如此我们还是先去慧可的禅房看看吧!”

    秦雷奇怪道:“你倒底要去哪儿?一次说个明白可好?”

    凌霜见怪不怪,摇摇折扇道:“秦捕头,他就是个怪人。你既然找上他了,就相信他吧!”

    苏拙笑道:“秦捕头,你还记得那具无头尸么?为什么凶手要在死者死后砍下他的头呢?”

    秦雷与凌霜面面相觑,苏拙自答道:“因为死者就是个和尚!”

    秦雷恍然大悟,道:“哦!怪不得,和尚没头发,就算毁了面貌,也能知道身份!苏公子,真有你的!”

    苏拙笑而不语,一行人来到方丈禅院。院中幽静古朴,众人无心赏景,进到院中一角的慧可禅房。房中陈设简单,一目了然。苏拙轻轻拿起床上叠起的一件素白衬衣,随手抖开,对秦雷道:“你看!”

    秦雷双目一瞪,大声道:“哦!我明白了,无头尸就是慧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