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第四章 失窃案
    天刚刚亮,四周寂静一片,苏拙蓦地睁开双眼。不远处传来一声声叫喊,隐隐可听见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苏拙所居的院子较为清幽,但那喊声在清晨的醉仙楼里甚是突兀。

    苏拙回想了半天,才突然想起这喊叫居然是秦雷的声音。秦雷站在醉仙楼门前,扯起嗓门大喊:“苏公子!苏拙……”

    苏拙忙穿上衣服,三两步奔到前厅,只见已有不少小厮和丫鬟已被惊醒,打着哈欠,连声咒骂。苏拙忙打开大门,冲到奉雷面前。

    秦雷一见苏拙,喜笑颜开,便不再叫了。苏拙气道:“秦捕头,一大早的,怎么叫嚷起来?你是怕别人都不认得我么?”

    秦雷诡秘一笑,道:“我这身份,又不方便进去叫你。你们年轻人流连这烟花之地,也要注意身体,别折腾太晚……”

    苏拙气结,打断他道:“你这么早找我做甚?”

    秦雷一愣,道:“今日说好要去江边,这路途可不近,不早些动身,要赶到什么时候?”

    苏拙还想再说,脑海中浮现出昨夜所见无头尸体,满腹牢骚出口变成了一句:“那就快走吧!”

    秦雷一愣,道:“那凌公子……”

    苏拙跨上身旁一匹黑马,一夹马腹,便向前去。秦雷忙招呼手下人,跟了上去。一行人驾马奔行一个时辰,方才赶到发现尸体的江边。苏拙只顾啃了两个热馒头,便抬眼望去,只见江水湍急,岸边芦苇茂盛。

    王凡押过一人到面前。秦雷道:“他就是发现尸体的元三儿,我已经问过话了,不像有什么问题。苏公子还要问两句吗?”

    苏拙向那元三儿打量一眼,见他右手持着鱼叉,粗布短衫,天气还不甚暖,他已卷着裤腿,俨然一个渔夫打扮。苏拙道:“秦捕头既已问过,我何必多此一举?让他走吧。”

    秦雷向王凡点点头,示意放元三儿离去,自己反倒凑到苏拙近前,小声道:“会不会是这元三儿贼喊捉贼,故意报案,混淆视听?”

    苏拙摇摇头,道:“这个元三儿的确是渔夫不假,如今天气还不炎热,河水刺骨,他就已经能赤足下水,说明早已习惯多年了。看他模样,也不像穷凶极恶之徒。而且你是否注意到死者背后的刀口是在什么地方?”

    秦雷细细回想,道:“是在后心之处……”

    苏拙道:“没错,伤口在背后,说明凶手是从后偷袭。”他说着转身背向秦雷又道:“秦捕头,你现在若是举刀刺我,会刺在什么地方?”

    秦雷举起右手比划一下,顿时恍然大悟,说道:“没错没错!若是用右手,只能刺在右边,只有用左手才能刺到后心。这个凶手是个左撇子!”

    苏拙点点头,道:“没错!元三儿总是右手拿着鱼叉,说明他不是左撇子,自然不会是凶手。”

    秦雷道:“那我们现在就应该找一个左撇子,可是金陵城里这么多左撇子,要如何去找?”

    苏拙叹口气,问道:“你派出去打听的人回来没?”

    站在一旁的王凡回道:“禀大人,人都已经回来了,可是据查,这附近乡村并没有人失踪!”

    苏拙一愣,自语道:“死的不是本地人……”

    秦雷也道:“刚刚大伙儿也在附近搜过了,并未发现死者头颅。想是凶手杀完人后,将尸体绊倒此处投江,头颅却埋在其他地方。”

    苏拙沉吟道:“搬到此处么……”

    苏秦二人都沉默下来,死者身份不明,案发地点也不知道。线索到此似乎一下子都断了,让人摸不着头绪。苏拙双眼盯着奔流的江水,突然想起死者身上多处挫伤痕迹。虽然尸体肿胀,已难以辨认,但从淤痕来看,这些伤痕是死后造成的。

    苏拙心中隐隐想到什么,却抓止不住。他自言自语道:“搬运尸体留下的?那样的话应该在手脚关节处才对,不至于胸腹有那么多伤痕!”

    他视线顺着江水逆流而上,只见一条支流弯曲进山,显是从山上流下的泉水。如今雪水消融,春水暴涨,河流也湍急了几分。苏拙薇薇一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突然一声马嘶,一个差役滚下马来,奔至秦雷面前,道:“秦捕头,刚才接到报案,仁济寺的佛骨舍利昨晚失窃了!吕大人命您速速赶去,查明真相,追回佛宝!”

    秦雷一听,大声道:“什么!舍利丢了?可是老子正办着案呢!你回去随便找个捕快去看看。”

    那差役却不肯离去,道:“吕大人说了,秦捕头务必亲自前去,出不得差池。这个无头尸案,能缓缓就缓缓吧!”

    秦雷火冒三丈,怒道:“什么!老子办的可是人命关天的大案,什么叫能缓缓就缓缓?”

    苏拙拦住秦雷,问道:“这个仁济寺在什么地方?”

    秦雷没好气地一指,道:“就在前面山上!”

    苏拙笑道:“反正现在无头尸案也没什么线索,去看看也好,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呢?”

    秦雷看着他莫测高深的笑容,心里一阵嘀咕,疑惑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线索,还没告诉我?”

    苏拙已经率先跨上马背,道:“边走边说……”

    秦雷无奈,只得在后面跟上了。谁知苏拙却不走上山大路,反而沿着那条山泉蜿蜒而行。秦雷不解道:“你怎么放着大路不走,偏要走水边小道?这要走到什么时候?”

    苏拙道:“想必你也看出来了,那具无头尸体的死亡地点并不是江边。”

    秦雷道:“没错!江边没有找到有大量血迹的地方……说明尸体是凶手从别的地方搬运过来的!”

    苏拙摇头道:“不会!江边一览无遗,若有人搬运尸体,难免被人看到。而且尸体身上多有挫伤划伤痕迹,我猜想死者是被凶手扔到这山泉里,被水流冲到此处的!”

    秦雷做捕头多年,一点就通,一拍脑袋道:“没错!一定是这样!尸体足踝处有一道勒痕,定是凶手将尸体绑在石头上沉尸水底。谁想春水汹涌,把绳索冲开了!”

    苏拙点点头,道:“回头找两条狗,沿着这山泉找一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