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第二章 无头尸
    秦雷没想到苏拙猜得这么准,愣道:“难道王凡他们已经告诉你了?”

    苏拙道:“没人告诉我,只不过我一进来便看见秦捕头双眼布满血丝,显然是昨夜没有睡好。这几日金陵城并未下雨,可大人官靴却沾满湿泥,隐约可见还有水藻混杂其中,自然是走过水边湿地的缘故。秦捕头公务繁忙,哪会去踏青游玩,肯定是为了案子。恰巧今天我无意中听到醉仙楼的妞儿说起,江边出了件怪事,水鬼把人的脑袋吃了。由此就不难猜到秦捕头找我当然便是为了这桩事。只不过我苏拙一向奉公守法,人命官司是从来不会犯的,不过难保不会有人出些馊主意,唆使大人将我抓来。”

    秦雷边听边点头,到最后心底越来越敬佩苏拙,他说道:“你难道知道是谁教我将你拷回来的?”

    苏拙道:“认识我苏拙的人不多,金陵城里恰好就有一个。早在我上马车的时候我便猜到了。等进了这间屋子,就更加确定。”

    秦雷道:“哦?”

    苏拙接着说道:“认识我的人大概都知道我的脾气,最不愿往官府跑,所以请我是决计请不来的,索性将我拷来。不过他总算还有点良心,把自己的马车派来接我。那马车华贵非常,内饰绸缎均出自苏州织造,质地档次仅次于御用,除了苏州凌家,谁能用的起。等到我进了屋,隐隐闻到一股香味。这香味可与一般香料不同,不是中原所产,乃是出自西域波斯。这儿站的都是一群粗人,除了现在躲在屏风后面的凌家二公子凌霜,还有谁会随身带着香囊?我说得可对,凌兄?”

    他话音刚落,后堂传来几声鼓掌,一个翩翩公子走了出来。他全身素锦,手持折扇,肌肤白皙细腻,剑眉如飞,眼似明星,唇若涂朱,一张脸比女子还要精致几分,但又不显阴柔之态,眉宇间透出一股阳刚英姿。

    凌霜说道:“苏兄弟啊苏兄弟,想不到我们仅有数面之缘,你却还记得愚兄。自从听说你来到金陵,我就盼着与你相见呢……”

    苏拙没好气打断他道:“于是你便出这个馊主意,在这天牢之中相见可是别有一番风情?”

    凌霜不以为忤,摇摇纸扇,说道:“这怎么能说是馊主意呢?我知道苏兄弟眼界高,不如此一定见不着你的面。”

    秦雷道:“凌公子,你所言果然不错,这位苏拙兄弟确实有些门道。”

    苏拙道:“凌霜啊凌霜,我苏拙当真是交友不慎,落得如今成了阶下囚。”

    凌霜哈哈大笑道:“苏兄,这区区一把枷锁,怎么锁得住你呢?”

    苏拙忙道:“凌兄,这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苏拙最是奉公守法,这铁锁哪里是说开就开的。”

    秦雷一挥手,那王凡捕快早上来将枷锁解了。凌霜道:“不瞒苏兄,秦捕头是我的好朋友,今日碰上的这件案子有些棘手,所以我才找上了你。”

    苏拙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人在金陵?”话一出口,一拍脑袋,道:“我怎么忘了你凌公子风流倜傥,醉仙楼里自然有你的眼线了。”

    凌霜笑道:“昨日有人给我说起一个怪人,在醉仙楼里只知道喝酒,又从不过夜。我稍稍问了问体态相貌,便猜到是苏兄弟来了!”

    苏拙道:“我不过是贪了几杯醉仙楼的玉瑶春,果然喝酒误事啊。”

    秦雷大声道:“想喝好酒有何难,我家里有陈年佳酿五十坛,只要这件案子了了,尽管到我家喝酒去。”

    苏拙笑道:“如此最好!”

    几人兀自斗着嘴,两个捕快举着火把在前引路,三人已来到停尸的冰窖。偌大的冰窖里寒意森森,阴风阵阵,屋子中央木台上横陈一具尸体,用白布盖着。几人走到近前,秦雷提醒道:“这是今早运回来的,死的有些惨,你们小心些。”

    苏拙却没理他,一把将白布掀开。看见尸体,凌霜和另两个捕快不禁倒退了一步。只见尸体身穿素白衬衣,没有外套,颈子上头颅不知何处去了。秦雷提醒道:“尸身是在江边发现,由于过往的人太多,只好给抬回来了。尸体已泡了很久,发现时就没有头颅,附近找了,也没发现。”

    苏拙点点头,细细看着尸体。尸身经过水泡,已经发白浮肿,但仍然可以看出来死者瘦骨嶙峋,皮肤苍老。苏拙看了一阵,又将尸体翻过来,端详一阵便将白布重新盖上。秦雷问道:“这样就好了?”

    苏拙道:“反正也看不出更多的东西了。尸体后背伤口才是致命伤,颈子中并没有多少血流出的痕迹,说明是死后许久才把头颅砍下来的。死者年近古稀,体弱多病,穷困潦倒,而且不会武功。”

    秦雷道:“我们倒是也知道他是个身体瘦弱的老人,但是穷困潦倒,不会武功这些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苏拙道:“这倒不难,死者贴身衬衣虽然是新的,但却不甚合身,想必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别人送的甚至是施舍的。至于不会武功嘛,但凡练武之人,或拳掌或兵刃,在手中茧子上均有不同的体现。这人双手皲裂,布满老茧,筋骨无力,自然与练武之人不同。”

    秦雷道:“那凶手为何要砍了头颅呢?”

    凌霜接口道:“自然是不想让别人认出死者来。”

    苏拙沉吟道:“话虽不错,但我总觉得不是这么简单……”

    秦雷道:“我觉得凌公子说得在理,还有什么不简单的?”

    苏拙反问道:“那秦捕头以为这案子是怎么回事呢?”

    秦雷道:“我看嘛这就是谋财害命,你看死者连外衣都被剥去了,真是被抢得一干二净。凶手为了干扰官差办案,故意砍去了死者的头颅!”

    苏拙无奈摇摇头,道:“死者连一件内衣都做不起,这样的人有什么好抢的?”

    秦雷道:“那么就是仇杀?”

    凌霜道:“死者穿这身衣服未必就说明他穷困潦倒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也许这正是害死他的原因!”

    苏拙蓦地想起盘龙玉璧来,那件事已过去大半年时间,他却依然记得清楚。一时间,苏拙也想不出什么头绪,叹口气道:“明天去发现尸体的江边找找线索吧。”说着就往外走。

    秦雷答道:“好嘞!”与凌霜对望一眼,眼中喜难自禁。

    凌霜做了个手势,意在让他莫得意,转身便跟上苏拙脚步,问道:“苏兄这是要去哪里?”

    苏拙笑道:“自然是找地方睡觉,难不成当真要在天牢里过夜?”

    凌霜折扇轻摇,笑道:“苏兄弟,既有愚兄在此,哪里还会让你露宿街头,这便随我走吧!”

    苏拙哈哈一笑:“我等的便是你这句话。”说着两人便向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