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第十一章 宝物
    江魁一惊,猛然站起,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是与那盗匪一伙的?”

    苏拙道:“我只不过猜猜罢了。盗匪在墙外留下这几个字,定然有所指,再看江总兵神情,自然不难猜到。只是我很好奇,这盘龙玉璧到底是个什么宝物,难道总兵大人到现在还不肯告诉我们吗?”

    江魁断然道:“不行!”

    马真不悦道:“江总兵,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隐瞒的?我看那盗匪知道的都比我这个护镖的多。若是再出岔子,再死人,可别怪我不尽力了!”

    马真如此一说,江魁就有些动摇。这一路上全靠这位马镖头和万里镖行的名头,一行人才能安然走到此处。不然光靠几个官兵,如何能通过数个山头匪寨。杨树华等人也劝道:“江头儿,要不就告诉他们吧……”

    江魁叹了口气,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竹娘忙回道:“子时快过了。”

    江魁道:“还有两个时辰天才亮……”他转头对杨树华和王山贵道:“你们去把箱子抬下来。”

    两人领命而去,不多时便将那只大木箱抬了下来。江魁让两人把箱子放到中央桌上。除了江魁几个手下,客栈里其余人都好奇地围拢过来。江魁四周看了一眼,面色有些不悦。众人又不自禁退了两步。

    江魁从怀中拿出一把钥匙,打开箱上铁锁。他轻轻打开木箱,一道耀眼光芒随之从箱中射出。箱中各样金银玉石不计其数,映出的光芒眩人心神。

    苏拙一眼便看见金银正中一座玉璧,似一块青石从中劈开,还未完全脱出石胎。玉璧上晶莹青翠,弯曲模样竟是一条盘旋巨龙,张牙舞爪。瞧那形状,全没有镂刻痕迹,竟是天生天养的一件宝物。那龙身中,一条淡淡红痕,如同洇洇鲜血一般。

    堂中众人无不被这宝物吸引,目不转睛。马真由衷赞道:“我也算见宝无数,这件玉璧当真是一件希世珍宝啊!无怪这湘西大盗要来抢夺了。”

    苏拙目光从屋内几人脸上扫过,问道:“江总兵,这件宝物是从何而来?又要运到哪里去呢?”

    江魁道:“我们都是苗黔一带孙守备的手下,这件玉璧也是孙守备从山中得来的。孙守备得了这件宝贝,想献给岳阳王,便差遣了我们几人护送,也算给众兄弟们一件功劳。说不定得了王爷赏识,便留在王府听用了。”

    苏拙点点头,接着道:“只是这件事本该万分隐秘,却不知为何泄漏给了这个所谓的湘西大盗。”

    江魁道:“没错,这一路上没有盗匪打我们的主意,一半是因为马镖头的威名,一半也是不知道是这么个宝贝。只是不知怎的,在这儿着了道儿。”他说完,又关上了箱子。

    苏拙明显看出众人眼中失望之情,他微微一笑,心道:“刚才打开箱子之时,江魁几个手下神色平常,显然都知道这箱子里的东西。莫非他们之中真出了叛徒?”

    吴常突然道:“江总兵,这玉璧可是万里无一,你家大人当真是好运气!”

    江魁嘴角不自禁抽动,道:“是、是。”

    苏拙看在眼里,没动声色。堂中又陷入死一般寂静,江魁望着钱豹尸身,叹息道:“钱兄弟,都是我害了你……”

    马真劝慰道:“江兄,这个凶手武功高强,也怪不得你,你就不要太过自责了。”

    杨树华道:“这人武功如此高强,何必还要偷偷摸摸的,若是直接来抢,只怕我们也不是对手啊!”

    王山贵怒道:“妈个巴子,他要真敢来,老子拼上这条命,也要剐他几刀!”

    他一句说完,本指望振振士气,谁知却没人附合。谁都知道,以今晚这人的轻功,只怕王山贵连人家衣角都碰不着。吴常道:“江总兵,你看今晚那盗匪也已经现身了,与我们都没干系。可否让我们几人明日一早就上路啊?”

    江魁心中烦闷,挥挥手道:“滚滚滚!”

    吴常和风氏兄妹忙作揖谢恩,马真突然道:“不行!江总兵,那大盗必有同党,现在还不能放他们走!”

    吴常三人一愣,面上犯难。风铃涨红了脸,大声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要有同党,也该是你们的人,不然那盗匪怎么知道你们箱子里是什么东西!”

    她这话说得在理,马真等人一时无言以对。江魁目露凶光,也不知心里是何想法。苏拙突然对吴常说道:“吴兄,我看你们不如暂且再忍耐一下吧。如今有个高手躲在暗处,你们贸然就走,只怕也不安全。只要我们齐心合力,抓住了这个盗匪,大家都好上路。”

    吴常与风氏兄妹对望一眼,无奈道:“苏兄弟说得也有道理。好吧,我们就先呆着吧,希望不要连累到我们才好……”

    江魁起身向苏拙道:“苏公子,这个湘西大盗来去无踪,可是在这间店里定然有同伙,请你一定将他找出来!”

    苏拙听他口气居然软了下来,反倒吃了一惊,心想,他当真无计可施了么?苏拙想了想,道:“江总兵,再给我一天时间,我定然将整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江魁得他承诺,大声道:“好!只要苏公子帮我们度过这一关,日后但有差遣,我姓江的绝不推辞!”

    马真也道:“不错,只要解了眼下的困境,苏公子也是我万里镖行的朋友!”

    苏拙摆摆手,道:“两位抬举了,还是等我查明白了再说吧。现在可否请李金兄弟帮我将钱豹的尸身抬到楼上房间去?放在这里终究不好。”

    墙角的李金听见有人喊自己,微微一愣,抬头看向苏拙。江魁向他看了一眼,面露厌恶之情,向王山贵道:“你去帮忙!”

    苏拙道:“王兄和杨兄还是快给三位拿些干衣服换一换吧,我有李金相帮就行了。”

    江魁点点头,冲李金一瞪,道:“还不快去!”

    李金吓了一跳,忙上前与苏拙一齐搬动尸体上楼。两人人上了楼,走进那间停着两具尸体的房间。黑暗中屋里阴森恐怖,虽然是夏日,却让人感觉寒意阵阵。

    苏拙点上蜡烛,示意两人将尸体并排放好。他却去转了转胡光和赵成德的尸体。两人尸身已经僵硬,只能勉强掰了掰脖颈肩膀。李金也不知苏拙在干嘛,只觉身在这屋里无限恐怖,便道:“苏公子,要是没事,我……就下去了。”

    苏拙回头道:“李金,你也是滇黔一带人士吧。你们一行都是那里的人么?”

    李金不知他为何这么问,回答道:“有几人人来自蜀中、荆襄等地。”

    苏拙“哦”了一声,又问:“你们那宝贝,到底是怎么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