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探案传奇 > 第二章 客栈
    苏拙听见吴常的名字,眼珠一转,道:“听吴兄口音,不像本地人吧?”

    吴常点头道:“我在百里外一处府上做了两年教塾,如今期满,正准备归乡。昨日走到此间,看看天象,要有大雨,便索性在此住了下来。”

    苏拙竖起拇指,道:“原来是吴先生,失敬失敬。想不到吴兄还识得天文地理!”

    吴常笑道:“在这地方呆上一些时日,谁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苏兄弟一路从何而来?”

    苏拙道:“我今年二十有三,只因世道艰辛,不愿去考功名,索性出门游山玩水。”

    苏拙与吴常正说着,就见那一对兄妹下了楼。想必那女孩儿已经将屋子腾了出来,将东西搬到一间屋里去了。苏拙立马起身,道:“二位,不如我来做东,咱们一道喝两杯,算是谢过两位的帮助!”

    那少年神情冷漠,淡淡说道:“不过些许小事,喝酒就不必了。”

    吴常也起身道:“四海之内皆兄弟,大家出门在外,就当交个朋友吧。”

    那少年的妹妹也道:“是啊,哥哥,我看这两位大哥盛情难却,就答应了吧。”

    那少年这才点点头,与苏拙坐了同一张桌子。竹娘正招呼众官军,正见着一中年男子从侧门进堂。这人穿着一身绸缎长衫,却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四十不到,微微有些佝偻,始终低头看路,也不多话。

    竹娘瞪他一眼,道:“当家的,还不赶紧做菜去,客人都等急了!”

    那男子唯唯诺诺,低头道:“是是是……”赶忙穿过走道,向后厨去了。原来这人就是这间客栈的老板,只是远没有这竹娘泼辣,怪不得没本事招呼客人,只能去掌勺。

    小五子也跟着掌柜从侧门进来,想是已经将苏拙的驴子安顿妥当。他倒是机灵,不需竹娘唠叨,看到苏拙一桌四人枯坐着,立马拿了一壶酒过来,笑道:“几位客官想吃点什么?”

    吴常皱眉道:“酒易乱性,我就不喝了吧。”

    那对兄妹也都道:“我们也不会喝酒。”

    苏拙点点头,道:“那这酒就算了吧,给我们上一壶好茶,再把你们店拿手好菜都上来。”说着“啪”地一声拍了一锭元宝在桌上。

    小五子喜笑颜开,拿起元宝道:“好嘞好嘞!客官稍等。”说着便向后厨而去。

    那群官兵听到动静,都看见了苏拙这一番举动。有人看着苏拙,眼中露出异样神采来。吴常皱了皱眉头,低声道:“苏兄弟,出门在外,不可露富啊!”

    苏拙笑道:“无妨无妨。”又对那对兄妹道:“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那少年依旧冷漠不语,少女便答道:“我叫风铃,我哥哥叫风虎。我们不过都是走江湖卖艺的。”

    苏拙来了兴趣,“哦”了一声,道:“看不出你们小小年纪,居然身怀绝技啊!”

    风铃脸一红,笑道:“什么身怀绝技,不过是耍些傀儡戏,博人一笑罢了!”

    正说着,就听竹娘“哼”了一声,道:“各位军爷,咱这小店清清白白,您要是不放心,我也不用非做你这生意不可,各位就请便吧!”

    苏拙等人不知她为何生气,扭头看去,原来是那位镖师小心谨慎,止住了众人喝酒,取出一根银针依次试毒。竹娘被他怀疑成开黑店的,自然没了好脸色。

    那位首领道:“马师傅,你是不是太过小心了?”

    他一说“马师傅”,苏拙眼珠一转,小声道:“原来是他……”

    吴常怪道:“苏兄弟认得这人?”

    苏拙小声道:“认倒不认识,只是听过他的名号。万里镖局几大镖师在川渝一带名号很响,其中有一人最是谨小慎微,闻名江湖,便是马真马师傅了。想不到他亲自押镖,这一趟不知送的是什么宝贝!”

    吴常笑道:“管他送的什么,也与我们不想干。”

    马真也不管竹娘冷嘲热讽,自顾试了酒水,果然没有毒,便收了银针,对那军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江总兵,干我们这行可不比行伍之间啊!”

    那江总兵姓江名魁,打个哈哈,道:“马师傅说得是,小心总归没错的。老板娘,你也别介意,赶紧给咱上菜吧!”这伙官军虽然脾气都大,也不至于跟这老板娘置气,况且此刻屋外正下大雨,总不能当真不住店了。

    竹娘刚转身要走,听了这话,回头“哼”了一声。一名坐得近的兵丁满脸淫笑,伸手掐了一把竹娘丰腴臀部,道:“快点啊,可别让爷们等急了!”

    竹娘回头瞪他一眼,却不似生气,反而露出丝丝风流之态。苏拙等人看不见竹娘神情,只见着那兵丁肥头大耳令人生厌的表情。几人都眉头皱了起来,吴常小声道:“这种人就是如此,苏兄弟,咱们还是少管事为妙。”

    苏拙点点头,道:“这是自然,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我何必自讨没趣。”

    那兵丁占了便宜,兀自笑笑。另一人对他道:“胡光,你已经折了一条腿了,可别把第三条腿也折了。”

    胡光骂道:“放屁放屁!”

    江魁沉声道:“胡光,你那点毛病收敛收敛。咱们把这次差使做好了,有的是荣华富贵。大家都长点心眼!”

    胡光不敢对他无礼,唯唯诺诺道:“是是是。”

    竹娘离了那群人,径直端了茶水来到苏拙一桌。她陪笑道:“怠慢怠慢,这壶茶算是我向各位赔罪。”

    苏拙一闻茶水味道,便知这茶叶相当普通,算不得什么好茶。他也不说破,微微一笑,并不理会。竹娘方才也见到了苏拙出手阔绰,忙贴了上来,笑道:“客官可别生气,咱这小店人手不够。今天来了这么多客人,真是忙煞我了!”

    吴常已经住了一日,对她的性子知道些,便道:“好了好了,我们也没怪罪你,快些上菜吧!”

    竹娘道:“好嘞!”说着一阵风往后厨而去,想是催促她那猥琐丈夫去了。

    不多时,竹娘和小五子端着盘子上菜了。一人给那伙官军上菜,一人便给苏拙等人上,果然不再偏颇。两人来回几趟,三张桌子上便各摆了五六个盘子。菜肴果然丰盛,都是些野味。有红烧野猪肉,爆炒野兔,油炒山菌等等,不一而足。竹娘赔着笑脸,道:“各位军爷,咱这小店靠山吃山,只有这些野味,您可别介意!”

    一人笑道:“这些正合我们口味!”说着便伸筷子去夹。只听江总兵沉“哼”一声,众人一愣,忙又收住了筷子。竹娘冷笑一声,知道他们麻烦,也不再理会,任由他们折腾。

    苏拙斜眼看那伙人,果然都不动筷子。马真用银针试过了,确信无毒,众人才放心大吃。而苏拙这桌几人却没有这般小心,菜一摆上,便动了筷子。想不到那掌柜的看着老实胆小,畏畏缩缩,炒菜的手艺倒是一绝。吴常和风氏兄妹都是赞不绝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