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贵客(一)
    却说朝阳公主自那次见了琦玉之后,便命人暗暗打听,这才知道原来当时自家的夫君和现在的齐国公世子李翊曾经一起向这位世子夫人提过亲,只是因为那道赐婚的圣旨,李翊才抱的美人归。

    想到此处,朝阳公主心中恼怒,自己丈夫的心中曾经或者说现在还住着另一个女人。自己一个金枝玉叶,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小小侍郎的千金。存了这样的年头,朝阳公主就想要去会一会这个世子夫人。

    琦玉拿着朝阳公主的名帖,心中纳闷,自己与这位公主素不相识,要说有什么关联也就是上次车架碰上了的事情,可是当时已经解释清楚,没有什么问题,这会儿为什么又要来。

    尽管心中有疑问,但是总要打起精神好好接待这位金枝玉叶。好在现在琦玉已经正式在国公府里管了家,不用再担心像以前那样有人给自己使绊子。

    因为是公主光临,阖府的女眷都要到门口去迎接,连氏心中不忿,什么时候自己的这个侄媳妇儿又和这位朝阳公主搭上了关系,公主竟然降尊纡贵的到国公府。

    黄氏因为上次琦玉给她的承诺,虽然有些嫉妒,但是想到自从琦玉管家之后,自己和女儿的待遇比起以前简直是天上地下,随即也就将那几分心思压在了肚里。

    公主的车架缓缓停在了国公府的门口,连氏、琦玉和黄氏都跪在一边接驾,公主见了连忙命人扶起。今天因为朝阳公主存了心思,所以在打扮上相当的隆重。

    她梳着朝天髻,中间插着点翠嵌珠的凤钗,右面是芙蓉玉雕花的花钿,左边是两只累丝凤凰的。身上穿着一件白狐狸毛领的正红织锦缎面的大氅,上面用金丝绣了大朵的牡丹,整个人看上去雍容华贵。

    进府之后换了小轿,琦玉和黄氏先下了轿子,将分别侍奉着朝阳公主和连氏进了迎客的正厅。厅上早已烧了地龙,室内温暖如春,朝阳公主脱了外面的大氅,里面是一件流彩暗花云锦宫装,下面是藕荷色嵌银丝的锦裙。朝阳公主在主位坐下,侍奉的宫女连忙送上一个翡翠雕宝相花纹的手炉。

    连氏、黄氏和琦玉在下面要给公主见礼,朝阳公主连忙止住,说道:

    “本宫今日来,原是想看看世子夫人,如此这般多礼,倒显得生分了,快快安坐大家好说话。”

    连氏几人闻言推脱不过,这才告罪坐下。

    朝阳公主趁着丫鬟上茶的时候打量琦玉,身量苗条,皮肤白皙,要说多么的倾国倾城却也谈不上,但是也算是个十分标志的美人儿。她今天头上梳了云髻,斜插了一只嵌宝白玉的金簪,另一边用几个小的珠钗稳住发髻。身上穿了一件丁香色的银纹锦袄,下面是一条粉紫的百合裙,只在裙角用紫色的线细细勾出缠枝莲纹。

    这身打扮简简单单,倒衬得这位世子夫人只有十五六岁。相比之下自己生了孩子之后,身形有些丰盈,因此便不大用这些嫩色,到看着大了不少。

    “公主殿下驾临,实在是蓬荜生辉。”连氏讨好地说道。

    “国公府人太客气了,今日朝阳来此实在是来请罪的。”朝阳公主嘴上说的请罪,可是哪里有一丝请罪的意思。

    “公主言重了,到让妾身有些惶恐。”连氏不解公主的意思。

    “世子出京之时,特意拜托我照顾世子夫人。可惜我最近身子不大爽利,竟一直也没来看看。这不世子都快回来了,我可得赶紧过来一下,免得到时候被他埋怨。”

    “妾身怎敢劳烦公主挂念,倒是公主身体欠佳,妾身应该去拜望公主才是。”琦玉听了连忙站起来说道。她心里清楚李翊怎么可能去拜托公主,这显然是公主的一番托辞罢了。

    连氏听了心中暗自腹诽,不过走了几个月,还要拜托公主照看,难不成害怕谁把她欺负了不成,岂不知倒是她欺负自己罢了。

    黄氏心中泛酸,自己身边可不会再有这样心疼在意的人了。

    公主来的主要目的是要见见琦玉,所以并不希望连氏和黄氏陪着,因此寒暄之后,她笑着说道:

    “既然我打着来看世子夫人的旗号,怎么也要到世子夫人的屋里看看,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公主既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大家哪里能不照办,连氏和黄氏也坐得没有意思,于是连氏便让琦玉招呼公主去自己的院子,她自回去歇息。

    琦玉打起精神陪着公主到了自己的院子,她知道公主真正的目的应该是跟自己有关。

    琦玉将公主迎到了花厅,公主坐下之后不由得看了看屋子的布置。这个小花厅并不大,左边的是一道雕花镂空门,里面放着饭桌,束腰凳等。花厅右边一道小门外面,垂着厚厚的锦帘。

    花厅边上的架子上摆着几样玩器,看上去不怎么起眼,但是凭着朝阳公主的眼光,自然能看出件件都是珍品。朝阳公主想起琦玉手上戴的绞丝镯子看上去一般,但是实际上却是连宫里的娘娘们也不见得各个能拿出来。看来这位世子夫人家底虽厚却也不是个爱张扬的性子。

    “夫人这茶却于寻常不同,不知是怎么泡得?”公主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转脸看向琦玉问道。

    “启禀公主殿下,因着天气寒冷,公主刚才又走了路,臣妾怕公主着了寒气,就命人煮了这红枣茶,里面加了枸杞桂圆,去去寒气。公主殿下要是喝不惯,臣妾就令她们换新茶。”

    “不必了,这个还挺对本宫的口味。”

    朝阳公主说完话停了一下,又问道:

    “听说姐姐在山东呆了几年?”

    “是,臣妾随父亲在山东待了六年。”琦玉纳闷公主问这个做什么,但是只能将疑窦埋在心里。

    “驸马也在山东待了不少年,想必夫人也熟悉?”朝阳公主貌似无意,实则有意地看着琦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