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病重
    琦玉赶回娘家的时候,张潇的媳妇儿杨氏已经在大门口迎着。

    “祖母如何了?”琦玉急急问杨绣

    “不妨事,刚用了药,这会子精神还好。”杨绣忙答道。

    “怎么突然就病了?”

    “自打入了秋就时好时不好的,昨晚上跟大伙儿多说了会子话,精神就有些不济,早上就头晕起不了床。”杨绣边走边说,有些气喘吁吁。

    “祖母年纪大了,也是难免。”琦玉看着弟媳妇儿倒有些抱歉,自己这样问她,好似审犯人一般,便出言安慰道。虽然琦玉和王氏以及琦娇不睦,但是对张潇这个弟弟倒是十分亲近,再加上本来就与杨绣关系不错,因此并不想让杨绣难堪。

    杨绣陪着琦玉走到老夫人住的地方,一进屋子只见柳氏、王氏,张济媳妇儿都在屋里。琦玉急走几步来到老夫人床前,只见老妇人躺在那里,脸色灰暗,颧骨高高隆起,布满皱纹的手上也是骨头嶙峋,看的琦玉一阵心酸。她跪了下来,

    “祖母!”

    “快起来!怎么把你叫回来了!”老夫人说着,抓着琦玉的手。

    琦玉站起来重新拜见了柳氏和王氏,又与张济媳妇儿见过,于是走到老夫人床边说道:

    “祖母都病了,玉儿怎么能不回来?”

    “你现在是当家主母,怎好随便走开。”

    “不妨事的。”琦玉说着眼泪便有些下来。

    其他几个人听了倒没什么,只有王氏一肚子火儿。这个自己视为眼中钉的丫头现在倒是越过越好,连氏那样的人竟然也在她面前栽了跟头,将管家大权都丢了。

    而这样的生活正是自己想要给琦娇的,尽管现在琦娇在宫中恩宠正隆,但是每次入宫见女儿的时候,还是能从琦娇的眼中看出深深的倦怠与失落。自己也想不明白既然有着皇上的恩宠,怎么会那样郁郁寡欢。可是每次试探性地问琦娇,总是被她用各种话岔过去,或者生气地打断自己。

    作为母亲从来没想着让女儿去攀附权贵,只想着让她平安富足地过完一生。但就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却没能实现。现在看着琦玉有夫君的疼爱又掌着理家大权,何等惬意。这样想着,王氏眼中的恨意就愈盛。

    老夫人让琦玉坐在身边,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长大了,现在都能自己管家了,我也就放心了。你相公可有什么消息?”

    “最近倒是没什么消息,只叫我不用担心。”

    “那就好,领兵打仗的也确实让人不放心,以后能不去就不去吧。”琦玉答应着,这时丫鬟端着药上来,

    “老夫人,药煎好了。”

    琦玉闻言,从丫鬟手里接过药,准备亲自端着为老夫人喝药,一边的杨氏和张济的媳妇儿关氏也上前来帮忙。关氏扶起老夫人,杨氏将一个大迎枕放到她背后,然后手里拿着帕子,将老夫人嘴边的溢出的药汁擦掉。

    喂完药,琦玉看见老夫人精神不济,便说道:

    “祖母躺下歇息一会儿可好?”

    老夫人却摇摇头说道:

    “不妨事,你们几个都到前面来,我有事情交代。”

    “母亲,过些时候等您身体好了再说不妨。”柳氏看见老夫人的精神也不太好,便劝道。

    “还是早说早了好,谁知道我这身体能拖到什么时候。”

    “祖母,您一定会好起来的!”琦玉听见老夫人这话就有些受不了,觉得心中堵了一口气似得,非常难受。

    老夫人虚弱地摇摇头,吩咐丫鬟婆子抬出几个箱子。除了王氏,大家看见老夫人这般像交代后事一样,都难过不已。

    “我这一辈子,前半辈子有些风浪,后面倒是顺遂。所幸两个儿子孝顺,也没什么遗憾的了。这点儿东西今儿分给你们也是做个念想。”

    琦玉想要阻止老夫人,却被老夫人用眼色止住。

    “这些是我多年来积攒的首饰,有的是我出嫁的嫁妆,也有些是后来添置的,虽然不值什么,留给你们也是我的一番心意。”

    说完老夫人唤人打开第一个箱子,里面是两个描金镂空的红木盒子,盒子上面还镶着一块美玉。丫鬟按老夫人的吩咐打开,里面是一套点翠的头面和一套金镶红宝的头面。

    “这两幅头面就给了大媳妇儿,你孝顺了我这些年,也是辛苦。”

    “母亲,孝敬您是儿媳的本分,这些东西媳妇儿不敢要。”老夫人没有说话,又让丫鬟打开第二个箱子,里面也是同样的两个描金的红木盒子,只是盒盖上没有镶玉,王氏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但是丫鬟打开盒子里也是同样的两幅头面,一副是南珠的,一副是点翠的。

    “二媳妇儿这两幅就给你吧。”

    王氏见这两幅头面与柳氏的一般精致,自然喜不自胜,但是面上却没带出一毫。

    “母亲,媳妇儿前几年一直在外面没有孝敬您,这东西实在是不敢领。”

    “有什么不敢,我还要谢谢你给玉儿找了一好婆家呢。”老夫人说完这话,王氏的脸立马红了起来,当初谁不知道她是要拿琦玉攀附国公府,明知李翊的名声不好听,还将琦玉硬是嫁了过去。

    老夫人对王氏十分的不满,奈何自己的儿子护着,也没有办法,这会儿总算是发泄了一下自己的不满。

    接着丫鬟们又打开了两个略小些的箱子,里面的红木盒子里都只有一套金镶彩宝的头面,另一个盒子里除了一些手镯,凤钗,玉串还有一小匣子宝石。

    “这两幅头面两个孙媳妇一人一套,另外那些零碎的首饰也就你们还合适戴,宝石或留着或赏人什么的随便吧。”

    杨氏还罢了自己的嫁妆十分丰厚,关氏看见这些确实欣喜,因为自家底子不厚,所以那些嫁妆看着多,其实内里并没有多少,至于这些首饰更是寥寥无几,凭空拿到这些东西,让自己简薄的嫁妆可是丰厚了不少。

    关氏和杨氏还要推辞,老夫人摇摇头接着说道:

    “我最疼这几个孙女,虽然都嫁出去了,可是也还该给她们留些念想。”说着让人从最后一个箱子里取出一对羊脂玉镯子给柳氏,

    “也不知道能不能见着莹姐儿,这幅镯子给了她吧。”柳氏闻言,忙劝道:

    “母亲,快别说这话,莹儿这几天就回来了,到时候您身体好了再给她。”

    “我的身体我知道,你们也不用多说。”老夫人闭上眼睛摇了摇头,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琦玉撑不住用帕子拭着眼泪,

    “玉儿这钗是我出嫁的时候,我娘给我的,现在就给了你吧。”说着老夫人让人将箱子里一个细长的黄花梨盒子给了琦玉。里面是一支白玉钗,并不是多名贵,但是通体雪白,钗头雕成玉兰花的样子。最妙的是花蕊的地方有一点点黄色,应该是工匠接着玉石本身的颜色雕琢而成,与白色的花瓣相得益彰。

    最后老夫人将两盒子各十二支凤钗给了王氏,让她进宫的时候带给琦娇和琦芸。

    分配完所有的东西,老夫人已经是精疲力尽了,大家连忙服侍老夫人躺下。关氏和杨氏留在屋中侍疾,王氏则借口头疼回到自己院中。

    琦玉看看时间不早,本来准备回府,却被柳氏说道:

    “玉姐儿,回来这会子什么东西也没用怎么能叫你空着肚子回去,跟大伯母回房用点东西再走不迟。”

    琦玉估计着柳氏是有话对自己说,便答应了。

    琦玉并没有猜错。柳氏拉着琦玉说话一方面是自己从心底里感谢琦玉对琦盈的帮助,另一方面却是自己丈夫的嘱咐,让她一定不要跟琦玉疏远,说到底也是看中李翊的意思。

    回到柳氏房中,已经有人准备了热粥点心和几样小菜。琦玉心中有事略用了几口便停了筷子。

    “大伯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吧。”

    “你可真真是个水晶人儿。”柳氏笑着说道,一边拉着琦玉在软榻上坐下。

    “玉姐儿,说起来我应该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当初帮着盈姐儿,她现在不知道过得什么日子。”

    “大伯母我们都是姐妹,互相帮着本来就是应该的。”

    “话虽如此,可是做到的人能有几个。”柳氏有些心酸地说道。

    “大姐姐是不是要回来了。”

    “是呀,你大姐夫他外放了几年,你大伯想让他回京里历练一下。”“听说大姐姐又生了一个千金,这下子儿女双全了。”

    说起自己的外孙,柳氏一下子有了精神,一改刚才的悲戚之色,可是忽然又想到琦玉因为自己好几年没生出孩子,后来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偏偏又没了,这脸上的笑便快速掩了回去。

    柳氏神色的变化并没有逃过琦玉的眼睛,想起自己的桐哥儿,心里一阵纠疼。

    “这下我可得好好给他们准备见面礼。”琦玉笑着说道,自己的痛苦她并不想展露人前,那样毫无用处。

    柳氏也笑笑岔过这个话题,又说起老夫人的病,柳氏让琦玉不用担心,府里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给老夫人治病。琦玉知道柳氏会尽心,但是看着老夫人的样子实在是说不准。只能在老夫人身边多陪陪她,尽点儿孝心吧。祖母将大半的嫁妆给了自己,可恨自己却不能为她老人家做些什么。琦玉一直待到老夫人醒了之后,又陪着老夫人说了会儿话,才告辞回府,回府之后又命人选了好些珍贵的药材给老夫人送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