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相逢
    琦玉从连氏那里拿回了账册,正式掌了国公府的管家之权,开始的时候很是忙碌,安置人手,清点东西没一刻清闲。连氏掌家的时候,虽然也往娘家搬过东西,但是毕竟时间不长,也不是太过打眼,琦玉便也放过不提。

    一切的事情走上正轨,她这才能喘口气来。不巧娘家传来消息,老太太身体不适,琦玉赶忙命人在库房里寻了些上好的药材,带着良儿和春莺回去,让鹊儿和碧草留在府中照看。

    马车走得飞快,但是琦玉的心里急得不行,不停地命人快走。这一急就有事情,马儿走得快了刹不住,街道又不是很宽,一下子撞到了别人的车驾。

    琦玉坐在车中吓了一跳,只听见外面吵嚷起来。自家的马车上有齐国公府的徽记,等闲人即使被撞了也不敢太过出言不逊,既然对方敢这样大呼小叫定然也不是一般人家,绝不会善罢甘休。

    果然这时李翊特地留给琦玉的小厮柱儿在车外说道:

    “奶奶,事情有些棘手。”

    “怎么了?撞了谁家的马车?”

    “是,是朝阳公主的。”

    琦玉暗叹口气,怕什么来什么,这朝阳公主是当朝的大长公主,自己和她没什么来往,不知如何了局,只能自己出面看看是怎么回事了。于是戴了帷帽,让良儿和春莺扶着下了马车。

    果然只见几个侍卫模样的人大声嚷嚷着:

    “不长眼睛的东西,惊了公主的驾看你们怎么了局?”

    琦玉正想吩咐柱儿几句,就听见对方那边有一个声音说道:

    “这般吵吵嚷嚷可不是才惊了公主?”

    琦玉抬眼望去,那人穿得和一般的侍卫不同,想来也是在主子面前能说的上话的人。柱儿正准备上去搭话,就听那人向着这边说道:

    “前方可是齐国公府的车架?”

    “正是,不知这位是?”柱儿上前答道。

    “小的是驸马爷的亲随,不知马车中是?”

    “正是世子夫人。”

    “我家驸马原与世子爷是旧识,待我回去禀报……”

    “不用禀报了。”

    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之间从车中下来一位魁梧的男子,正是朝阳公主的驸马杨熙。这天朝阳公主出门的时候非要让杨熙陪着她一起坐马车,杨熙不想太过拂了妻子的兴,便上了马车,谁知道走没多远车子就停了下来,下人们禀报说是前面有马车碰到了公主的车驾。

    杨熙本来也不是愿意多事的人,只要下面人闹得不过分,也就由他们去了,谁知声音越来越大。

    “公主,我让人去看看,这样吵闹与公主的名声大有不妥。”

    朝阳公主点点头。

    可是杨熙听到对方是齐国公世子夫人,便急急下了马车。坐在车中的朝阳公主跟李翊也是旧识,以为自己的丈夫是怕得罪了兄弟,这才急忙出去,并没有在意,可是随侍在公主旁边的魏姑姑却对驸马这样的匆忙有些诧异。

    琦玉看见杨熙过来,也只能缓步过来跟杨熙打招呼。

    “拜见驸马爷。”琦玉福身道。

    “张小……李夫人不必如此多礼。”杨熙着急差点错了称呼。

    琦玉自然也听到了,微微有些尴尬。本来她对杨熙也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几次三番相救自己,只当他是兄长一般,可是因为上次因为杨熙和李翊还有了些隔阂,因此再见杨熙不免有些忐忑。

    “臣妾因为着急回家探望祖母,吩咐车夫快些,不想冲撞了公主的凤驾,实在是惶恐不安,还请驸马爷代向公主致歉。”为了缓解这有些尴尬的气氛,琦玉赶忙向杨熙致歉。

    “夫人是赶去探病,公主也并未受惊,夫人并不需如此多礼。不知老妇人身体如何,我也应该去探望一下。”

    “臣妾还不知祖母病情如何,这才着急回去,驸马爷诸事冗杂,不敢叨扰。”琦玉虽然对杨熙没什么,到底也不想与他与太多瓜葛,免得李翊知道之后又引起矛盾,何况她也想赶紧回去探望祖母。

    “夫人何须如此客气,说起来老夫人也是杨熙的长辈。”杨熙客气地说道。

    “那臣妾就代祖母谢过驸马。”

    杨熙也听出琦玉语中的客套与疏离,知道她是急着去探望老夫人,但是又忍不住想再和她说几句话。

    “子非在那边可还顺利?”

    “他与我只是往来了几封家书,倒是没有提及外面的事情,臣妾实在也是不清楚,最近连家书也没了,想是有什么要紧事情。”琦玉说的半真半假,但是李翊那边忙着布置剿匪的事情,最近给她的家书的确少了起来,倒不至于是没有罢了。

    “子非不在家,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在下帮忙,夫人尽管开口便是。”

    “多谢驸马爷。”琦玉的口气淡淡的。

    “夫人……也请保重身体。”杨熙知道不能拉着琦玉说太长时间的话,最后的话语中仍是表达出浓浓的关切。

    琦玉也听出杨熙的关切之语,但是以她现在的身份也是不可能做出什么回应的,只能表示感激。

    两人道别之后,分别上了马车。琦玉自命人往张府而去。杨熙则上了马车向公主说明缘由,公主跟李翊相熟,自然不会为了这样的事情计较,便不再言语让车驾前行。

    倒是杨熙见了琦玉之后心情有些不能平复,与公主说话之间也带着些敷衍。都说女人的直觉是最准的,这种微小的变化不禁让在宫中待了十几年阅人无数的魏姑姑看在眼里,也让公主的有所察觉。

    驸马只是去见了一下这个世子夫人,若说是因为老夫人的病,虽然丈夫的心底不错,但是却也绝不会因为这个心不在焉,那是为了什么呢,难不成这个世子夫人与自己的丈夫曾经有什么瓜葛?可是李翊和妻子情投意合,为了妻子痛改前非,不在留恋烟花之地已经是京城中人尽皆知的事情,难道这中间有什么玄虚。

    看来这个世子夫人自己倒是要去好好会一会,朝阳公主心里暗暗打定主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