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矛盾
    琦娇升了贵妃之后,除了在那些令人感觉羞愤耻辱的日子,大部分的时候还是非常舒心。因为她对皇上的柔顺奉承以及其外祖的缘故,皇上对她是恩宠有加,除了各种源源不断地赏赐,还让她协助皇后执掌六宫。一时之间,她的风头在宫中无出其二。

    随着琦娇地位地提升,王氏进出宫廷也更加随意些。这一日王氏就又来到宫中看望自己的女儿。待见礼毕,琦娇让随侍的宫女太监退下,留着自己的母亲说体己话,也只有在这个时刻,她才敢放下心里的防备,稍稍喘几口气。

    “娘娘的脸色最近倒好了些。”王氏看着女儿说道。

    “什么好些,也就是比前段时间强些罢了。”

    “母亲,表兄那事儿可有眉目?”琦娇口中的表兄正是其舅江州知府的儿子。王氏听了忍不住流下泪来,

    “那伙贼人不知是个什么来头,倒是神通广大得很,你外族和你舅父明里暗里不只派了多少人出去,硬是没有什么消息,可怜你舅舅就那一个嫡子,你舅母不知伤心成什么样子。”

    琦娇柳眉一竖,气愤地说道:

    “岂有此理,这些人实在胆大包天,眼里还有没有王法。我一定要禀报皇上,将那些人按钦犯论处。”

    王氏见女儿情绪激动,连忙安抚道:

    “娘娘息怒,皇上能管纵然是好,但是一切还要以娘娘凤体为重。”为了岔开话题,王氏问道:

    “对了,大哥儿怎么样?”

    “也就那样子,病病弱弱的,连皇上看了都觉得没有心气儿,索性这宫中也就这一个,我也就指望他罢了。”

    “琦芸那小蹄子可还安分?”

    “安分什么,人家现在可是皇后跟前的红人,这不天天在皇后面前奉承,我又能拿她怎样。”琦娇提起琦芸就一肚子火儿。

    “父亲也真是,帮谁不好,帮这个贱丫头。”

    王氏连忙陪笑道:

    “娘娘,父亲也是为娘娘的名声考虑不是?”

    “说到底父亲也还是不相信我罢了。”琦娇冷哼一声。

    “怎么会能,依照娘娘现在的身份地位,还有谁能越得过您去?”

    “谁?国公府那个在父亲眼中不知道多金贵呢!要是没有父亲的周旋,当年国公府早就被皇上收拾了,怎么会像现在这样红火,什么大将军,什么世子夫人!”琦娇语中有着浓浓的愤恨和嫉妒。

    的确张厚兄弟两个对于王大学士的所作所为有些看不上,因为以史为鉴,像王大学士这样嚣张的权臣,一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自家因为姻亲关系,不能与王大学士撇清关系,但是尽量少些瓜葛,总是好些的。可是奈何王氏母女并不这样想,与学士府的联系愈见紧密。

    因此张厚对琦娇这样一个贵妃也就有些怨言,但是身份关系只能在皇上面前表现地低调,再低调。相反因为对长女的了解以及对李翊的欣赏,上次才伸出援手,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这也足见张厚这个老狐狸深谙官场的门道。

    “娘娘放心,你外祖这次保荐他去剿匪,已有万全的安排,一定叫他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什么别说是爵位,性命能不能保都是两说。”

    “果真?”

    “怎么不真,这是你外祖亲口说的,母亲还能哄你?”王氏说到高兴处,口中也不再称娘娘。

    琦娇脸上映出笑容,绝美的容颜,配上这笑容,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那个臭丫头倒是精得很,我每次派人传话叫她进宫,却总是称病推脱,想好好收拾她一下也不能够,真是让人遗憾。”王氏知道琦娇说的是琦玉,但是想到张厚跟她说过多次皇上并不喜欢后宫与前朝来往过密,于是张口说道

    “娘娘,您也知道皇上不喜后宫和前朝有瓜葛,母亲这样频繁来看你,已经有些不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皇上的心意才最重要不是?”

    “知道了,女儿在宫中这许多年,还是知道分寸的。”琦娇不耐烦地说道。

    “对了,皇上现在还时常来娘娘这里?”王氏关切地问道,毕竟女儿的荣宠与一大家子息息相关,这时忽然想起自己听到的一个传言,便向女儿来求证。

    琦娇的脸色一变,

    “这些事情母亲还是少打听吧。”

    琦娇突然变化的语气让王氏心里一惊。

    “怎么,娘娘有什么烦难尽管告诉我。”

    琦娇心中苦笑,自己所遭受的事情,如何让人启齿,即使是母亲这样亲近的人,也无法开口。

    “能有什么,皇上宠我的事情六宫皆知,这还能有假?”

    “可是,可是臣妾怎么听说皇上已经许久不来娘娘这里。”王氏仍旧不放心终是吞吞吐吐说了出来。

    “母亲信女儿还是信外人,皇上虽然不到本宫的宫中,却时常找本宫去书房伴驾,再说了别的几个宫,皇上又何曾踏足,就连皇后娘娘那儿也是寥寥无几。我劝母亲就放宽心,别乱听人言。”

    琦娇的一番话,总算是让王氏稍稍放下心来。

    母女两个中说着,忽然听到外面宫女回禀,

    “贵妃娘娘,刚才别院的张公公传话,说是静真人有请娘娘过去一叙。”

    琦娇一听到静真人心中一惊,险些将手中的茶盏摔了,王氏注意听着宫女的话,并没有注意到琦娇的变化。

    “母亲今日先回吧。”一瞬之间,琦娇的面色已经恢复了平常。

    “这静真人怎么这样托大?”

    “母亲,宫闱之事不要多问。”琦娇一下子堵住了母亲的话。

    王氏走后,琦娇便命人进来给自己梳头更衣,因为是去见静真人,所以一切从简,头上也没带多余的首饰。

    “娘娘,这件衣裳可好?”宫女问道。

    “随便吧。”琦娇有些意兴阑珊,反正到了别院,穿什么也不由她。琦娇收拾停当,带着随侍的宫女太监坐了肩舆往别院而来。

    静真人早在门口迎候,两人携手进了院子,均是粉面含笑,但是心中的愁苦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