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草寇(二)
    “李将军不要着急,请随我来,便知端倪。”那人并不生气,做出请的姿势,眼睛看着李翊。

    因为不知道盖飞的情况,李翊自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按捺心中的怒火,铁青着脸,跟在那人后面。

    摩天岭的一边是绝壁,根本没有什么路,但是那人领着李翊拐来拐去,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山洞。李翊心中暗暗叫苦,杜成和杜平两兄弟埋伏在下面,这要是进了山洞,如何能联系上他们。但是现在的形势也容不得他多想,只得进去再作打算。

    洞口非常狭窄,只能侧身进去,但是行不多远,渐渐开阔,两边的墙上还点着火把,脚下的路也十分平坦易行,一看便知是被人整修过的,没想到万安山中竟还有这样的一条密道。

    行不多长时间,拐个弯就到了一个大厅,因为一路行来,李翊感觉到是不断朝下走,因此这个山洞应该是深入山腹之中。

    这大厅不小,少说也能容下几十号人,但现在这个厅里却只有一个人坐在那里,但是背着光,看不清他的样子。

    “大哥,李将军来了。”

    李翊身旁的年轻人快走几步,冲着前面的那人说道。

    只见那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背在后面,踱步到李翊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李翊,说道:

    “李将军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能够走出那八阵图。”

    “阁下也了不起,当时能布出那八阵图的人也是少有。”李翊也打量着眼前人,那人年纪不大,也就二十来岁,身材魁梧,比自己还高半头。

    “在下当不起这赞誉。”

    “我兄弟在哪里?”李翊并没有接那人的话,而是直截了当地问道。

    “不急,在下今天请李将军来,也是有事相求,事情一了,自会让盖先生和李将军回去。”

    “噢,那在下洗耳恭听。”

    “李将军,这里坐。”那人指着旁边的一张椅子说道。

    李翊也不推辞,撩起外袍坐下。

    “李将军,在下想招安。”

    “什么?”饶是李翊一向镇定,这时候也被对方的话吓了一跳。

    “我连阁下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却突然说要招安,这……”李翊不以为然地一笑。

    “是我着急了,在下黄君彦,江州人士。”他说完,又指指那个带李翊来的人说道:

    “这位是我的二弟蒋修庆,跟我是同乡。”

    李翊听了点点头,

    “既然阁下要招安,为何前面不行此事,一定要在这个时候?”

    “招安之前,势必手中要有一些筹码,否则……”黄君彦的话并没有说完,李翊是何等样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经过这几番和官军的较量,显然有了和官家谈判的资本。

    “为什么是我?”李翊抬起一双眼睛盯着黄君彦。

    “因为在下只和聪明人谈事情。”黄君彦也不示弱,回看着李翊。“看来在下就是那个聪明人?”李翊自嘲地说道。

    黄君彦对李翊的态度并不以为意,他依旧平静地说道:

    “盖公子能闯入在下布的八卦阵,亦让人侧目,何况是能差遣动盖公子的人,而且刚才的八卦图已经说明我没有看错。”

    “那要是我不慎掉入陷坑,或者被毒水射中,岂不是连命都要丢了,阁下这个试验人的法子实在是有些……”底下的话李翊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却已经很明白。黄君彦呵呵一笑:

    “要是闯不过来,在下又怎么会将身家性命托付于他。将军既然怪罪,黄某在这里给大人陪个不是。”

    黄君彦嘴上说的客气,但是面上却连一点儿抱歉的表情都没有。

    李翊不想浪费时间,便对黄君彦说道:

    “我一向喜欢开门见山,阁下有话不妨敞开了说。”

    “好,既然这样我就直说了吧。”黄君彦点点头,接着说道:

    “我祖籍江州,家里是商户因为从小喜好舞枪弄棒,家父特意请了武师教习。十几年学有所成,本准备今年的武举,谁知天算不如人算,去年家中出了一些事情。”

    说到这里黄君彦的脸色有些难看,李翊并没有搭腔,静静地看着黄君彦说下去。

    “家里人为在下说了一门亲事,这位小姐也是江州人士,家里和在下家里的情况差不多,我们二人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本来婚期在即,谁成想,我未婚妻在进香的六里庵中被江州知府的儿子看到,便强抢入府。而我当时正在嘉州给家里的铺子处理一些事情。等我回到江州,可怜我那未婚妻因为被玷污身体,投井而亡。”

    “岂有此理,光天化日强抢良家妇女。”李翊听了黄君彦的话也是义愤填膺。

    “在下当时就告到了巡抚衙门,可是谁成想‘八字衙门向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又因那江州知府王团是当今大学士之子,衙门里百般相互,只说是因为我那未婚妻绣艺出众,知府公子特奉母命,请我未婚妻入府小住,谁知与府中小丫头发生口角,一时想不开才意外落井而亡。”

    “这位大学士可是现在的首辅王大学士?”李翊听到大学士才想起来,琦玉继母的哥哥正是江州知府,为了确定有此一问。

    “正是,自古官官相护,我却看不透。”黄君彦的脸上一脸的嘲讽。“那后来?”李翊追问道,一定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使得黄君彦到了这万安山之上。

    “我知道若是继续告下去,也不能替未婚妻讨回公道,但是若是就此罢手,我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于是我便和几个兄弟趁夜潜入知府后宅,将那厮杀了。”

    李翊听完倒没有惊慌,对于黄君彦这样的人,这样的结果亦是在他意料之中。

    “所以你便来了万安山。”

    黄君彦看到李翊并没有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大吃一惊,便知道自己这次应该是赌对了。

    “是。”

    “那你们的父母家人?”

    “在下自知会连累他们,已经将他们早已妥当安置。”

    李翊点点头,

    “那江州知府仅此一子,又怎么会与你善罢甘休。”

    “不错,我们兄弟几人也是迫不得已才逃到了这万安山之上。”

    “但你可知道,那王大学士却是内子的外祖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