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草寇(一)
    李翊带着杜平和杜成两兄弟在亥时左右就往摩天岭赶。摩天岭在万安山的位置十分特殊,它上下均只有一条路,而且道路险峻,很多的地方路只有不足一尺宽,下面则是万丈深渊。

    尽管李翊几人身手不弱,但是山路难行,走起来也需要小心翼翼。到得一处地势稍微开阔些的地方,李翊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山顶,便对杜平和杜成两兄弟说道:

    “这里离山顶不远了,也还开阔些,你们二人就在此等我,免得上面连个藏身之处也没有。”

    “公子,让杜平守在这里,我跟着您上去。”

    “不行,越往上越难走,藏身之处也越少,对方指明要我一人赴约,到时候让人发现可能会误了盖兄的性命。”

    杜成还想再劝,李翊摆手制止了他。

    “这里离山顶不远,有什么情况你们再赶来也来得及,你们只在这里等着听我的口令。”

    “属下遵命。”杜成和杜平两兄弟知道李翊和盖飞的交情深厚,只能听从李翊的命令。

    天色已经有点暗了下来,李翊小心往山顶走去。果然越往上走,路越陡峭,有些地方只能低头侧身通过。

    李翊到了山顶,借着朦胧的月光勉强能看见,山顶是一块不大平地,地面上有些什么东西,黑乎乎地也看不清楚。四周是些大树,风吹过叶子的沙沙声,让这个地方平添的几分诡异的感觉。

    李翊正准备掏出火折子,点个火把,却突然眼前一亮,四周亮起了火把。这时他才看清,地上摆着大小不一的一些石堆,而他对面的一棵树上掉着一个人,赫然就是他的好友盖飞。

    李翊并没有鲁莽地跑过去,而是先看了一下地面上的这些石堆。这些石堆摆放地看似随意,但他知道邀他前来的人绝不会让他直接走过去救人。眼前的石堆恐怕就是一个石镇,行差踏错,恐怕都会有性命之忧。

    “李将军,要想救人,不妨试着走一走我这石阵,而且要在这一炷香的时间内走出来,否则盖公子恐怕要性命不保了。”一个沉厚的男声突然响起。

    “阁下何人,怎得不敢见李某一面。”李翊出言相讥。

    “哈哈哈,要见我的面,走出这石阵即可。”

    “故弄玄虚,非大英雄所为。”李翊轻蔑地说道。

    “我们不过是亡命草寇,这大英雄一词,实在是消受不起,李将军还是收回去吧。”

    李翊并不是随意说话,只是想从言语之中探些虚实。因为他看见这个石阵便觉得这伙人根本不是一般的草寇,这个阵是相传是当年诸葛孔明摆下的八阵图,御敌时以乱石堆成石阵,按遁甲分成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八门,变化万端,可挡十万精兵,这种阵法一般的人怎么可能习学?

    “好,那我便试一试这石阵。”李翊朗声说道,既然了解对方并不是一般草寇,李翊心中有底儿,便决定先展露本事,先声夺人。对方唱这样一出戏,绝对不会只是为了杀人,一定是别有所图。

    李翊既然决定闯关,便不再言语,仔细凝神研究这个图。八阵图他倒是略知一二,但是不同的人摆法不同,生门的位置不同,若是一步走错误踏死门,那就麻烦了,所以也根本没有什么破解之法,只能去试一试再做推演。

    他决定先试探一下,左拐右转地走了几步到了景门跟前,谁知刚刚踏上就觉得脚底下一空,整个人往下坠去,幸亏他反应机敏,在坠地的瞬间调整身体的位置,用匕首插在旁边的洞壁上,这才稳住了自己的身体。脚下是明晃晃的尖刀,李翊哭笑一下,这些人还真是不含糊。接着匕首的力量,他翻身向上,又借力几个腾跃才回到地面上。

    这一番已经惊出了他一身冷汗。

    “李将军身手不错,不过还是小心点好。”那个声音又响起来。

    “多谢阁下,李某自会小心。”

    看样子这生门并不在景门,李翊只得重新推算,这次他选了休门。当他走到休门的跟前,并不敢直接踏上去,而是用脚尖试了试,觉得地是实的,便踩了上去,这次地倒是实的,但是就听见空中有声音,李翊赶紧闪身一旁,之间一个大皮囊掉在地上,里面装的腥臭液体,已经尽数洒落在地面上。

    饶是李翊躲得快,已经有几滴沾在他的袍角。接着四周火把的亮光,他发现溅上液体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几个洞。可想而知这样的东西溅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样子。

    原来这个装着毒液的袋子被藏在树上,只要有人触动机关那袋子就会被弹入阵中,里面的毒液只要沾上,就能取人性命。

    李翊看着袍角的几个洞,心有余悸,还不知道后面会有怎样的陷阱等着自己。他重新演算,推算出的生门位置在伤门。这个结果却让他有些疑惑。因为一般人并不会将这个生门留在伤门,李翊怀疑自己演算有误,便又重新推演,结果仍是一样。

    他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走到伤门门口的时候,李翊停下脚步,这一次不能再错了,他也没有把握能全身而退,而且一炷香的时间也已经快到了。“玉儿,保佑我。”李翊心中默念,踏进了伤门。

    他站在那里全身的肌肉紧绷,静静等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次终于对了。

    “恭喜李将军!在下佩服。”

    在前面的树下走出来一个穿深色长袍的年轻人,一边鼓着掌,一边说道。

    “阁下,这次可以放了我兄弟否?”

    李翊背上的衣衫已经湿透,但是他的声音依然镇定。

    “李将军,别急,你看!”那人拍了两下手掌,原来吊在树上的人,缓缓被放了下来。

    李翊急忙上前一看,地上躺的并不是盖飞,而是一个布偶,只不过做得太过相像,而且离得远光线又不好,所以自己才会没有发觉。

    李翊觉得自己被对方愚弄,不禁大怒,

    “阁下,此是何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