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对策(三)
    连氏送走了东平候夫人,便将裴妈妈叫到跟前,一边摇着手中的团扇,一边说道:

    “你说,今儿那个丫头这般表现,到底是个什么缘故?”

    裴妈妈也是摸不着头脑,

    “这,奴婢也不知道。该不会是二奶奶她回心转意,想要与您交好?”

    “你觉得可能吗?”连氏嘲讽地说道。

    裴妈妈尴尬地低下头,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这种令人难受的气氛并不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院子里的一声“参见二少奶奶”给打断了。

    “终于还是忍不住来了,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连氏阴沉沉地说道。

    “拜见大伯母。”琦玉进来先向连氏施了一礼。她还穿着中午时候的衣裳,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就像一朵盛开的芙蓉花。可连氏见了反而更是厌恶,只能忍着说道:

    “今儿怕是日头打西边出来了,侄媳妇儿这一趟一趟的,弄得我还以为是亲儿媳来了。”

    琦玉对连氏的讽刺只是淡淡一笑,

    “我们自是一家人,大伯母又何须如此客气。”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了吧,我可看不惯你们那些弯弯绕绕的手段。”连氏鼻子里哼了一声,傲慢地说道。

    “大伯母既然这样,琦玉也就开门见山地说了,这才来是想问问大伯母什么时候能把账本给琦玉。”

    连氏听了冷笑一声说道:

    “怨不得今天那么殷勤,做小伏低的,原来是打着账本的主意。不过恐怕你要失望了,你大伯父吩咐了,说是你年纪还小,掌家的经验少恐怕出什么岔子,这账本就先放在我这里,帮你盯着点,免得你坠了国公府的名声。”

    连氏知道琦玉不好向齐国公去追问账本的事情,何况李翊现在也不在府中,等自己将账本中的亏空抹平之后,再交给她也不迟,所以现在有恃无恐的撒着谎。

    琦玉自然明白连氏心里的小算盘,她向连氏走进了两小步,然后低声说道:

    “大伯母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有些事情琦玉不想当着这么多人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可没有什么要避忌的。”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告诉一下大伯母,账本的事情琦玉不着急,但是库房的账本却等不得了。”琦玉说完又退后两步,微垂着头,不再作声。

    可是这轻轻淡淡的一句话,却在连氏的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仓库出事了?”

    “她怎么能查出仓库少了哪些东西?”

    就在连氏心中犹疑不定的时候,只听琦玉说道:

    “大伯母既然没什么事情要问,那琦玉就先告辞,不打扰大伯母休息了。”

    “别走,我还有话问你。”连氏急忙叫住琦玉。

    琦玉并没回答,反而是看了看一旁的裴妈妈和几个连氏的丫鬟。连氏马上会意,急急说道:

    “你们先退下!”

    等到众人退出了屋子,只剩下琦玉和连氏两个的时候,连氏忍不住问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仓库出了什么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琦玉将自己命人拿礼单去仓库准备,却发现仓库中的东西不见了的事情,说了一遍。

    连氏听见只是东西不见了,并没有牵扯出自己,就说道:

    “说你没经验,还真不是白说,出了这事就该找管仓库的人,跑到我这里来什么神秘秘的算怎么回事儿。”

    “大伯母有所不知,就是因为问了管仓库的张妈妈,我才特意来拜见大伯母。”琦玉慢慢地说道。

    连氏一听张妈妈,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既是她手上丢了东西自然找她,与我又有什么关系。”连氏还是强装镇定地说道。

    “张妈妈说这几件东西与大伯母有关,琦玉也不知是不是就来求证一下。”

    连氏的心突突地跳着,强自镇定等琦玉的下文。

    “张妈妈说这几样东西,大伯母借来摆摆,所以并没有入在库房的账上。”

    连氏听到这里,便说道:

    “是,是有这么一回事情,,时间一长我倒是忘了。”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这些东西丢了那件都不是闹着玩的。”

    琦玉假装长吁一口气说道。看着琦玉放松了,连氏也松了口气。

    “那就请大伯母将这几样东西拿出来,琦玉也好去张罗送礼的事情。”

    连氏没想到琦玉并未放过那几样东西,愤愤说道:

    “这会子我到哪里找去,不拘什么换上几样也就是了,咱们库房里的东西多得是,也不在乎这一两件,难不成你是故意来找茬的?”

    “大伯母言重了,琦玉也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这几样东西并不是一般的家常什物,要是有个什么闪失,琦玉也描赔不起,少不得还得向大伯父说明。”

    “你是在威胁我?”连氏死盯着琦玉说道。

    “琦玉不敢,既然是大伯母拿出来摆摆,那不过就是确认一下和大伯母的账本对对罢了,也是避免底下人打着主子的招牌胡作非为,不知大伯母怎么会想到琦玉在威胁您?”

    琦玉的语调宛如平常,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叫连氏难以支招,尤其是裴妈妈不在身边,连个帮腔的人也没有。

    “你一个小辈,竟敢在长辈面前出言不逊,也不知道张家这个书香门第是怎么教的。”连氏着起急来,有些口不择言。说起来张家虽然门第比不上齐国公府,但是张家代表的是朝廷新贵的力量,而他们这些勋贵则是皇上猜忌、打压的目标。

    果然琦玉听了,面色也是一沉,

    “大伯母既然不肯将账册给我,也不肯将东西拿出来,那这个家也没什么好当的,一会儿大伯父回来,我自会向大伯父请辞,让大伯母接手。”

    说完,琦玉向连氏微一福身,就准备退出去。

    “你且站住。”连氏这才急了,这件事情若是捅到齐国公哪里,她怎么会有好果子吃,上次为了庄子的事情已经让齐国公十分恼怒,她可不敢再冒险了。

    “不知大伯母还有何指教?”

    “你到底要怎么样?”

    “刚才琦玉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琦玉这时候并不想在连氏面前低头服软。

    连氏十分的不甘心,但是又不敢冒险让齐国公知道。

    “好吧,账本我给你,但是那几样东西……”

    “您的事情当然是您自己处理。”琦玉这时应允这几样东西,她不再追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