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对策(二)
    琦玉拿着礼单出了连氏的院子,鹊儿对琦玉今天的所作所为也是大为疑惑,琦玉看在眼里笑着说道:

    “怎么这幅样子,有什么要问我?”

    “奶奶今天实在让人奇怪,奴婢实在是不明白。”

    “我为的不过是这个东西。”琦玉说完指指鹊儿拿着的礼单。

    “礼单?奶奶恕奴婢愚鲁,还是不明白。”琦玉笑着摇摇头,

    “别着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鹊儿看着琦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更是纳闷,但又怕问多了坏了琦玉的大事,便硬生生忍住了。

    她们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琦玉命人拿着单子去仓库让婆子们将礼物收拾出来,赶明天给理国公府送去。琦玉忙了半响,有些倦怠,但是还操心着有事,便也不敢休息,便拿起那件给李翊做了一半的衣裳缝制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有小丫鬟在外面说道:

    “奶奶,库房的张妈妈和刘妈妈来了。”琦玉听了冲鹊儿使了个眼色,鹊儿点头会意,走到正房门口,掀开帘子说道:

    “还不快请二位妈妈进里面说话。”

    这张妈妈是连氏的心腹,因为连氏没办法动刘妈妈,只能是安排人过去分一部分她的权利。

    两个人进到里间,给琦玉行了礼。琦玉正和良儿讨论给衣服上绣什么颜色的花样,根本没搭理她们。

    “回禀奶奶,仓库有事情不好了。”张妈妈急急地说道,因为少的东西她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就害怕连氏回头将自己陷进去,那可是跳进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可是琦玉仿佛根本没听见一样,反而扭头和良儿说道:

    “这湖蓝的袍子配什么颜色的线好。”

    “奴婢看配略深的颜色好些。”良儿说道,边拿线帮着琦玉比划。

    “我看颜色深了些,不如用银线勾边倒还清爽些。”琦玉摇摇头说道。

    良儿便又拿着银线比划,

    “是看着好些。”

    “求二奶奶明察。”张妈妈看见琦玉不理不睬的样子,一着急竟然跪下了。

    上次刘春媳妇儿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事情败露了,连氏根本不会考虑她们这些底下人。这仓库的东西有很多值钱的,但是看上去并不是很起眼的东西,都被连氏拿走了。这张妈妈身为连氏的心腹之人,手脚也不是很干净,悄悄地也偷拿着东西出去,她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可是因为连氏管家自然也不会有人去查。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琦玉竟然刚好选了几件连氏拿走的东西送礼,这下就麻烦了。

    “好好地说话,跪下是怎么话说,还不扶张妈妈起来。”琦玉看见张妈妈主动跪下,这才放下手里的伙计,慢条斯理地说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先说说?”

    “二奶奶,是这么回事。”张妈妈抢先说道。

    “今天二奶奶送来了礼单,奴婢前去准备东西谁知道那些东西并不在库房里面。”

    “什么?”琦玉一脸的惊诧。

    “你是管着库房的,东西不在库房在哪里。”

    “回二奶奶,库房里上上下下都找了,东西确实是不见了。”刘妈妈回说。

    “那这东西难道能飞了不成?”琦玉厉声说道。

    “回二奶奶,丢的这些东西因为金贵,所以国公夫人特别命张妈妈带着人管理,奴婢只是负责总库的底账,所以这东西也只能着落到张妈妈身上,因此奴婢才拉着张妈妈来见二奶奶。”刘妈妈的声音十分平静,根本没有丝毫的紧张。

    “求二奶奶明察,奴婢真的没有动过那些东西。”张妈妈这时候真的着了急,又扑通跪下,连连磕头。

    “仓库里的东西是怎么出库的?”琦玉并没有理会张妈妈,反而向刘妈妈问道。

    “回二奶奶,仓库的东西分了几个小库,这个放贵重东西的小库是张妈妈一直管着的,一般是拿着主子给的对牌,由奴婢核对过上面的东西,再有她们将东西搬出来检查,奴婢再将东西记到大帐上,每一次出库都有张妈妈的手印。每个月末和国公夫人哪里的帐再对一次。”

    “这么说来,东西我只能着落到你这里了。”琦玉瞥了张妈妈一眼,冷冷地说道。

    “奴婢真的没有拿呀!”张妈妈哭嚎道。

    “看样子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一定要死扛着,我告诉你那些东西就是你拿出去也没有寻常的买家敢买,它的去向好追查的很,到时候看你怎么说!”琦玉也是吓唬一下张妈妈,那些东西因为价值高绝对不会在明面上的当铺里出手,十有**都是通过一些暗道卖出去的,根本无从追查。

    “奴婢冤枉。”张妈妈还是死扛着不说什么。

    “既然这样,我也不想费这个劲儿了,至于打打杀杀的事情我也不忍心做,少不得将你送到官府里去。鹊儿让李管家进来,拿着世子爷的帖子将她送去应天府的衙门,就说我说了这样监守自盗的奴婢一定好好好惩治。”

    “求二奶奶开恩,奴婢说,奴婢全都说出来。”张妈妈一听要将自己送到应天府衙门,一下子就慌神儿了,再加上刚才被刘妈妈揪着来的时候,她给小丫头使眼色去请连氏,谁知道连氏到现在也没见影子,便想着连氏一定是将所有的罪责推到她身上,这时候心一横边准备将实情告诉给琦玉。

    琦玉将张妈妈说的话命碧草全都记下来,并且誊写了一份,分别让她按上手印,然后让人将张妈妈带下去,先关到柴房里。

    鹊儿她们几个这才知道琦玉的用意,不由欣喜地看着琦玉,这回总该她们反击了。连氏犯下这样大的错,国公爷怎么也不应该再袒护她了。

    “奶奶,奴婢现在才知道你要这礼单做什么了。”

    “要不是我刚才在大伯母哪里惹得她心烦意乱,她又怎么会连这样的礼单看也不看地交给我。”

    “不错,要是夫人看了一定会将那几样东西换掉,反正我们也不能去对账,那可不是神不知鬼不觉。”鹊儿说道。

    “奶奶咱们直接去见国公爷吧。”碧草急急嚷道。

    琦玉摇摇头,

    “我要去见大伯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