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六十章 真相(二)
    田豪讲完这些事情,已经消耗了太多的精神,无力地靠在床边的被子上。李翊见状,吩咐人端了些补汤给田豪。这时李翊的脑海里想起头一天店小二说起来的,官军并不想剿匪,只是想借机多捞几个钱。田豪的话正好印证了这一点,而他现在的惨状,正说明这洛阳府内对异己的排除是多么严重。

    “刚才你说开始万安山的盗匪不很厉害,只是占着地势之险,难道后来又有变化?”

    田豪吃了些东西,有些力气,听李翊问话,便又说道:

    “不错,官军开始几次的确不像打仗,但是毕竟不能一直拖下去,后面大家倒是准备将万安山拿下,好向上边请功领赏。可没想到万安山那边竟然起了变化。”

    “什么变化?”李翊追问道,这正是他最想了解的。

    “下官曾经去后山看过,虽然山路有些险峻,但是并不是上不去。后来却发现山路上被人设下各种陷阱,就像是**阵一样,根本走不上去。致使官军只能从正面迎敌,而前山的道路也像后山一样,去多少人,陷进去多少人,一再的惨败,下官便成了这替罪羊。”

    李翊听到这里,不禁有些暗暗担心,听田豪的说法,这万安山上一定是有人布置了阵法,其中变化又哪是一般人能参透的。

    “不知是何方高人指点于他们?”

    “下官心中疑惑,也曾派人探听的,可是探子根本没能深入到里面去,只在山脚的小村里子听说了一些事情。万安山上原来的盗匪只是一些附近州县的农民,可是在半年前来了一群人,也不知是甚么来头,将那里收拾的好生齐整,据说在山里面还有一个小镇子,都是新投奔那里的人,丰衣足食,引人羡慕。可没有里面的人引荐,根本就进不去。”

    “你在迎敌的时候可曾和里面的人交过手?”

    李翊的这一句问话,却让田豪一脸羞惭,

    “说来惭愧,下官只见过其中的一人,在那人手底下走不了几招。”

    “可是那人也未杀你?”

    “不错。”

    “那些盗匪可杀过朝廷命官或者残害过百姓?”

    “这……”田豪有些迟疑,他想了想说道。

    “倒不曾听说。”

    “可曾劫掠过州县?”

    “倒是打下过两个县城,取些粮食和银子就走了,而且还分给当地的百姓一些粮食。”

    “这么说来,这伙人倒是和一般的盗匪并不相同,竟还有些侠义之风,看来后面来的这些人竟大有可琢磨之处。”

    那田豪所知有限,李翊见再也问不出什么,便让他自去休息。

    李翊回到自己房中,细细回味刚才田豪的话,不禁又为盖飞担心起来。说起来盖飞颇有谋略也精通一五行八卦之术,但是那里恐怕并不是一个人能应付来的。

    在消息传回来之前,李翊只能按兵不动,开始得到几日还到安静,没有什么人前来聒噪。可是范亮这样的人怎么能安分守己地待着,他的任务可是给李翊使绊子。李翊虽然使人看着范亮不让他往京城里送什么消息,但是却不能限制他的行动自由,因此渐渐地军中传出一些对李翊不好的流言。诸如,

    “大将军本是一个纨绔,哪里能够带兵打仗,这么长时间按兵不动,恐怕是吓破胆子了吧!”

    “一个贪生怕死之辈怎么能做我们的主帅?”

    “人家是国公世子,哪用得着像我们这样出生入死才能拼个光宗耀祖。”

    李翊带来的心腹听了这些话,心中气愤,但是李翊却让他们稍安勿躁,该干什么干什么。

    可是此时李翊心中也有些不安,因为盖飞已经去了几天,什么消息也没传回来,这让他不得不担心起朋友的安慰来。本想自己上山去看看,但是军中的事务又脱不开身,更恐怕军中哗变。

    就在李翊一筹莫展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这天晚上他心中烦闷睡不着,一个人坐在桌边,突然听见窗户外面有一声响动。外面值夜的人马上喝道:

    “什么人?”

    李翊推开房门出去,

    “怎么回事?”

    “公子,有人扔下这个就跑了,弟兄们已经追出去了。”

    李翊接过一看,之间一张白纸里包了块石头,纸上写着些字,但是借着月色还是看不清楚。于是他将石头扔在地上,拿着那张纸回到房中,点亮了灯,之间上面写着一行小字,明晚子时摩天岭人多不候。

    李翊看着这行字心道不好,看样子盖飞应该是出了事情。盖飞的本事自己是一清二楚的,他不仅功夫高,更是医卜星象,五行八卦无所不知。就连这样的人,那万安山上的人都能将他拿住,那些人的水有多深实在令人恐怖。

    李翊叫人进来商量,大家都不同意他只身犯险,

    “公子一个人去太危险了,盖公子已经被俘,要是公子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可怎生是好。”

    “公子出去,这几万大军由谁掌管?”

    “你们不必再说,我心意已决,反正是晚上,骆阳就替我待在院子里,有人问起就说我生病了,若是天亮之前我还没有回来,一切听王将军的命令。”大伙苦劝李翊不听,只能按照他的吩咐行事。

    李翊的心里其实也没有底儿,连盖飞那样的人也会陷进去,对方的实力是有多恐怖。但是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陷入危险,而自己无动于衷。他摒退了众人,自己一个人待在屋子里,细细思量,心情却越是烦躁。

    无意中他的手抚上了腰间的荷包,这个荷包是琦玉亲手绣的,李翊在里面放了琦玉的一缕发丝。

    看着妻子亲手绣的荷包,李翊心中对琦玉的思念越发强烈,恨不能马上回到京城去看看她。可是为了撑起这份家业,为了能有足够的能力给桐哥儿讨回公道,他还得坚持,还得忍耐。

    这一去虽然前途未卜,但是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安全回来,因为还有人在等他。

    “玉儿,保佑我一切顺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