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真相(一)
    李翊的话听了范亮脸上一红,明摆着说自己不是他们一伙的。但是毕竟也是为官多年的人,早就练就了一张厚脸皮,因此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大将军麾下,果然人才济济,相信拿下哪些贼寇指日可待。”罗知府看见场面有些尴尬,连忙开口解围。

    “但愿如大人所言。”李翊只是淡淡地答道。

    “大将军一路辛苦,下官略备薄酒,给您解个乏。”

    “罗知府客气了,这就先不忙吃,我还有一事相询。”

    “大将军但问无妨,下官知无不言。”

    “好,不知当日领兵剿匪的是哪位?”罗知府本来堆满笑容的脸上,略有一丝惊异,但是稍纵即逝。但是这一微小的变化并没有逃过李翊的眼睛。

    “此人姓田名豪,好大喜功,一味冒进,致使剿匪一再失利,陷百姓于水火之中。下官已经拟奏折禀报了布政使衙门,此人现被羁押在大牢,等候上面的命令。”

    “哦?居然是这样,罗知府果然行事利落。”李翊说罢,若有所思地看着罗知府。

    这个罗知府明面上跟王大学士并没有什么来往,但还实际上却是王大学士的铁杆,这一点李翊在来之前就已经了解清楚。

    罗知府对于李翊的话有些拿不准,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呵呵笑了几声,连道大将军过奖了,应付过去。

    李翊又问道:

    “这个田豪到底也打过几次仗,本官也想找他了解一些情况,不知道罗知府方不方便将人提到这里来,或者是本官去城中大牢……”

    李翊的话还没说完,罗知府急忙道:

    “大将军千金贵体怎么能去那种腌臜地方。更何况此人现在为了脱身,不定怎么乱说一气,又怎么能提供什么有用的消息,下官觉得不看也罢。”

    这罗知府为何这样急切阻止李翊去见田豪,其实这正是他内心有鬼。原来那田豪倒是一个正直的将领,不愿意和罗知府他们同流合污,因此罗知府伙同下面的几个人,将那田豪陷害一番,锒铛入狱。这时候若是李翊见了他,那他们的如意算盘岂不是就落空了。

    本来他还以为李翊执意要见田豪,还想着传个消息回去,让人报个生病什么的,谁知李翊听了罗知府的话,竟是没有再提这件事情,让他大出意外,不知道这个大将军打的什么注意。

    更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当他邀请李翊到城内他的府邸赴宴,李翊竟然一口答应。于是一行人一起去了知府的府邸,因为李翊的决定让下属中王大学士一派的人有些吃惊,大家本以为他要做出清正廉明的样子,怎么回去赴这样的宴会。

    也正是因为这件让人意外的事情,当李翊暗自吩咐人去劫牢的时候,大家谁也没有注意到。

    晚上,李翊和一众下属吃完酒回来,到院门口分开。本来已经是酩酊大醉的他,突然变得清醒,原本脚下虚浮的步伐也变得稳健。

    “事情可成?”李翊沉声问身边的人。

    “公子放心,人已经带来了,安置在厢房里。”

    “可有人发现?”

    “没有,属下在那几个牢头的酒里下了迷药,恐怕这会儿还没醒呢。”

    李翊点点头,

    “辛苦了,下去歇着吧。”那个黑衣人躬身施礼,退后消失在夜色中。

    李翊这一次带了二十多个人,俱都身怀绝技。他将这些人扮成侍卫和侍从的样子都安置在自己的这个院子里。没有他的命令其他人是不能进出这个院子的,所以他很放心的走到了西厢房。早有人上去将门推开,侍立在一旁。

    房里点着烛火,倒还比较明亮,借着光李翊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

    “他受伤了?”

    “是,不过刚才黄先生看过,恐怕这伤都是在牢里……”

    “嗯,黄先生看过了?”李翊点点头。

    “是,已经用了药。”

    李翊走上前,那人四方脸,面上都是血污,看不清长相,眼睛紧紧地闭着,不知道是醒是睡。李翊不禁皱皱眉,旁边的人很有颜色地说道:

    “黄先生说了,这人身子很虚,刚用了药,就睡了。公子要是想要问话,黄先生说可以扎一针让他醒过来。”

    “事不宜迟,我有话问他,还是让黄先生过来一趟吧。”

    黄先生是原是一个江湖郎中,但是很有几分手段,为人也是行侠仗义。谁知一次吃了人命官司,被福王和李翊救下,因为也不方便在外面继续行医,也就留在这里一面研究医术,一面帮人治病。这一次也随李翊到了洛阳。

    几针下去,田豪便缓缓睁开了眼睛。待他清醒过来,看看四周,惊诧的问道:

    “这是哪里,你们是谁?”他的声音里透着深深地虚弱。

    “田将军,本官是朝廷委派的征讨大将军,有几句话想问问你。”

    “大人,下官冤枉,还请大人给下官做主。”

    田豪听见李翊自报家门,顿时激动起来。

    “不知你有何冤屈,说来听听。”

    田豪挣扎着要起来,李翊让扶住,还拿了棉被垫在他身子后面。

    “大将军,自从万安山上出现盗匪以来,下官便接了这剿匪的差事。本想着报效国家,造福黎民,谁知道……”那田豪说着竟然哽咽起来。

    李翊皱了皱眉头说道:

    “接着说。”

    “开始那万安山上的盗匪并不是如何本领高强,只是占了万安山易守难攻的优势。不是下官夸口,剿灭这些人实在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并不需要劳动朝廷大军。可是哪里想到,剿匪只是下官自己的想法,其他的人并不是这样想。剿匪的时候下官将手底下的人马分成两队,一对由下官带着从正面强攻,另一对有王将军带人绕到后山,从背面攻击,两面夹击事情可成。谁知道那日下官率领一队人马在前山应敌,却苦等后山的援兵不到,终于寡不敌众,为此下官被记了一笔。”

    “那位王将军呢?”

    “王将军说山路险陡,无法通行。下官当时也信以为真,谁知道后来几次三番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才知道这些都是别人设计好的圈套,等着我去钻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