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端倪(二)
    李翊听了小二的话,面色凝重起来,原来底下的人蒙蔽圣听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土匪贼寇倒是安分守己,官军却是扰民的源头,王大学士执意让自己来,恐怕对下面的事情早就一清二楚,顺手将这个烫手的山芋给了自己。

    小二见李翊听了自己的话,默不作声,便有些担心起自己的银子,于是壮着胆子小声地说道:

    “这位爷,可还有什么吩咐,没有的话,小的的银子……”

    李翊本来低着头想事情,听见他的话,抬起头来就见小二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他哈哈一笑,从怀中又取出一小块银子递给小二,小二见了银子,顿时眉花眼笑,一边狗腿地说道:

    “大爷,您的衣裳小的已经弄好了,保证跟新的一样。”

    李翊本来就不是真的要让小二赔衣裳,这时自然不会在意,当下更要紧的是想想怎么弄清楚洛阳这边的实际情况,于是他又到其它的地方打听了一番,说法却是和店小二讲得差不多。

    于是他回到大营之中见了盖飞,将从小二口中得到的情况详述了一遍,盖飞闻言也是眉头紧皱。他们兄弟担心的并不是穷凶极恶的匪徒,而是这张由各级官僚构成的关系网,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陷入麻烦。

    “怪不得那范亮来了之后,就催促你赶紧发兵攻打。这要是两眼一抹黑打起来,不知道还有什么后招等着你。”

    “不错,而且我觉得万安山上的这一伙人并不简单,原来已经快被官军剿灭,忽然来了强援,就一下子将官军打得节节败退,又联系其他几个山头,首尾呼应,其中究竟须得一探。”李翊沉吟了片刻说道。

    “那我就去看看。”盖飞看着李翊说道。

    “不行,还是我去吧。”李翊一口拒绝。这次他本不想让盖飞来,但是盖飞还是执意要跟着他来了这里。万安山到底是什么样子,分毫不知,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兄弟犯险。

    “你现在是中军主帅,怎么能轻易离开?何况你还要应付城里的大小官员。”

    “这,可以让杜衡去。”杜衡是这次跟随来的死士。李翊迟疑了一下,也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离开大军可能不太合适,说出了个人名。

    “行了行了,杜衡是做这事情的人么?我放心,一个小小的万安山有什么可怕的?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出发。”

    盖飞话音刚落,也不管李翊还在犹豫,便起身出了营帐。

    李翊拦不住,只得作罢,而且他也没有更好的人选,盖飞虽然身手弱了些,但是为人灵活机变,想来应该能应付吧。

    李翊现在也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因为营中诸将还需要他去安抚。这次所带的三万人马当中,分别是都指挥使司的一万人马,山东府一万人马,还有河南府的一万人马。其中都指挥使司的王将军是齐国公麾下的,河南府的马将军确实王大学士女婿威远将军的结拜兄弟,山东府的刘将军倒是与王大学士并无瓜葛,但是跟自家也没什么来往。王将军哪里不用担心,自是为自己命令是从。可王大学士那边的,恐怕并不会安安分分听自己的话,至于刘将军就不好说了,估计就是哪边势大倒向哪边了。

    王大学士是个文官,但是他的大女儿嫁了威远将军,在军中有相当的势力,不能小看。小女虽然是继室,却是吏部尚书的弟妹,儿子更是在江州步步高升,嫡亲的外孙女是皇上的宠妃。这样的人深谋远虑,怎么会轻易放过自己,李翊想想也有些头疼。

    这时候外面有人来报,说是洛阳城内大小官员,前来拜见大将军。李翊听了便命人将人请到正厅,又使人去请了参谋,并几位将军。

    大军驻扎在洛阳城外,附近刚好有一个庄子,里面有几处院落。原来的主人想是畏惧匪患搬进了城。李翊范亮和几个领兵的将军分别住在几个院子里。

    李翊到了正厅的时候,洛阳知府罗鸣带着手下的诸位官员,已经在候着了。一见李翊进来,那罗知府赶紧迎上来。

    “卑职拜见大将军!”说着就要行礼,李翊连忙止住。

    “大人不必多礼,请坐。”

    说完李翊又将范亮和几位将军介绍给罗知府认识。双方寒暄毕,分两边坐下。

    “大将军这一来,我们洛阳城的百姓就有救了。”罗知府一脸诚恳地说道。

    要不是有早先的一番探访,李翊肯定是会相信这罗知府的话,可是有了前面的所见所闻,李翊自然是不相信这样的话,于是笑笑并不答言。

    这时一边的范亮说道:

    “罗知府放心,明日大军到处,灭了那伙贼寇,大家就都有好日子过了。”

    “那真是洛阳百姓之福呀!”罗知府附和道。

    “不知那伙贼寇有多少人马,领头的是何人?”李翊突然出声问道。

    那罗知府一时反应不上来,脸色一滞,但是很快就缓过来,他说道:

    “贼寇神出鬼没,我们也不清楚具体的数字。至于领头的人嘛……”罗知府尴尬的笑笑,

    “所以官军才几次围剿失败。”

    “这么说,这伙贼寇倒是十分了得,与寻常不同。”

    “正是正是。”

    “这伙贼人是只在山上拦截过往的商旅,还是也下乡骚扰百姓?”

    “唉,这伙贼寇时常骚扰乡里,烧杀抢掠,扰的民不聊生,让我这做父母官的也是日夜忧心,恨不能食起肉饮其血。”

    “真是岂有此理!大将军,末将愿意领兵即刻前往灭了这伙贼人!”旁边听着的王将军,一拍桌子嚷道。

    李翊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王将军稍安勿躁,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就是发兵也不可能今天,总还要使人打探打探,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王将军是跟随齐国公的人,对于李翊的话当然不能不听,随即拱手道:

    “末将鲁莽了,请大将军责罚。”

    “王将军为百姓着想,请大将军网开一面,饶了他吧。”范亮插言道,范亮不过是想挤兑的李翊去处罚王将军,离间二人的关系,哪里是真想帮王将军求情。李翊岂是那般容易被挤兑的人,于是他说道:

    “范大人也有些小题大做了,这不过是大家一起说说话,哪里就称得上要打要罚,兄弟之间原不需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