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端倪(一)
    “怎么没有!要是没有朝廷会派下来大军去围剿?”小二手脚麻利地给李翊和盖飞摆好茶碗边说道。

    “看城里大家倒都是如常做着买卖,还挺安心的。”李翊打开手中的折扇,假作不经意地问道。

    “两位是才刚来洛阳的吧。”小二笑着说道。

    “不错,这有什么关系?”

    “那就难怪了,我们这儿的人不担心土匪,倒是担心……”

    “怎么废话这么多,还不快去把咱们的好酒端上来?”

    小二的话突然被一个中年人打断,那人身材不高,脸圆圆的,看上去比较和善,但是眼中却透着一丝精明。

    小二无奈答应着去了。李翊知道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古怪,他和盖飞互看了一眼,只听那人说道:

    “二位客官应该是京城来的吧,尝尝小店的手艺可比得上京城。”

    “好,那就将你们拿手的菜上几个。”

    掌柜的答应着,给李翊和盖飞两个斟了茶,才离开。

    “看样子,这里头的事情不简单。”李翊说道,盖飞点点头,他的眼睛确盯着柜台那边,掌柜的正跟小二说什么。虽然声音不高,但是因为现在店中的人并不多,他还是听到几个字什么“京城”“成大人”“官军”,后来就只能听见掌柜训斥小伙计多嘴惹祸什么的。

    “这位成大人莫不是河南布政使?”李翊低声问盖飞。

    盖飞建立以这样问,知道李翊也听见了,他点点头。

    两人很有默契地止了话头,喝着酒,说这些无关的话。掌柜的那边见了他们两人这般样子,方才放下心来。

    这家店虽然看着不大,但是酒的味道不错,菜的味道也不错。李翊和盖飞正吃得高兴,不免吩咐小二再端上酒来。

    小二得了掌柜训斥,也不再说多余的话。这时候听到这边要酒。就答应着送了过来。他端起小坛子正要倒酒,却被撞了一下,酒坛子里的酒一下子就倒在了李翊的身上,顿时那件天清色的长袍上。就洇湿了一大块,眼见着一件衣裳就毁了。

    小二被吓坏了,他看这两位公子的做派,怎么也是富贵人家的公子,身上的衣裳少说也值十几两银子。自己怎么赔得起。他连忙跪下磕头请罪,李翊和盖飞两人为了能够探到消息,故意有此一举。

    李翊假意生气训斥小二,小二吓得胆颤心惊,掌柜的也赶忙过来向李翊赔不是。

    “赔不是有什么用,衣裳成了这幅样子,可不是耽误了事情,你们怎么能担当得起?”

    掌柜的愁眉苦脸,小二则都得想筛糠一样,李翊看了暗暗好笑。但是面上却装得十分恼怒。盖飞这时候打圆场地说道:

    “李兄,我看这小伙计也不是故意的,你这衣裳恐怕就是让他做一年工也赔不起,我看不如就算了。”掌柜的和小二听了,都感激地看着盖飞。

    “一件衣裳也就罢了,可是我们还要去见老黄,我这样子可怎么去?”李翊愤愤地说道。

    “这也倒是。”盖飞说道,小二本来略略放下的心瞬间又提到嗓子眼儿,一脸哀求的样子看着盖飞。

    “不如这样吧,我先去将老黄稳住。让他们给你找个房子,生个火盆将衣裳烘干,再着人熨熨,你再赶过来。”

    “行。行,没问题,没问题,您放心一定办妥。”掌柜的连忙答道。

    “看在盖兄的面上,我也就不追究了,赶紧给我找一间屋子换下衣裳。”李翊无可奈何地说道。

    掌柜的和小二顿时松了口气。掌柜的一面吩咐小二将李翊带到后面的隔间里,又吩咐人端了火盆进去。盖飞装作要去见人的样子,大声对李翊说道。

    “李兄,我先过去,你尽快过来!”

    “知道了,知道了。”李翊装作不耐烦地说道,在进隔间的时候冲盖飞挤挤眼睛。

    李翊进了隔间,脱下自己的外跑,只穿着中衣。那小二将那衣裳放在熏笼上小心地烤着。掌柜的不放心,进来看看确定自己的伙计小心烤着衣裳,才退出去招呼客人。李翊见掌柜的走了,就问那个小二:

    “小二哥,我且问你,刚才的话怎么说?”

    “什么,什么刚才的话,小人记性不好,倒是忘了。”小二有些紧张,他没想到李翊会问他这件事情。

    “就是你们城里的人不担心土匪,担心什么的话。”

    “客官,您就饶了小的吧,小的实在是胡言乱语。”小二连忙求饶。

    李翊微微一笑,从桌上的荷包里取出一块银子,托在掌上,

    “你说了,这块银子就是你的了。”

    小二看见银子,眼神顿时不一样了,这块银子足足有二两,他干上一个月也拿不上这么多。

    “还不接着?”李翊看着小二的眼神变化,知道他已经动心了,于是又趁热打铁一下。

    小二将李翊的衣裳放在一旁,颤着手拿起了那块银子,

    “这都……都是我的?”

    “嗯,你回答的满意了,还有呢。”李翊嘴角一翘,笑着说道。

    “您尽管问,小的知道的一定全说。”小二一听还会有银子,马上激动起来。

    “别急,就说说刚才的事。”

    “是。”小二答应着,就慢慢说了起来。

    原来这个地方的土匪原本只是当地的农户,因为屡次增加税赋,实在受不了了,这才集合起来,占山为王,其实也没做什么坏事。但是当地的官府,为了向上面索要军饷,便屡屡上报他们如何骚扰居民。后来上面便派了人前去围剿,这些人都是一般农民,那里是官军的对手。

    但是官军为了多要军饷,故意打了几次,总说是匪患猖獗,难以剿除,实在是像猫戏弄到手的老鼠一般。而且每次去围剿的时候,路过各县,吃喝抢掠,才是让百姓苦不堪言。估计是看着后来钱收的差不多了,这才准备一举剿灭,就在这时万安山上来了一群强援,将官军打得落花流水。

    这些人占了万安山之后,又联合了周围几个小山头,听说还在山上建了什么阵,官军连上去都会折损人马。一次下来,不得已才上报朝廷派大军围剿。所以百姓这才担心围剿的官军又会让大家吃一次苦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