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反击(四)
    这下轮到裴妈妈难受了,自己的媳妇儿被那来顶卯。连氏听了脸色一变,暗道琦玉狡猾,将这件事情推给裴妈妈,本来想着让琦玉说出处罚的办法,自己能有个转圜的余地,可琦玉这样一说就堵住了裴妈妈的嘴,毕竟刘嫂子有错在先,裴妈妈也不能当众徇私,只能往重里说,不能往轻里说。琦玉这样做分明是要下自己的面子,不得不重重地处罚刘春媳妇儿。

    裴妈妈看着连氏两难的样子,知道这正是自己表忠心的时候,少不得只能拿自己的媳妇儿作伐子。连氏是她在国公府唯一的依靠,现在正是连氏困难的时候,自己这个围是一定要解得。毕竟依照她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在投靠琦玉的。想到这里裴妈妈说道:

    “世子夫人果然是赏罚分明,国公夫人病着偏有这样不知好歹的人偷懒,惹出这一场祸事,自然应该重重地罚,不然如何教其他人信服?按照府里的规矩,偷奸耍滑之人杖责三十,罚月银半年。”

    “婆……妈妈饶了奴婢吧,奴婢冤枉。”刘春家一听要挨打,早吓得魂飞魄散,情急之下竟想喊婆婆。突然之下还算是她醒悟过来连忙改口。

    裴妈妈听着自家媳妇儿的哭声,心里暗悔怎么找了这么个不着调儿的媳妇儿,当下还不服软认错,怎么能再说自己冤枉,简直是愚不可及。

    连氏听见裴妈妈这样处罚自家媳妇儿,感慨老仆的忠心,她刚想说几句话,让这个处罚能轻一些。就听见琦玉的声音响起来,

    “裴妈妈果然是忠仆,尽管是自己家人,却也能秉公办事,实在是让人钦佩。话说府里规矩如此,但是念在刘嫂子也是府中老人,又是初犯。我倒觉得可以酌情稍减,不如杖责十下,罚月例三个月,不知道大伯母以为如何?”

    连氏本来想着自己先开口免去刘春家的杖责。只罚银子就行了。谁知道琦玉反而抢先说了出来,这下却不好再去开脱刘春媳妇儿,平白让琦玉做了好人。裴妈妈也是同样的心思,只想着媳妇儿免了挨打,只罚些银子。自己家里也不难与那些。月例银子对于她们家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并不会瞧在眼里。

    琦玉看着连氏和裴妈妈变幻不定的脸色,庆幸自己把话抢着说了出来,对于刘春媳妇儿一次两次给自己找麻烦,早就想着收拾她一下,这顿板子决不能免了去。连氏无法只能说道:

    “既然侄媳妇儿已经开口,我又何必做那恶人?就按你说的办吧。”

    裴妈妈听了连氏的话,知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不如就将这件事情做到底。于是从连氏背后转出。同自己的媳妇儿跪在一起磕了个头。

    “裴妈妈这是做什么,有话就说何须如此,还不快起来,我可受不起!”琦玉连声说道,却并没有起身。

    “老奴没有教导好自己的媳妇儿,让她以下犯上。世子夫人虽然慈悲恕了她,但是老奴自从跟着国公夫人,就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的道理,这次不严惩她,以后可怎么给其他人做出表率。恳请世子夫人收回成命。”

    说完裴妈妈又重重地磕了一个头。

    裴妈妈想着三十板子说起来害怕。但是自己在府里这些年,那些行刑的婆子总要给自己几分薄面,因此她有恃无恐,并不想让琦玉得了好去。琦玉对于裴妈妈的心思也有几分了解。一股怒火升腾而起。裴妈妈这番话明里显示她不徇私,暗里又见连氏一番称赞,并且还讽刺自己不懂道理,看似平常的一段话却很是毒辣。琦玉若有所思地盯着裴妈妈的脸,目光灼灼,裴妈妈不敢和琦玉对视。慢慢低下了头。

    “上天有好生之德,三十板子下去岂不是要了她的命,传出去大家难免说过公府苛待下人,既然裴妈妈一心要秉公执法,我也不好阻拦。”

    刘春家的一听见要打自己三十大板,别提有多害怕,更是恨自己婆婆心狠,不讲情面,于是她连忙求饶道:

    “求世子夫人手下留情,奴婢知错了。”

    裴妈妈一听自己媳妇儿的话,气得嘴都要歪了,这不是分明和自己对着干吗。连氏本身并不是什么多有心机的人,平常碰见事情,大多是靠着裴妈妈商量,这会儿早已经是听得云里雾里,对着几个人的言语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刘春家的话说完,连氏觉得正合自己心意,便说道:

    “既然她都已经认错了,也就不要打板子了,罚些银子也就是了。”

    琦玉听了一笑,

    “大伯母果然慈悲,玉儿也想着这样好。”

    裴妈妈、连氏包括刘春家的都有些惊异,琦玉怎么这样雷声大雨点儿小,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不过……”琦玉再次开口,这下所有的人都看着她要说些什么。

    “板子虽然免了,但是我觉得刘嫂子这管事的位子也应该让一让了,毕竟让大家听一个挨过罚的管事的话,大家心里也不舒坦不是?”

    “什么,你要撤了她管事之职?”连氏立刻问道。

    “正是。”

    “她已经知错,总得给人一个机会吧。世子夫人这样做是不是一棍子将人打死了?”连氏阴沉着脸说道。

    “机会自然是给她了,又不是逐出府,只是降了级而已。以后做得好,还是有机会重新升做管事。而且玉儿想着,为了能让大家都觉得有奔头,这管事的位子倒是应该逐年换换,并不是谁做了就能做一辈子的。”

    琦玉的话声未落,连氏还未说什么,底下的婆子就像炸开锅了一样,议论纷纷,轮流做管事,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闭嘴!”连氏喝到,底下的人才住了口。

    “侄媳妇儿这一上来就要挑刺,果然是将我这个伯母不放在眼里!”

    “大伯母明鉴,这事情并不是琦玉挑刺,只是撤换一个管事而已,何况又是刘嫂子有错在先,玉儿到不知不妥在哪里?”琦玉并没有忌惮连氏用长辈的身份压自己,而是直截了当地说道,她觉得对付连氏这样的人,直来直去比拐弯抹角好得多。

    “你!真是岂有此理!”连氏怒不可遏,说话都有些喘气。旁边的几个丫鬟连忙上去给连氏端茶、捶背。过了好一会儿,连氏才缓过劲儿来。

    “这换了管事,毕竟要再挑一个,不知道侄媳妇儿属意何人?”

    “玉儿觉得厨房里的沈全媳妇就不错,很可以当此任。”

    “我这管家几十年,到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人被忽视了,倒是侄媳妇儿眼力好,一下子就物色好了,昨儿刚接了牌子,今儿就换人了,是不是太着急了些?”连氏讽刺琦玉亟不可待地要掌权。

    琦玉抿嘴一笑,

    “裴妈妈既然为了府里的规矩,绝不徇私。那我也是应该向她那样举贤不避亲才是。至于她是不是能干,上次府里宴客,刘嫂子身为厨房的管事却疏于管理,让食材被毁,多亏沈全媳妇早有准备,才没有失了国公府的颜面,这样的人难道不合适吗?依我看上一次的事情之后,就应该换一换了。”

    连氏当然听出琦玉指责自己赏罚不明,顿时气血翻涌,指着琦玉,嘴唇哆嗦着,

    “你,你……”

    “裴妈妈,还不扶着大伯母去歇着,卿大夫来看看,直管在这里跪着做什么?”琦玉厉声对裴妈妈说道。

    裴妈妈跪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在小丫鬟的帮助下站起来,连忙指挥人抬来软椅,将连氏抬回房中,自去请大夫不提。

    乱哄哄地一场闹剧结束了,琦玉看着底下的一众仆役说道:

    “这样吧,刘春媳妇儿罚月例半年,卸去管事之职,由沈权媳妇儿暂代。国公爷既然让我管家,我断不能叫他老人家失望,所以这厨房以后还有很多要改的地方。我们国公府不会亏待大家,但也绝不会任人欺骗,那种欺上瞒下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刚才说到,管事轮流做,我并不是说说而已,至于具体怎么考量,以后再给大家说。行了,你们先下去吧。沈全媳妇儿留一下。”

    众人怀着各自不同的心情离开了议事厅,沈全媳妇儿上前跪倒琦玉面前说道:

    “奴婢一定认真做事,不叫世子夫人失望。”

    “起来吧,说起来我们也算是有几分交情了,满府里都认为你是我的人,你要是做的不好,我的人就丢大了。”

    本来老实的沈全媳妇儿听了琦玉的话,一时间不知道怎样接话,脸涨红地站在那里。

    “我也是说笑,只不过是告诉你,做事情不禁要认真,还要动脑子。不用这样拘谨。”

    沈全媳妇儿听了这才放下心来。

    “我刚才听了厨房里的众人没什么分工,那些辛苦劳作的和偷奸耍滑的一样拿银子,因此想着要将厨房好好分分工。你今儿也回去想想怎么分合适,明儿一早来见我说给我听听。”

    “是,奴婢一定好好想想。”沈全媳妇儿应道,然后告辞退了出去。

    总算将这件事情处理完了,明天又会有什么等着自己?琦玉默默想到,但是不管怎样,决不能让桐哥儿的悲剧再上演,自己一定要管好国公府这个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