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反击(三)
    底下有些人听到琦玉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刘春家的恼怒地瞪了一眼那个人,稳定心神,才说道:

    “世子夫人说笑了。厨房里共有大小人等20个,负责每天府中的饮食。其中专门给主子做饭的,一共有十六个,剩下四个是给府中的下人做饭的。”刘春家的说完这些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要说的,便垂下头。

    琦玉听了问道:

    “这二十个人可是都来齐了?”

    “是。”

    “我问你,厨房里每日的菜蔬、肉、蛋是府里管家统一买呢,还是你们这里自己采买。”琦玉首先问采买的事情,这时厨房里最肥的差事,必然是把持在刘春家的手里。

    “回世子夫人,因为各院每天要的东西不一样,所以厨房里应用的一切物事都是自行采买的,每个月从府里的账上支银子。”刘春家的说道,这个采买的事情一向只有她经手,这几年不知道凭着这个给家里添了多少银子。

    琦玉听了并没有吭声,果然不出自己的所料,这样的肥缺刘春家的怎么会让给别人,可是自己却决不能放任她再这样下去乱了府中的风气。

    “嗯。各房每天的餐饭是怎么定的?自己定还是府里有例。”琦玉点了点头又问道。

    “回世子夫人,府里本是有分例,但是国公夫人怕大家吃不好便吩咐各房有什么需要也可以单独跟厨房里要。”刘春家的小心翼翼地答道。

    “这么说,各房每天都要将第二天要吃的东西告诉给厨房,或者是厨房上的人去各房里问?” 琦玉一脸疑惑地看着刘春家的,刘春家的这才想起来今天早上的事情,就是告诉琦玉没有通知厨房里的人,才导致不能及时准备早饭,弄得混乱一片。

    可是这时候怎么回答,若说各房自己跟厨房里要,那么早上的事情就说不清楚了;若说厨房到各房去问,也解释不通。刘春家的急的一头冷汗。琦玉看在眼里,回头对春莺说道;

    “刘家嫂子可是有些累了,这天儿也不热怎么出这么多汗。春莺,还不倒杯茶给刘家嫂子润润喉咙。”

    刘春家的连忙摆手道:

    “不用。不用。因为每次都是国公夫人将单子派人给奴婢的,所以奴婢也不知道这单子到底是怎么来的。”刘春家的声音越说越小。琦玉知道她所言不实,顿时将脸一沉。

    “既然是这样,你身为厨房的管事,没有见找单子怎么也没见差人去问?”

    “奴婢以为国公夫人有什么安排便不敢问。”刘春家的有些心虚。因为这根本是连氏派人告诉她这样说的,跟事实一点儿也不一样。

    “你身为厨房的管事,玩忽职守,一点儿也不上心还将过错推到国公夫人身上,真是岂有此理!这样的人怎能领这个差事?”琦玉突然拔高了声音。

    刘春家的被琦玉突然变化的态度吓了一跳,扑通地跪倒地上,口里称着世子夫人恕罪,眼睛却偷偷看向门口的方向。

    这时只听见一串杂乱的脚步声,裴妈妈搀着连氏一起走进了议事厅。

    琦玉深吸一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这时候上演的才是正戏吧。琦玉下了台阶迎上连氏,

    “大伯母这会子怎么来了?”琦玉明媚的笑脸越发映衬出连氏晦暗的脸色。

    “怎么,这地方我不能来吗?”连氏尖着嗓子不快地说道。

    “大伯母,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琦玉并没有多做解释。

    连氏看着地上跪的刘春媳妇儿阴阳怪气地说道:

    “这是怎么了,刚管事儿就罚人,世子夫人这排场也是挺大的!”

    “大伯母,您先坐下,刚好也听听这个人是怎么败坏您的名声的。”琦玉扶着连氏另一边的手臂说道。

    “刘春家的跟了我这些年,我竟不知道她能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连氏坐下, 眼睛看着琦玉说道。

    “这才正是她可恶之处!”琦玉并没有退缩还是直视连氏的眼睛。

    “求夫人给奴婢做主!奴婢实在是冤枉呀!”刘春家的一见连氏。就宛如看见了救星,激动地赶紧嚷道。

    琦玉听了刘春家的话,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道:

    “居然到现在刘嫂子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那好。就让我说给你听听。”琦玉站在厅上,眼睛看着底下的众人,

    “刘嫂子身为厨房的管事,本来应该尽心尽力地办好自己的差事,处处替大伯母分忧。可是她竟然因为大伯母没有交代让府里几个主子,早上连饭也吃不上。该操的心不操。不该操心的事情却积极得很。昨天晚上大伯父刚给了我对牌,一大早儿她就得到消息了,带着人来闹事。这样的人国公府能容下吗,又难道不应该罚么?”

    琦玉这一通话说下来,听得连氏也有些哑口无言,竟是找不出什么理由能辩解的。确实昨天仓促之间向着这个主意对付琦玉,想给她个下马威,其中的漏洞实在是……刘春家的听了,又看见连氏的迟疑,不禁担心起来自己的处境,暗恨自己讲琦玉得罪的狠了些,要是她执意处罚自己,可怎么办。想到此处,她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连氏同样也是进退两难,保刘春媳妇儿,因着琦玉的话,难免落得个管家不严的口舌,若是刘春家的被罚,自己也难免颜面全失。她借着喝茶的功夫,想了片刻,才说道:

    “话虽如此,也的确是我昨天身子不舒服把这回事忘了,照侄媳妇儿的意思,我也该罚一罚。”

    “玉儿不敢,大伯母身体不适一时失察也是有的,这时候就要体现出管事的作用来,帮着填漏补缺,像刘嫂子这样的,实在是……”

    “那依你的意思该如何罚她?”连氏瞪着琦玉,冷冷地说道。

    琦玉并没有被连氏吓住,她莞尔一笑:

    “这却要劳烦裴妈妈了。玉儿刚刚管事对国公府的规矩却不是很熟,而裴妈妈却是府里的老人儿,处事稳妥,按府里的规矩对于这种欺上瞒下,玩忽职守的下人可该如何处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