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反击(一)
    连氏一听琦玉这问话甚是刁钻,这要是说影响了齐国公上朝肯定是不行,等到晚上齐国公回来立时就拆穿了,可这要是说没有影响,那么齐国公上朝前用的早饭又是从何而来。大厨房既然能给齐国公备下早餐,又为何不给别人预备,以致早上惹出这样一件事情。

    连氏很不高兴,只能支支吾吾地说道:

    “还能怎么样,胡乱吃些就走了。我们现在可是看着人脸色生活的。”

    琦玉听了连氏冷嘲热讽的话故意说道:

    “大伯母,实在是对不住,晚上玉儿一定过来向大伯父请罪。”连氏果然有些着急,要是琦玉和国公爷见了面,自己的这点儿算计一定会被国公爷识破。回想起头天晚上齐国公对自己发怒的样子,连氏还是有些害怕,更别说她还担心齐国公一怒之下偏宠了杜姨娘,自己在府中的地位恐怕就更不妙了。因此,连氏赶紧说道:

    “算了,就是一点儿小事,我们还能跟你们晚辈计较什么不成。以后你小心些,别再出错就行了。”

    琦玉佯装过意不去,又说道:

    “大伯母,这怎么行?上行下效,以后底下人会怎么行事?何况大伯父和大伯母将家事第一天交给我,就出了这样的纰漏,让我可怎么对得起他老人家的信任。”

    琦玉这话堵得连氏难受,她见琦玉执意要向齐国公认错,只好说道:

    “这事情原也是我没给你交代清楚,说起来我也有不是,也是底下人办事不利,你大伯父公务繁忙,这种家事就不要打扰他了吧。”

    琦玉听了连氏的话,面上露出难色,

    “这样,玉儿就还是听大伯母的话吧。说起来还是底下人不用心,只忙着打听主子的事情。根本不想自己的职责。按理说大伯父昨天晚上才将对牌交给我,大伯母并没有在众人面前说,这起奴婢居然就知道了,可见平时把心思不知道都放到哪里去了。”

    连氏听得七窍生烟。琦玉的话句句是在指责自己,但是偏偏自己一句都反驳不了。本来想着羞辱一下琦玉,再在齐国公面前说说琦玉的办事不利,不适合理家,谁知道却变成了这样一个结果。

    “大伯母。瞧玉儿糊涂的,只顾着说话,竟然忘了大伯母还未吃饭,今天就让玉儿来服侍您吧。”琦玉达到了目的,满面笑容,看着连氏。

    连氏早已命人在小厨房里炖着东西吃过了,这时候哪有胃口吃什么,何况经过这一番,早就没了心情。

    “我这里不用你伺候,你还是快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连氏压抑着自己的不快。尽量平静地说道。

    “既然这样,玉儿就告辞了。”琦玉说道。连氏巴不得她快些下去,赶紧点点头。

    琦玉离开之后并没有回自己院子,反而是去了黄氏的院子。黄氏在屋里听见丫头禀报说琦玉来了,心里奇怪,该不会真是来道歉的吧。黄氏摇摇头一笑,以琦玉的地位现在还有必要将自己这个寡妇看在眼里吗?

    丫鬟引着琦玉进了黄氏的屋子,黄氏并不敢向连氏那样让琦玉久等,反而是早在这里迎候。

    “哟,这是什么风。将世子夫人出来了,敢情我这里是烧着高香?”黄氏不冷不热地说着。

    “嫂嫂何必如此见外,我今天来是特地给嫂嫂致歉的,昨儿刚接了大伯父的对牌。今儿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让嫂嫂和贵姐儿都没吃上早饭,实在是不应该。”

    琦玉口中的对牌,一下子让黄氏提起精神,

    “你说,大伯父将对牌给了你?”黄氏试探着问道。

    “是。”

    “我明白了。原来是上我这里炫耀来的,何必呢,在我一个寡妇人家面前,有什么意思!”黄氏有些激动,忍不住讽刺起琦玉来。

    “嫂嫂,我不是这个意思。”琦玉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辩解道。

    “那是什么?这世上的好事全落在你身上,上无公婆掣肘,下有丈夫疼爱,一品夫人何等荣耀,国公府将来的女主人,还要我说些什么?”黄氏说着,想起自己精神便有些激动。

    “嫂嫂,你真是会错了意,我绝对没有炫耀的意思,大伯父将管家之权交给我,原因想必嫂嫂也知道。大伯父私自将府中的庄子给了娘家,我想这样的事情,嫂嫂也不愿意看见吧。”

    果然黄氏听了琦玉的话,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你,你真的只是道歉?”黄氏不确定地问琦玉。

    “是,也不是。我这才来嫂嫂这里,是有些话想问问嫂嫂的意思。”

    “真是笑话,你是堂堂的世子夫人,有什么话要问我这个大嫂?”

    “嫂嫂,你知道我虽拿了府里的对牌,但是一应账册什么的还在大伯母手里,说到底这府里谁当家也还是说不准的事情。不过我相信嫂嫂也不想看到大伯母再做这样的事情。是也不是?”

    黄氏并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我们大家都是李家人,自然希望看见李家兴旺发达,不希望有人做出损害李家的事情。但是大伯母的娘家有侄子、侄女几个都还未婚配,若是大伯母继续掌着府中的大权,难免会受人蛊惑,又做出什么损害李家利益的事情。所以于公于私,我都要从大伯母手中夺过这个权利。我希望嫂嫂在必要的时候帮我一把。”

    “你拿了掌家之权,与我又有何干系,我凭什么帮你?”琦玉听了黄氏的话,知道她已经动摇,现在这样说不过是谈条件罢了。

    “嫂嫂就算有了嫁妆能够自给自足,可是贵姐儿呢?如果嫁人难道不需要有一份体体面面的嫁妆;又或者是招赘能不能分到一份不菲的家产?”

    “你的意思是?”黄氏自己的嫁妆有限,比起琦玉来那是大有不如,所以对琦玉的话很感兴趣。

    “我向嫂嫂保证,只要我得了掌家之权,绝对会让贵姐儿风风光光地出嫁或是招赘。”

    “可是我怎么能相信你?万一你只是信口雌黄?”黄氏不放心地说道。

    “嫂嫂,我今天能来找你,也是相信嫂嫂是个明白人,我知道嫂嫂和我不对付,但是我相信嫂嫂知道我是个什么样儿的人,说到的话绝对算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