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刁难(一)
    晚上的时候,李翊和琦玉正在吃饭,就见碧草走进来禀报说是齐国公派人求见世子爷和世子夫人。李翊和琦玉对视一眼,知道事情成之与否马上就要见分晓了。两人也无心再吃饭,命将来人带到外面的厅里。

    来的人是齐国公身边的心腹李祥,那人见了李翊夫妇行了礼,方站起来说道:

    “小人是奉国公爷的令,特地将府里的对牌交给世子夫人。”说着双手将一个盒子奉上,良儿走上去接过来。琦玉命她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大伯父还有什么话交代?”李翊问道。

    “国公爷吩咐,从明儿个起,这管家之责就交于世子夫人,盼望世子夫人恪尽职守,好好行使管家之权。还有府中的账本什么的,世子夫人可以去跟国公夫人交接,有什么问题,可以知会国公爷。”

    李翊和琦玉听了这一席话,知道齐国公这是要将家事交于自己,并且暗示连氏那边要是出什么问题,后面可以去找他撑腰,果然是知妻莫若夫。齐国公也知道连氏绝不会轻易放弃大权的。

    “回去请禀报大伯父,请他老人家放心,我一定不会令他老人家失望。”琦玉平静地回答道。

    “是,小人遵命。”李祥答道,他心知肚明府里迟早是这两位的,尽管现在他在国公爷面前有几分体面,但是面对李翊和琦玉该有的礼数他绝不会短了。

    琦玉打开盒子,里面是几幅对牌,都是木头制的,看上去已经有一些年头了。

    “拿到了对牌,要紧地是把账册先理清楚了,否则到时候又有很多说不清。”李翊说道。

    “理理账册倒容易,但是大伯母要是不愿意将账册交出来,那就不好说了。” 琦玉苦笑了一下,心里对这样的事情腻烦透了,但是又不得不去做。

    李翊看着妻子。知道琦玉满心不愿意弄这些,但是形势所迫,不得已为之,不禁有些愧疚。当初答应妻子的事情却还是没有做到。

    琦玉察觉了李翊情绪的变化,有些后悔刚才说的话。自己主动要求取回管家之权,这时候却在抱怨,实在有些不合适。

    琦玉想到这里,将手中的盒子放在一旁的小几上。两手抱住李翊的胳膊,凑到李翊耳边轻声地说道:

    “怎么啦,不高兴?”

    李翊本来情绪有些低落,但是这时候看见妻子凑上来,明媚的脸庞离自己近在咫尺,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他抽出手臂,将妻子揽在怀中,

    “没什么不好的,就是觉得有些对不住你。”

    “其实是我对不住你,每次说了要跟你共同面对。却总是抱怨。你会不会烦我?”

    “傻子。”李翊用手点了点琦玉的鼻尖,笑着说道。琦玉笑了笑,又往李翊的怀中挤了挤,李翊亲昵地用下巴蹭了蹭琦玉的头发,双手环住她。

    连氏将对牌交出之后,自然是不甘心,就和裴妈妈商量着下一步怎么办。

    “夫人,国公爷那边已经发话了,咱们自然是不能明着跟国公爷对着干。”裴妈妈小声说道。

    “你的意思?”

    “明的不行,暗的还不行?明早上就先给她个下马威。”说完裴妈妈凑在连氏耳边说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李翊和琦玉还未起身,就听见院子里闹哄哄地吵起来了。琦玉吓了一跳,李翊示意她不要着急,自己穿上外袍走到院子里。只见连氏房里、黄氏身边。还有几个李翊也不认得的婆子要进院子,鹊儿、碧草带着小丫头拦着不让进,就在那里嚷。

    “怎么回事,大清早的还有没有规矩?”李翊朗声说道。

    众人见是李翊出来,都有些惧怕,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鹊儿你说是怎么回事?”

    鹊儿听见李翊问她。便上前说道:

    “世子爷,这几位奶奶不知怎么的,一句话不说就往里闯要见世子夫人。可是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主子没有传召,奴婢就能擅闯?再说了这几位能不能进院子还是两说呢。”

    鹊儿在琦玉的几个丫鬟里是最伶俐的,这几句话把那几个婆子挤兑的满脸涨红,还反驳不得。毕竟就是在她们主子的院子里,她们也不可能随意进出,只不过今天她们是得了连氏的吩咐,有意要来闹一场,把平日的规矩都忘了。

    “你们有什么事情非要一大早闯到我的院子,今天得给我个说法,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李翊知道这一定是连氏安排的,所以说话也没留情。

    “世子爷,奴婢是国公夫人身边的,今儿早去厨房里取饭,却什么都没有。奴婢就问这厨房里的管事刘春家的,谁知道她说是主子没有吩咐,所以什么都没有。”一个圆脸的婆子低着头说道。

    “世子爷,奴婢是大奶奶身边的,也是今儿去取大奶奶和二小姐的早饭,刘嫂子也是一样的说法。我们争执不下,听说是世子夫人以后管家,这才来求见世子夫人。”

    “求见?说得倒好听,一大早吵吵嚷嚷这是求见的样子?”李翊心中暗骂连氏使这样的绊子,嘴上却只拿这几个婆子的行为说事儿。

    这时琦玉也从房里收拾完出来,看见李翊在这里便说道:

    “二爷去忙自己的事情吧,这里交给妾身就行了。”李翊也知道自己直接去管家事难免会惹人耻笑,便向琦玉说道:

    “也罢,对这些眼睛里没规矩的奴婢,该打的打,该卖的卖,不能心软,免得大家有样学样。”李翊在向琦玉递话,意思是不要害怕,直管放手去做就是。

    “是,二爷。”琦玉冲李翊笑了一下,让他放心。李翊这才缓缓踱出院子。

    琦玉这才将人唤到近前问道:

    “刚才你们几个说的,我也听见了,刘嫂子怎么说?”

    刘春家的也就是裴妈妈的儿媳妇上前说道:

    “世子夫人,这事情须怪不得奴婢,每天晚上国公夫人都会将第二天各房第二天的菜单给厨房,昨天奴婢没有拿到单子,就以为不用准备什么了,所以才闹出这样的事情。”刘春媳妇儿说完,面上倒有些得色。琦玉看在眼里,慢慢说道:

    “照刘嫂子这么说,这错全都在我身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