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心愿
    秋霜伺候琦玉换了衣裳,琦玉突然说道:

    “秋霜,今儿你给我梳头发吧。”本来已经准备给琦玉梳头发的碧草楞了一下,只得将梳子交给秋霜。秋霜已经很久不干这个差事了,她也很奇怪,转念一想可能是琦玉有事情要跟她说,便给碧草使了个眼色,碧草悄悄退了出去。

    秋霜给琦玉梳着头发,就看见琦玉透过镜子盯着自己看,眼睛眨也不眨,不由得害羞起来。

    “奶奶今儿是怎么了,这样看着奴婢?”琦玉笑了笑说道:

    “秋霜你跟着我几年了?”秋霜手里的动作慢了下来,想了想说道:

    “从您四岁那年咱们就在一起了,也有十几年了。”

    “是,当时的人就剩下你了。李妈妈现在腿脚不方便,我只能好好地奉养她,秋燕……”提到秋燕,琦玉的口气变得萧索起来。

    “奶奶,奴婢会一直陪着您的。”秋霜说道。

    “人和人哪能一辈子都不分开?再说我怎么也不能耽误了你。”

    “奶奶,奴婢说真的,我不想离开奶奶。”秋霜听了琦玉的话,以为要放她出去,眼睛都红了,大声说道。

    “你别急,并不是我现在就要打发了你。只是现在眼前有一条好路,我舍不得给别人。”琦玉忙安抚秋霜道。

    “你知道张宝现在跟着世子爷,很得世子爷赏识。前几天世子爷向我透了意思,想在府里给张宝说一门亲事。我当然舍不得你,但是这思前想后,我身边的几个丫头竟没有比你合适的,这才想着问问你愿意不愿意,如果愿意,我就和世子爷去说,若是不愿意,我自然也不会勉强你。不过听世子的意思,他觉得张宝很不错。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抬举他。”

    听了琦玉的话,秋霜垂下头不语,只是默默地将琦玉的头发挽了起来。她的心里也很矛盾,能够嫁给张宝对于她们这些做奴婢的人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更别说要是世子爷抬举他,有个一官半职,别说是脱了奴籍,就是当个官太太也是易事。

    可是秋霜目睹了自家小姐和姑爷的点点滴滴,也想找一个能真心实意对她的人。而张宝当时为什么宁可撇了自己的前程离开张府,硬是跟着琦玉到了国公府的原因,自己可是清清楚楚。他若是还对秋燕念念不忘,自己又怎么能嫁给他,那种貌合神离的婚姻生活可不是她想要的,与其那样还不如跟着小姐一辈子不嫁人。

    “秋霜,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虽然秋燕那件事情过去很久,我也不会愿意将你给了那样三心二意的人。所以我想着你要是愿意,我就安排个机会让你们见见面,大家把话说开了好。你觉得怎么样?”秋霜听了琦玉的话眼泪扑索索地掉了下来。那个主人能像琦玉这样真心为一个奴婢着想,自己跟了这样的主子,实在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奶奶,您对奴婢这样好,叫奴婢何以为报?”秋霜一下子跪到了琦玉的面前。

    “快起来,这是怎么话说呢?好好的说话,跪什么。”

    琦玉将秋霜拉起来,拿起旁边的帕子地给她,然后说道:

    “秋霜,你也知道我虽有几个姐妹。但是哪个是真心实意待我的,在山东的时候差点着了她们的道儿。你我之间名分上虽有主仆之分,但是我心里却拿你们当姐妹一般,因此当年的秋燕着实让我寒心。”

    “奶奶。奴婢怎么敢当?”

    “有什么不敢当的,这些年不是你帮着我,我也未必能过得好,也是时候该给你打算打算了。怎么样?”

    “奶奶待奴婢的这一番情义,让奴婢实在是汗颜。本来奴婢不应该再提什么非分的要求,但是奴婢也羡慕奶奶和世子。若是他不能一心一意待奴婢,奴婢就请奶奶答应让奴婢一辈子陪在您身边当个管事妈妈。”

    琦玉一听就笑了,

    “行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得仆若此,又何尝不是自己的幸事。

    果然没过几天,琦玉就传了张宝入内,安排了秋霜和张宝见面。其他几个丫鬟,看见张宝进来,这才恍然大悟当时琦玉单独留下秋霜是为什么缘故。

    张宝和秋霜也是旧识,原来在张府的时候就熟得很。倒是进了国公府这几年见得少了,大家这才发觉对方都跟以前有些不同,这会儿见了面反倒是有些尴尬。。

    张宝比原先的时候高大了不少,一身深蓝色的袍子,显得很有几分成熟,不似原先小孩的模样。

    秋霜论容貌虽然比不过秋燕,但是在一众丫鬟里也算是个拔尖的,再加上长期跟着琦玉,身上倒也有了几分大家小姐的气度。虽然穿的是国公府丫鬟的装束,头上也只是简单插了一直银钗,但是却有一种让人不能小视的感觉。

    秋霜坐在那里,垂着头一言不发,面上含羞。

    “秋霜姐姐,好久不见。”张宝先开口说话。

    秋霜微点了点头,张宝接着说道:

    “世子爷将姐姐的顾虑都跟我说了,我……”

    秋霜听了这句话,将头抬起来,看着张宝,等着他的下文。张宝看见秋霜这样郑重,便整整衣襟,清了清嗓子说道:

    “我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只是想跟姐姐说请放心,我张宝有生之年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姐姐的事情。至于秋燕,都已经过去了。我的确那个时候很喜欢她,但是她做出的事情却令我不耻。所以,请姐姐放心。”

    秋霜看张宝的眼睛里满是诚恳的,就有几分相信他。

    “既然你如此说,我就相信你了,若是有朝一日,你骗了我,我……“秋霜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一向不是很善于言辞。

    “既然张宝愿意娶姐姐,绝对会一心一意待姐姐,否则会遭天谴的。”

    “不用赌什么誓了,以后就看你怎么做了。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望你能谅解。”秋霜低声回应道。

    “姐姐但说无妨。”

    “虽然奶奶说要将卖身契给我。给我个自由身,但是奶奶带我恩重如山,所以你我……之后,我还是要进来侍奉奶奶的。”

    “这当然并无不可。奶奶待我恩重如山,理当如此。”张宝立即说道。

    “那,那我就放心了。”秋霜点点头,结结巴巴地说道。

    秋霜和张宝出来拜见李翊和琦玉,一众丫鬟见到秋霜含羞和张宝从屋里出来。一个个都兴奋地不得了,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两人见了李翊和琦玉便赶紧跪下拜谢。

    “张宝,秋霜是我这里最得力的大丫头,可不是你轻易能带了走的,必须三媒六聘,正正经经地娶了走。”琦玉故意严肃地说道。

    “是,一切谨遵奶奶之命,绝不会委屈了秋霜姑娘。”张宝赶紧跪下磕头。

    “听见了没,想讨老婆,赶紧央了媒人来提亲。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儿了。” 李翊也打趣张宝。

    “是,小人也着急呢,跟爷告个假,这就回去准备。”张宝跟李翊几年了,说话也不是很拘谨。

    听了张宝的话,房里看热闹的其他几个丫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秋霜更是臊的脸都红了。

    “告假去准备什么,迎娶新娘子的屋子在哪儿呢?光知道跟我告假!”李翊笑着说道。

    “这样吧,今儿看在你还诚心的份儿上,爷一并替你解决了。一会儿去找李管家,让他给你在后面巷子里找一个院子,好好收拾了作新房。”

    李翊这话一处,房中其它的几个丫鬟都是吃了一惊。这后巷是国公府下人的住处,但是好坏差别可大着呢,有独门独院的,也有几家人合住的,没想到李翊张口就让给安排一个独院,这可真是天大的恩典。

    张宝听了也是意外。赶紧跪下给李翊磕头。

    “行了行了,你出去看好了房子,把尺寸量了给我,好命人准备家具去。”琦玉说道。

    琦玉的话更让大家伙儿激动,嫁个丫头还给打新家具,一般些的人家都不一定能这样。

    李翊和张宝出去了之后,琦玉看见大大小小的丫头们都在,也是想让大家看看的意思,便说道:

    “良儿去将我让你准备的东西拿出来。”

    “是。”良儿答应着,带了几个小丫头进了里面的屋子。大家不知道琦玉要拿出来什么,都好奇地等着,不一会儿,良儿同着小丫头从里面出来。将手里的托盘逐一放到桌子上,每个托盘上面盖了一块红绸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这时我给秋霜的嫁妆,以后你们也都有,揭开吧。”琦玉说道。良儿逐一揭开了覆在托盘上的红绸子。

    第一个托盘里放着一副全套的金头面,第二个托盘放着各色金钗,银钗十二支,以及金手镯两幅。第三个托盘里放着各色的锦缎五匹,第四个托盘里放着各色的茧绸五匹,最后一个托盘里是一百两现银。这丰厚的嫁妆让屋里除了琦玉和良儿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奶奶,我不能要您这么些东西,这太贵重了。”秋霜连忙跪下说道。

    “还有你这样傻的,给嫁妆还不要。你放心这点儿东西我还给得起,给不穷我的。”

    琦玉给秋霜的这份嫁妆别说是嫁一个丫头,就是一般人家的小姐也不能有这样丰厚的嫁妆。琦玉此举的目的除了是感激秋霜这么些年来忠心耿耿、勤勤恳恳地服侍自己,还有就是想让其他的几个丫鬟看看,只有忠心侍奉主子才能有个好结局。

    这一份丰厚的嫁妆确实让丫鬟们都大感意外,在羡慕的同时,也各自想着自己的将来是不是也能风光的出嫁有个好结局。对比秋霜和前面的秋燕,该怎么样做,大家心里都很有数。

    “奶奶,您,奴婢……”秋霜忍不住哭了出来。

    “行了行了,碧草扶着你秋霜姐姐下去洗把脸,帮她想想有什么要准备的。”琦玉笑着说道。

    之后不久,张宝果然就让人上门来提亲,后面的问名纳彩之礼一个不少,与正经人家嫁女儿一模一样。

    张宝提亲之后,琦玉就让秋霜安心在屋子里准备嫁衣什么,别的事情也不用她做。秋霜却也是个闲不住的,想着自己嫁了人之后,琦玉房里的事情都应该由谁来管,哪个丫鬟性格怎么样,适合干什么。想起来什么就去跟琦玉说。

    琦玉却劝秋霜先紧着自己的事情,奈何秋霜还是依然如故,也只能罢了。成亲的日子定了下来,琦玉突然想起秋霜也不方便从府里直接出嫁,而且秋霜也是孤女,因此琦玉就想起自己的乳母李妈妈。

    李妈妈自从腿受了伤之后,行动不是很方便,自然也不可能进国公府,于是琦玉给她买了一个小院子,找了两个小丫头和一个粗实的仆妇伺候她。这会儿刚好让秋霜从李妈妈那里出嫁。

    李妈妈一个人生活本来就有些孤独,琦玉给她找了一个这样的喜事,自然乐意,还认了秋霜当女儿,帮着张罗各色东西。

    国公府诸人知道琦玉嫁丫鬟这样的阵仗,开始都还嗤之以鼻,觉得这位世子夫人实在是爱做面子功夫。及至后来看了琦玉给秋霜预备的嫁妆,都是目瞪口呆。

    “这哪里是嫁丫鬟,分明是嫁小姐。”

    “居然足足一百两银子陪嫁银子!”

    “那些个金饰,怕都是空心儿的?”

    “哪里,前儿我女儿去看了,沉甸甸的,绝对是实心儿的。”

    “我们家那口子去新房子看了,一水儿的新家具。”

    众人有艳慕的,有嫉妒的,但是这之后琦玉的院子成了大家趋之若鹜的地方是毋庸置疑的,纷纷想把自家的女儿送到琦玉的院子里。这一结果也正是琦玉想要的。

    而对这一切最恼火的当属连氏和黄氏。黄氏是嫉妒琦玉的不菲身家,嫁个丫鬟能拿出这么多嫁妆,自己以后的丫鬟要是出嫁哪能比得上?连氏则是生气琦玉这样做分明是不讲自己这个主母放在眼里,太过嚣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