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夫妻
    “杨兄现在是否常进宫?”

    “这个,倒是不常。不过一个月总得去上一两次,公主总是念着太后娘娘。不知子非为何有此一问?”

    “是这样,小弟有个不情之请。”

    “子非请讲。”

    “福王上次捎信来问起当年服侍皇上的安公公可还安好,我就派人去打听,谁知听说安公公已经疯了。”

    “竟有这样的事情?”

    “不错,所以小弟想着杨兄进宫若有什么机会能在太后面前提一提,照顾一下,也算是顾念旧人之情。”

    “子非放心,这件事情有机会我一定在太后面前提一提。”杨熙欣然答应。

    “那就拜托杨兄了。”李翊拱手道谢。

    “不必客气。”杨熙回应道。

    两人一起行到分岔路的时候,拱手道别,各自骑马而去。

    杨熙回到公主府的时候,三公主正带着两个孩子玩。看见杨熙回来,三公主面带笑意迎了上来。

    “驸马,今天回来的晚,想是碰见了什么有趣的朋友?”

    三公主并不像有的公主那样自以为是皇上的女儿,对驸马颐气指使,反而是像一般的妻子那样,对丈夫恭敬温柔,极尽体贴之能事。三公主本来也不是这样的性子,原本的她从小跟着皇后娘娘长大,在宫里又受到皇帝的宠爱,否则也不会同意她自择夫婿。

    但是婚后,杨熙并不像其它的驸马那样,对公主奉承之极,反而是对公主淡淡的,不是很疏远,但也绝不是亲密无间。这倒让原本心高气傲的三公主更加欣赏他,反倒是事事顺从于他。

    “公主还没有歇息?”杨熙并没有直接回答公主的话。两个孩子看见杨熙也很高兴,“父亲”“父亲”的叫着。杨熙一下子抱起小儿子,另一只手拉着大女儿。

    “今天乖不乖,听你们母亲的话了吗?”

    “乖。”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地说道。

    三公主看见其乐融融的父子几个。心里却有些酸酸地感觉。对于朝夕相处了五年的丈夫,她却总是看不透。他在自己面前总是像包围着一层铠甲,让自己从来无法去看见他的内心世界。

    按理说杨熙是个合格的丈夫,没有什么拈花惹草的行为。不管是对孩子还是对自己都非常的体贴和关心,可是她却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责任而不是因为爱,丈夫的那份爱应该是给了别的女子。三公主并不知道那个女子是谁,她也不想派人去调查丈夫的过往,她有自己的骄傲。她相信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有一天丈夫一定会敞开心扉。接纳自己。

    乳娘抱走了孩子之后,夫妻二人安寝。杨熙对于三公主也抱着一份愧疚,因此在闺房之中也尽量好好扮演丈夫的角色。但是人终究是欺骗不了自己的内心,所以他也非常的痛苦。可能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今天驸马心情很好,想是碰见了老朋友?”三公主靠在杨熙的怀里问道。

    “嗯,是户部的孔侍郎和齐国公世子。”

    “原来是他们两个,怪不得你这么高兴。”三公主和福王一向交好,对这两个人当然不会陌生。

    “故友相见,的确是开心。”杨熙说道。

    “告诉你一件事情。听了你可别生气。”三公主有些调皮地说道。

    “什么事儿?”

    “其实当年母后很中意李翊,一直想将我许配给他,可一则他当时不是世子,另外又觉得他性子有些跳脱。”

    “那你可愿意?”杨熙问道。

    “你真要我说,不会吃醋?”三公主笑着说道,其实她心里也知道杨熙根本不会为了她而吃醋。

    “不会。”杨熙的声音还是淡淡的。

    “不用担心,我一直把他当成是六皇兄那样的哥哥。可是,可是那次见了你,我就一直想着……”三公主到底也是女子,不好意思说了。但是她双臂搂住了杨熙的脖子,用温热的唇瓣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杨熙当然不能拒绝这样的三公主,他尽力地回应,却总有些遗憾。三公主嘴角挂着甜甜的微笑。进入了梦乡,杨熙却睁着眼睛,没有丝毫的困意。

    看着怀中妻子熟睡的容颜,他的眼前似乎浮现出了另一个柔美的脸庞,她的一颦一笑,她轻盈的身段。她弹奏的优美琴声,永远地刻在了自己的心上。当年要不是那一道圣旨……他苦涩地摇了摇头,真是造化弄人。

    李翊回到家中却是另一番光景。琦玉知道丈夫今天约着孔崇正一起去喝酒,早早命人准备了醒酒汤,李翊一回来,琦玉就让丫头端来一碗醒酒汤,亲自捧给李翊。

    “快些喝了,一身酒味。”琦玉略带嫌弃的口吻,面上娇嗔的表情,让李翊心情好得不得了,他悄声说道:

    “你要嫌弃,就喂我喝。”李翊也是接着酒劲儿,故意撒娇。

    琦玉听了大窘,“丫头们还在呢。”

    “早就出去了。”琦玉回头一看,果然屋子里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丫头们也都很有眼色,知道琦玉夫妻亲密,因此只要李翊回了屋子,她们就绝不多呆。

    当琦玉转回头的时候,却发现李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到自己跟前,自己这一转头嘴唇刚好碰在他的嘴唇上。李翊对这样送上门的福利自然不会客气。

    偷香成功的他心满意足地喝了醒酒汤,这才去沐浴更衣。琦玉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便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干帕子,帮他擦着头发。

    “今天可还顺利?”

    “孔兄一口答应帮忙,他明天就跟人去打招呼。只要大伯母那边一行动,我们就能知道。”李翊说完,一把抓住琦玉正在给自己擦头发的手,向前一拉。琦玉大吃一惊,来不及反应,一下子跌坐在李翊的怀中。

    李翊双手搂着琦玉的腰说道:

    “这次要是成了,以后你就有的忙了。”琦玉听了说道:

    “忙一些,总比别人牵着鼻子走好。是不是?”李翊将下巴搁在琦玉的肩膀上说道:

    “话是这样说,不过我会心疼的。”

    “就会说好听话。”琦玉笑着嗔道,心里却觉得很熨帖。

    “你猜我今天碰到谁了?”

    “谁?”琦玉扭头看着李翊。

    “杨驸马。”

    “是吗,他过得可好?”琦玉听到杨熙的消息也很高兴。

    “挺好的,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李翊看着琦玉高兴的样子,心里还是觉得有些酸酸的。虽然知道琦玉只是将杨熙当做大哥一样,但是毕竟曾经杨熙的心事他是知道的,甚至见到杨熙的时候,他还能感觉出杨熙对自己的妻子并未忘情。

    但是李翊并不会傻到会因此而质疑自己的妻子,让自己像个醋坛子一样。他盯着妻子的脸庞,跃动的烛火映照在上面,比平日更多了妩媚,让他心中荡漾。他凑到琦玉的耳边,轻声地呢喃道:

    “玉儿,不管别人了,我们也该努力再生个儿子了。”

    果然琦玉听了之后,脸顿时红了起来,她没想到李翊会这样直白。而李翊这时一下子吻住了琦玉的耳垂。做了这几年的夫妻,没有人比他更知道她的什么地方最敏感。果然琦玉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李翊趁势抱起妻子,走到床边,轻轻将她放在床上。

    他脱去自己的衣衫,放下床帐,躺到了琦玉的身旁。他伸手将琦玉搂在怀里,细细地亲吻,从额头、脸颊到嘴唇,无比的温柔,就仿佛是对待一件易破碎的珍贵瓷器。

    琦玉沉浸在这甜蜜中,双手揽住了丈夫的脖子。李翊趁势脱去琦玉的衣衫,解开她的肚兜。琦玉刚觉得身前一凉,却马上感觉到一个炽热的身体将自己完全的包围住。李翊抱着琦玉双手在她的胸前,后背留恋。

    两人很久已经没有亲热过了,琦玉的身体也变得异常敏感,在李翊温柔的抚触下,她的全身都几乎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一声又一声羞人声音从她的嘴里溢出。

    李翊看见妻子情动,本来已经忍耐地很辛苦的他挺身进入,交融的感觉,让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叹息了一声,都觉得十分的满足。

    李翊一边动作着,一边两只手从琦玉的腋下伸出,将琦玉抱了起来,让她坐到自己身上,两个人贴合地更加紧密。李翊低下头轻轻咬住妻子胸前的樱红,这种强烈的刺激让琦玉全身瘫软,她双手勾着李翊的脖子,任自己随着他的动作而起伏。

    当李翊释放在琦玉体内的时候,琦玉已经精疲力尽了,她觉得自己连动一动小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李翊还是把她抱起来到后面去清理了一番,两人才又重新安置。

    第二天早上,琦玉睁开眼睛地时候,李翊已经不在了。很久没有这样激烈地活动过,她全身都懒懒的不想动。她喊了声“秋霜”,外面的人听见响动,便应了声。一会儿工夫,秋霜就走了进来。

    秋霜一进屋子,里面的萦绕着男女情事之后特殊的味道,她也是一个大姑娘的,不由得红了脸,但是又为自家小姐高兴,总算是从桐哥儿的阴影中走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