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计划(一)
    “也不全是,小丫头在外面扫院子,只是隐隐约约地听见几个字,还有舅太太的哭声。”鹊儿看见琦玉失望的表情,连忙说道。

    “哭声?”琦玉奇怪的问道。

    “是,据那个小丫头说能听见舅太太的哭声,但是后来出来的时候开心的很,跟国公夫人有说有笑的。”鹊儿答道。

    “听见些什么?”李翊从里面走出来问道。

    “世子爷。”鹊儿向李翊行礼,李翊摆摆手,示意她快些说。

    “就是什么出阁,嫁妆的,然后舅太太就开始哭,后来说话的声音小了不少,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出阁?”琦玉和李翊对望了一眼,都不得要领。

    “哦,对了还有,说是听见舅太太说什么世子夫人,手段的。”

    琦玉听了忍不住笑道,

    “不知大伯母口中这位世子夫人是不是我,要她这样评价我,倒是这般瞧得起我。”

    “就是这些?”李翊又问鹊儿。

    “是,奴婢无能就问到这些。”

    “很好,你先下去吧。”鹊儿听了李翊的话,冲李翊和琦玉福了福,后退着离开了正房。

    夫妻两个人这才一起坐到桌旁,仔细想着刚才鹊儿所说的话。李翊拿起茶壶,给妻子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琦玉却毫无所觉。

    “我知道了。”琦玉突然说道。

    “什么?”李翊被妻子这没头没脑的话吓了一跳,将茶水险些洒出来。

    “出阁,应该是平阳侯家的嫡小姐,名字叫沅姐儿的。上次我回娘家听见祖母和大伯母说起来京中最近发生的事情,好像提到平阳侯府的大小姐定给了江宁伯的长公子,猛然间我竟想不起来了。”

    “这么说平阳侯夫人是为了嫁妆之事而来。”李翊若有所思地说道。

    “上次贵太妃也说道平阳侯家几个儿子,女儿,都快到了嫁娶的年纪,我怎么把这茬忘了。”琦玉说道。

    “怪不得又哭又笑,自然是苦肉计骗到了大伯母。然后得偿所愿。”

    “堂堂平阳侯府竟然至此!”

    “现在的勋贵之间,很多表面光鲜,内里都被掏空了。子弟要是不争气,光吃老本。那里能撑得住?”

    “当年我们进京的时候还在平阳侯府停了几日,看上去也还不错。奴仆成群,锦衣玉食的。”

    “那不过是表面还留着世家的模样罢了,内里不知道怎么拆东墙补西墙呢。不过玉儿,这恐怕是我们的一次好机会。可以让大伯母将理家之权交出来。”李翊摸了摸下巴,看着琦玉眼含笑意地说道。

    “可是我们并不知道大伯母到底给了她什么,如何查起?退一步说若是些金银首饰什么的,我们怎么能查得出?”

    “我估计她们不会只满足一点点首饰什么的,这种东西作为舅妈给外甥女的出阁之礼平常的很,根本犯不上平阳侯夫人专门登门拜访大伯母。”李翊马上否定了琦玉的说法。

    “也是。不过那会是什么东西呢?”琦玉托着腮,呆呆看着眼前跳动的的烛火。

    “玉儿,你的嫁妆单子在不在,要是在的话让我看看。”李翊突然说道。

    “这会儿看这个做什么?”琦玉接口道,但是她马上意识到李翊是要做什么。便起身准备叫人去拿。

    “是不是藏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好东西?”李翊笑着打趣道。

    “是呀,藏了很多呢。”琦玉回道,然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到了外间喊秋霜开箱子取东西。

    一会时间秋霜进来,将琦玉的嫁妆单子取出来,然后就出去了。看着秋霜的背影,李翊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就对琦玉说道:

    “玉儿,跟在我身边的张宝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成亲了。你的丫头有该放出去的,看看哪个合适能说给张宝。”

    “当年张宝之所以跟着我。也是因为喜欢秋燕,可是谁知道秋燕出了那样的事情,便耽搁下来了。”琦玉提到秋燕有些黯然,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竟然会那样抵不过诱惑。

    “张宝那边我问过他,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而且我觉得他很不错,以后有机会我也会让他出去锻炼锻炼。你先看看你这边有哪些丫头年纪到了,要放出去的,一定要找个好的。”

    琦玉知道李翊所说的出去锻炼其实就是要提拔张宝走上仕途,说起来的确是个好的选择。但是眼下自己身边的丫头年纪到了的也就是秋霜,可当年的事情难免秋霜心里没有疙瘩。想到这里她说道:

    “我这里也就是秋霜合适。但是还不知道她是不是愿意,明天我先问问她再说。”

    “也好。”李翊点点头,结果琦玉手中的单子看了起来。上面分成了几大类,首先是各色器皿、生活用具,然后是布料、锦被若干,再下来是四十衣裳和首饰,最后面是陪嫁的田庄、现银。

    “这单子是不是每个人都差不多?”李翊问道。

    “大体上应该是一样,只是数量和东西不同罢了,还有些应该是私底下给女儿的,没在嫁妆单子上写。”

    “那一般是什么东西不写在单子上?”

    “这可不一定有些是现银、有些是首饰,也或者是田庄、宅子也不一定。就像我当时祖母私下里给了我两个她原来的陪嫁庄子和几套很贵重的全套头面。这些都没在单子上写,怕别的姐妹看到不好。”

    李翊将单子放在桌子上,仔仔细细地看着。琦玉知道他在想事情,也就静静地坐在一旁,不去打扰他。

    “她们的胃口也太大了!”李翊说着拍了一下桌子。琦玉一惊,

    “怎么了?”

    “如果我猜的不错,她们要的不是很可能是庄子或者银子。因为这两样东西都不可能作为礼品给出去。而且这两样东西都不显眼,银票或者地契都很容易携带。”

    “那这么说也有可能是宅子。”琦玉补充道。

    “嗯,不错。”

    “可是就算大伯母真得把府里的庄子或者是宅子送给人,我们也没有什么借口去查呀。”琦玉说完叹了一声气。

    “这倒不用愁,要真是这两样东西,她们就得到衙门里去变更一下,所以只要把那边盯上就行了。至于银子,我就得好好跟管家谈一下了。”

    “那我就可以坐等你的好消息了。”琦玉笑着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