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四十章 贪心(二)
    听了连氏的话,段氏摇了摇头说道:

    “话是这样说,嫁妆里总的有个庄子或者宅子什么的,到了婆家才不至于太丢了面子。可是这急切之间就是寻个合适的庄子、宅子什么的也不容易,偏巧我们的庄子都在山东那边,陪嫁给沅儿也不合适。”

    连氏听到这里心里也有几分明白嫂嫂的意思,但是庄子或者宅子不是一笔小数目,自己怎么能贸然答应下来。

    看着连氏的面色有些犹豫,段氏又说道:

    “妹妹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嫂嫂也只是把你当做自家人,才把心里的烦难说出来,你哥哥这些天正想办法,实在不行就把山东那边的庄子卖了,在京城里再买个也就是了。”

    “可是这仓促之间,卖庄子也很难卖到个好价钱。”连氏有些担心地说道。

    “是这么说,可是着急用也没有办法不是。”

    “那嫂嫂在京城可看上什么合适的庄子或是宅子?”

    “哪有那么容易,京城好些的宅子和庄子可是不好找呢,要不就是价钱高的很,我们还有几个儿子等着娶媳妇儿,也不可能全给了沅儿。”段氏说完,去看连氏,只见连氏一脸犹豫不决的样子,知道要想达成自己的目的还得再加把劲儿。

    “妹妹,我仿佛听见说前几天贵太妃召世子夫人进宫去了?”段氏突然掉转话题。连氏有些摸不着头脑说道:

    “是呀,也不知贵太妃给她说了些什么。她回来的时候,我问了下,竟也问不出什么,只说是贵太妃知道桐哥儿夭折,叫她去问了问。”

    “这个世子夫人可真了不得,嫁过来才几年,把所有的人都笼络到手心儿里,再往后一旦掌了国公府的权,妹妹的日子恐怕就难过了。”段氏故意挑起连氏对琦玉的不满。果然连氏的脸色变了变,段氏有添油加醋地说。

    “你那大媳妇儿也是个能干的,可惜现在也只能守着个姐儿安生度日了。”

    段氏这几句话激得连氏有些坐不住了,自己这偌大的家私难不成真要便宜了李翊和琦玉那夫妻俩儿。与其这样还不如给嫡亲的哥哥嫂嫂,想到这里连氏说道:。

    “嫂嫂,要不然这样吧,我看你们急切间还是难找到合适的庄子,这样吧我就送外甥女一个小庄子。算作是我这个做姑姑的给沅儿的出阁之礼。”

    段氏听了连氏的话心花怒放,但是脸上并没有露出分毫,反而连忙推辞道:

    “妹妹这可使不得,这么重的礼,我们可不敢收。虽说我们家境比不得妹妹,但是给自家女儿的嫁妆还是出得起的。”

    “嫂嫂说这话可不是将我当外人。这样的礼其实也算不得什么,要不是嫂嫂点醒我,我还不糊里糊涂地便宜了别人?”连氏想起琦玉,面色顿时变得冰冷。

    “妹妹,我可不是存心要挑唆你们的关系……”

    “嫂嫂。你的心我知道,我做的事情心里有数,你不用放在心上。”

    段氏达到了目的,心满意足,净捡些连氏爱听的话说,把连氏哄得高兴,只觉得自己的嫂嫂乃是唯一的知己。连氏又留段氏用了饭,才依依不舍地送段氏出门。

    跟着连氏的裴妈妈看见这位舅太太如此忽悠自己这位直性子的主子,便劝连氏道:

    “夫人,您这就答应了舅太太。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总得要老爷知道才好吧。”

    连氏听了裴妈妈的话,也有几分犯嘀咕,但是已经答应下来了。也不好下了自己的面子,于是嘴硬的说道:

    “不过是一个小庄子,老爷不会说什么的,更何况只要大家嘴紧些,老爷哪里会知道。”

    裴妈妈听了连氏的话知道她也怕国公爷知道,只是不想承认罢了。暗叹自己的主子这般的容易受激,少不得还得被人利用。就是眼前这件事情也还不知道怎么了局,不说国公爷是不是会知道,就是李翊那两口子又岂是那般好糊弄的。连氏却顾不了这么多,只想着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庄子给段氏。

    琦玉为了找出连氏的把柄,自是派了人时刻关注着连氏这边的动静。府里虽然是连氏管家,但是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她的心腹,大多是也是墙头草而已,更有些对她不满的。

    鹊儿聪明伶俐,经常在府里和人搭话,混的很熟,因此琦玉就将这个任务交给了鹊儿。这段氏前脚进了门,后脚就有人将这件事报告给了琦玉。

    琦玉本想当时就去连氏那里看看,但是为了怕打草惊蛇,还是忍住了,只让鹊儿出去打听打听消息。

    到了掌灯时分,李翊从外面回来了,看见妻子拿着一件做了一半的衣裳发呆,便问道:

    “怎么了,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琦玉听见李翊的声音,才缓过神来,笑着说道:

    “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竟不知道。”

    “刚回来,就看见一只呆头鹅。”

    “你才是呆头鹅呢。”琦玉啐道。李翊看见琦玉佯装生气的样子,很是可爱,忍不住低头吻上了妻子嘟起的唇瓣。琦玉刚开始还有些羞涩身体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因为自从桐哥儿的事情之后,夫妻之间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近了。一方面琦玉刚经过丧子之痛,对闺房之事并不热心,另一方面李翊也顾念妻子小产之后身体虚弱。

    但是随着李翊温柔的亲吻,琦玉的身体也渐渐放松,开始回应,可是就在夫妻吻得难舍难分的时候,就听见外面有人报说:

    “**奶,鹊儿回来了。”

    琦玉一下子推开李翊,对着外面说道:

    “让她等下,我就出来。”

    被推开的李翊一脸委屈地看着妻子,

    “真不是时候,可得好好管教一下这些丫鬟了。”琦玉操心着鹊儿打听的事情,也顾不上和李翊斗嘴,连忙对着镜子拢了拢鬓发,整了整衣裳,就掀开帘子去了外面。

    “可打听到什么消息?”琦玉一件鹊儿就迫不及待地问道。鹊儿说道:

    “那位舅太太一来,国公夫人就把人都打发出去了,只留下裴妈妈伺候,谁也不让留在屋里。”

    “那就是说,什么也没打听出来。”琦玉失望地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