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贪心(一)
    平阳侯连自新帝登基之后,就上书将爵位传给了大儿子,自己和夫人移居到京城。平阳侯一共有四个儿子,大的袭了爵位,几个小没什么才能,只能指着平阳侯的老本过日子,着实紧巴,他搬到京城也是想为几个儿子谋个出路,也想给自己的两个女儿找个好人家。

    本想着齐国公看在亲戚的份上能够帮衬一二,可是谁知齐国公对连氏娘家的这几个外甥实在没什么好感,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连氏见了自己哥哥进京心里十分高兴,总想着有了依靠说话也硬气些。但是看见齐国公的态度,她也不敢十分劝说,因此只能在外甥女的婚事上使使力气。

    连氏原想着凭着平阳侯嫡女的身份,再加上自己家的关系找个好人家绝对是不成问题,谁知道事与愿违,并没有那么多好人家愿意与平阳侯家结亲。

    平阳侯的两个女儿一个是嫡小姐,一个是庶女,两人的人才都不是很出众,而且就不在京城中居住,了解的人并不多。因此那些想找个人品出众,知根知底的媳妇儿的人家就有所顾虑。

    而那些妄图通过结亲攀附权贵的人家,对于一个区区的平阳侯府自然是看不上眼的。至于国公府这块招牌,在京城的人对于连氏和琦玉的不和也都看在眼里,而李翊是世子,一旦袭爵,对于平阳侯的亲家那会有什么关照。

    也有些人家看上的,但是各种条件都不能使连氏满意,本来她在兄嫂面前拍胸脯打包票的事情就这样拖了下来,一直没有结果,连氏的兄嫂对连氏的也是颇有微言。

    后来还是平阳侯夫人娘家给说了一门亲事,这样连氏便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况且她也知道兄嫂的日子过得紧巴,自己家的日子却可以称得上豪富,而且自己的儿子也不在了,因此每每大嫂上门的时候。她就重礼相赠。

    人每每得了好处之后,胃口也变得越来越大,连氏的大嫂拿了那般的重礼还不满足,这次女儿出阁便又想到连氏这里要些什么好处。

    这天一大早平阳侯夫人段氏就坐着车子到了齐国公府。连氏得了通报。便赶紧派人将大嫂迎了进去。因为这段氏惯会察言观色,挑好听话说,因此连氏引以为知己。

    “大嫂,您今儿怎么有空来坐坐?”

    “这不是好久没见你了,还挺想的就来看看你。”

    “是吗。那大嫂快些请坐。”

    两人坐定,连氏命人奉上热茶并几盘点心。

    连氏待段氏喝了茶,放下茶碗说道:

    “原想着嫂嫂忙着外甥女儿出阁的事情,没时间过来,难为嫂嫂还惦记着我。”

    “可不是,这不前几天男方家里才来纳彩,忙得我是脚不沾地儿。”

    “我们家里的事情也不少,我竟也没能帮上嫂嫂的忙。”

    “这不值什么,我和你哥哥在家里时常说起你也着实不容易。”

    “多谢哥哥嫂嫂惦记着。”

    “你哥哥还说,要是你实在膝下寂寞。不如将我们的儿子过继给你一个,也能陪着你解解闷儿。”

    连氏再糊涂也知道这件事情齐国公是断然不会同意的,要过继也是过继李家族里的孩子,哪有过继连家的儿子一说。连氏连忙说道:

    “那怎么使得,嫂嫂可不要伤心死了。”

    段氏也就是探探连氏的口风,知道这也不过是自家关起门来说的话,当下也就笑着说道:

    “那也是,儿是娘的心头肉,我也舍不得的。可惜端儿他英年早逝,撇下妹妹孤苦伶仃的。”段氏说完还拿帕子擦了擦眼睛。

    连氏听了这话一脸戚容。自从儿子没了有几个人这样可怜过她,齐国公一心要给李家的爵位找个继承人,那管过自己的感受。至于李翊那两口子恐怕笑还来不及呢。

    “那位世子夫人现在风头胜得很,前几次我去做客。竟听见很多人说起她。” 段氏试着挑起了话头。果然连氏说道:

    “说她什么?”

    “说这位世子夫人什么貌美如花、贤良淑德,更是个人才。不仅笼络住自家相公,还得了长公主的青目。更兼之还有个贵妃妹妹,实在是命太好了。”

    “呸,一脸狐媚子样,惯会小意服侍。你想想我那侄子原先是个什么样子。三天两头有赌场、食肆来国公府讨账,现在竟然正正经经办起差来,也不知怎么被她弄服帖的。”

    “这张家看起来不简单,把女孩子一个个调教地这般厉害。听说他们家那位贵妃娘娘在宫里也是得宠的很。”

    “谁说不是,为了纳妾的事情,翊哥儿跟他母亲弄的仇人似的,现在谁还敢提这事儿?自从桐哥儿夭折后,更是将这个臭丫头宠到天上去了除了有事大门不出,一天在后宅陪着,这可不是她有手段。”

    “唉,可怜端哥儿也没个儿子,只得了个女儿,让人家白白占了便宜。”

    “谁说不是,我一想起来,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唉,算了算了这些烦心事儿不提也罢,嫂嫂说说外甥女儿的婚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段氏听了这话,沉默不语,故意将头低下,用帕子擦眼泪。连氏一看着急地问:

    “嫂嫂这是怎么了?有什么难处不妨说出来,我能帮上的一定帮。”

    “这,唉,都是我们无能,怎么能让妹妹帮忙?”

    “嫂嫂我们都是一家人,但说无妨。”

    “那,那……”段氏故意吞吞吐吐地,果然连氏急道:

    “嫂嫂快说。”

    “那我也就不瞒妹妹了。”

    “是这样,我当妹妹是一家人,有些话我也就不避讳了。你也知道我们家主要就靠你哥哥的那些俸禄,还有祖宗留下的庄子,可是这几年年成不好,加上这几个孩子都到了要成家的时候,这难免有些捉襟见肘。这次沅儿出阁,我才知道京里嫁个女儿给得嫁妆要这么多,正为此犯难。”连氏一听,安慰嫂嫂道:

    “嫂嫂,这也不尽然,有些看着多内里并没有多少东西,里头门道大着呢。就拿我那侄媳妇儿来说,三十六台嫁妆也不是实实在在的好东西,虚头巴脑、华而不实的东西多着呢。”

    段氏摇摇头说出一番话来,让帮嫂心切的连氏也有些犹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