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送信
    李翊叮嘱琦玉一定不能将这件事情说出去,后面的事情自己会去处理,让琦玉不要放在心上,夫妻二人回到家中之后就绝口不提此事。

    为了怕夜长梦多,也怕万一被人发现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李翊连夜赶到了升隆当铺。

    这个升隆当铺是福王和李翊当时一起办的,主要是由李翊打理的。先皇对于儿子们的这些副业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总要给他们一条财路,才能安安分分的。

    尽管福王没有称霸的打算,但是并不表示他自己就愿意受制于人,因此设立这个当铺用来收集全国各地的一些消息,了解各方的信息,做到知己知彼。

    福王到山东就藩之后,将自己的一些势力也从京中撤出,但是这个升隆当铺中还是被保留下来,甚至更扩大了规模。自从李翊进京之后,这里的一切事情就归他管理。

    当铺的掌柜见李翊突然来此,一定有非比寻常的事情,当下不敢怠慢将李翊引至后院二层楼上的一间静室。

    “世子爷稍后,我去叫大家。”

    “不必,你只叫谭遂来即可,我有事情吩咐他。”

    那掌柜也不多言,转身挑了帘子出去。李翊一个人坐在这里,想起当年和福王都对先帝的死有所怀疑,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真的。只是凭借一个太监的血书,也很难令人取信。

    先帝的几个皇子,二皇子庆王伏诛,三皇子瑞王在北疆偏安,四皇子安王避居川地,福王就藩山东。安王当年曾经和皇上也争过皇位,要不是先皇命诸王就藩,他现在恐怕也是身首异处。当今对他也是猜忌甚重,难有什么大的动作。能够有力量为先皇报仇的,也就只有福王了。

    可是要是福王举事,自己却又该做何抉择?

    成者王侯。可是要是失败了,妻子、母亲难免会受到株连。要是不答应福王,多年的兄弟情也实难让自己割舍,这可当真是一件难事。

    就在李翊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中等身材的精壮汉子进了屋子。

    “拜见世子。”

    “自己人不必多礼。”李翊摆摆手说道。

    这个谭遂因为误伤别人,被投入大牢,却被人李代桃僵要代替一个死刑犯。这件事情却被监刑的福王识破,因此将福王视为救命恩人。福王觉得这人忠心耿耿,办事也还可靠。就留在升隆当铺,做些跑腿地事情。

    “谭遂,我这里有一件事情需要你马上去办。”

    “请世子爷吩咐,在下无不从命。”这人跟着李翊学过些拳脚,对李翊也十分恭敬。李翊点点头,

    “明天一大早去国公府找我,我有封信要你送给王爷。”

    “是。其实世子爷遣人来说一声就行了,何必亲自跑一趟。”谭遂答应道。

    “我横竖也是没事儿,路过就过来跟你说一声,信儿我还没写完呢。”

    其实李翊身上就揣着那封血书。但是这件事情他并不想很多人知道,而且他做事情一向谨慎,因此尽管谭遂对福王忠心耿耿,他也没有将事情的真相和盘托出。

    “还有这封信务必亲自交到王爷手里,不能假手他人。我知道你是个妥当的人,这才派了你去。”

    “世子爷放心,在下一定将信妥当交给王爷。”谭遂向李翊抱拳说道。

    李翊点点头,

    “你办事,我是放心的。今儿先去准备一下,找掌柜领些盘缠。明天一早过来。”

    “是,在下领命。”

    “时辰不早了,你先下去吧。”谭遂向李翊告辞之后,掌柜进来看看李翊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最近铺子里可还好。”李翊随口问道。

    “生意还可以。”

    “我派去大夏的人可有消息?”

    “暂时还没有。”

    “一有消息。立刻告诉我。”

    自从桐哥儿出事之后,李翊打算从王大学士那里找出突破口,因此派了还几个人到大夏国那边去打听消息,调查王大学士和大夏是否有往来。

    掌柜的答应着忽然又说道:

    “世子爷,不过您派去王大学士府的肖柱倒是有消息。”

    “怎么说?”李翊马上问道。

    “据他说有一天晚上王大学士得到通禀,便令所有的下人全部出去只留下几个心腹。他躲在看见一个人进了王大学士的书房。只是那人从上到下用斗篷遮得严实。脸长什么样子他实在看不清楚。”

    李翊听了点点头问道:

    “肖柱现在那府里做什么?”

    “现在只是在王大学士的院子里做些杂役,还没能够贴身服侍。”

    “嘱咐他小心点儿,一定不要引起别人的怀疑,争取能接近王大学士。”

    “是,我会叮嘱他的,请世子爷放心。”

    “城外庄子上的人怎么样?”

    “世子爷放心,已经安排地妥妥当当的。就是大家有些闷,有些没事情干,不像王爷在京的时候。”

    “这怎么能比?现在的皇上能允许我们这个当铺开在这里就已经是法外开恩了,还能像过去一样?这段时间让他们注意一些,不要到处乱走,说不定很快就有事情了,让他们不要着急,安心在庄子上待着。”

    李翊口中的庄子是他在城外置的一处农庄,明面上这里种些粮食、果蔬,实际上他在这里养了几十号人,以备不时之需。这些人人数虽然不多,但是个个都有一身本事,紧急的时候也能抵挡一阵子。上次庆王谋反的时候,也是这些人及时赶到国公府,才没有让逆贼得逞。

    为了掩人耳目,李翊就在城外离城不远的地方买了一个大庄子,让这些人住在里面,伪装成佃户。

    李翊回到府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琦玉还没有休息,一直在等他。

    “怎么还没有休息,我不是让你先歇息了?”李翊在琦玉为他更衣的时候问道。

    “反正也睡不着,与其躺在那里发呆,还不如就等等你。我让人炖了汤,端些来你喝点?看你下午也没好好吃饭。”

    “嗯,你一说我还真有些饿了。”李翊便擦手边说。

    琦玉一笑,唤丫鬟将准备好的点心和汤端上来。李翊用了些,命人收拾了,夫妻两个自歇息不提。

    第二天谭遂果然早早来国公府求见,拿了书信便往城外通向山东的官道上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