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召见(三)
    琦玉听到这句话就仿佛是仙乐纶音一般,心头的一块大石顿时落下,而这个声音却让琦娇恨之入骨,因为来者并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皇后蔡氏。

    琦娇依仗皇帝的宠幸和自己外祖家的权势宠冠后宫,但是皇后毕竟是正式册封的六宫之主,表面上她还是要给皇后面子,尽管心里恨不能取而代之,但是废后又那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拜见皇后娘娘。”琦玉首先上前行礼。

    “免礼。”皇后含笑看着琦玉,然后又看向琦娇,琦娇没有办法当着这么些人的面下了皇后的面子,只得微微曲身说道:

    “皇后娘娘。”看着琦娇吃瘪的样子,皇后唇角微微翘起。

    “贵妃娘娘也是太性急了,世子夫人是知书达理的人,这种事情自然是放在心里的。姐姐才遭此大难,贵妃就忙着给姐姐找房里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贵妃和世子夫人不睦呢。”

    皇后的一席话连讽刺带挖苦,激得琦娇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皇后娘娘倒是像未卜先知一般,出来的时候怎么算的这么好?”琦娇反唇相讥。

    “本宫执掌六宫,这六宫之中发生的事情,本宫自然要时时放在心上,免得辜负了皇上的期望。”

    “原来如此,臣妾倒是没有想到呀,还以为皇后娘娘是千里眼顺风耳呢!”琦娇讥讽地看着皇后,心想这个位子自己迟早要抢过来。

    “噢,对了我刚来时看见太医院的高太医有急匆匆地往贵妃哪儿去了,别是大皇子又出什么事情吧。”

    大皇子就是琦娇的命根子,听见皇后这句话大吃一惊,草草跟琦玉说声“姐姐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就匆匆离去。

    琦玉看见琦娇离去这才重新又感谢皇后的解围之恩,皇后娘娘说道:

    “不值什么,我也是听太监们说贵妃去找世子夫人了,害怕贵妃性子急又冲动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一则伤了你们姐妹的感情,二则有损皇家的名声。这才巴巴赶了过来,幸好还算及时。”

    “娘娘大恩,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报。上次臣妾四妹的事情,也多亏皇后娘娘周旋。才能平安。”

    “我和芸贵人倒很合得来,她时常在我面前提起你,以后你有时间多到宫里坐坐,也和她叙叙姐妹之情。”皇后娘娘笑着说道。

    “是,臣妾谨遵娘娘懿旨。”

    “时辰不早了。你也快些出宫去吧。”

    琦玉再三向皇后娘娘道谢,待皇后离去看不见背影时,才急急忙忙往宫门口走去。那个太监自回去向贵太妃禀报不提。

    琦玉一走出宫,就看见李翊站在那里,焦急地看着宫门,一看见自己就快步迎了上来,双手紧紧抓住妻子的胳膊,上下打量着焦急地问道:

    “玉儿,怎么样?没事吧。”

    琦玉朝李翊一笑,“没什么。看把你急的。”琦玉嘴上虽如此说,但是心里还是甜丝丝的。

    “这不是看见你进宫的时间长了,有些不放心。”李翊也为自己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

    李翊牵着妻子上了马车,马车上早已经备好了热茶,李翊亲自从棉套里拿出茶壶倒了一杯递给琦玉。琦玉结果热茶喝了一口,温暖的感觉从肺腑蔓延到四肢百骸,消除了进宫以来的紧张和担心。琦玉贪恋这种感受,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闭上眼睛体味难得的平静。

    李翊心疼地看着妻子,刚想伸臂将妻子揽入怀中。却见琦玉突然睁开眼睛,说道:

    “哎呀,瞧我怎么忘了这件事情!”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李翊被琦玉突然的举动下了一跳。

    琦玉从袖子中拿出在宫中那位安公公给她的东西交给李翊。

    “你看,这是今天有个疯了的公公塞给我的?”

    李翊接过一个东西,是一个被卷得很紧的布条,像是从衣服上撕下来的,他费力地解开那个东西,展开一看。上面的字迹已经是褐色的了。

    “这是什么写的?”琦玉好奇地问李翊。

    “血书。”李翊说道,琦玉被吓了一跳,觉得自己手碰过那块布的地方都有些微微发抖,她一个世家的千金小姐哪里见过这样的东西。李翊却一反常态没有像平常一样安慰妻子,反而是面色沉重地盯着血书上的文字。

    琦玉看到血书上面潦草地写着四个字“先帝冤死”当下吓得面色苍白,没想到那个疯疯癫癫的太监竟然给了自己这样一个东西,要是被人发现今天自己的小命恐怕就不保了。

    “这是谁给你的?”李翊沉声问琦玉。

    “是一个疯癫的太监,据贵太妃身边的秀兰说那个人以前是先帝身边的贴身太监安公公,在先帝驾崩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疯了。皇上顾念他伺候先帝有功,便仍命他在宫中居住,还派医调治。”李翊听了沉吟片刻又问道,

    “你看他可像疯子?”

    “这看着倒是像,头发乱蓬蓬的,衣服也是撕得乱七八糟,秀兰说是他常常胡言乱语,还撕扯自己的衣裳。可是既是疯癫又怎么会将那个东西交给我,若说是不经意的,我确实不信的,应该是装得吧。”琦玉想了想回答道。

    李翊用赞赏地看着琦玉,

    “你还有几分眼力。”琦玉却顾不上为李翊的赞美高兴,而是奇怪道:

    “可是他为什么会将这个东西交给我?交给你或我有什么用?”李翊眼睛盯着马车前面的装饰,慢慢说道:

    “他的真意应该是让我们夫妻转交给福王爷。”

    “为什么不交给皇上?”琦玉脱口而出这句话,却立时反应上来自己说了多么傻的话。安公公装疯卖傻恐怕就是要避皇上的耳目,又怎么会交给皇上,难道说是皇上对先皇下了…… 想到此处琦玉觉得浑身冰凉,为了那个位置居然会干出这样遭天谴的事情,她不由得紧紧抓住李翊的胳膊。

    李翊察觉出妻子的紧张,握住琦玉的手说道:

    “别害怕,一切有我。”

    琦玉靠在李翊的肩膀上,喃喃地说道:

    “人心怎么能这样可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