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刺激
    对于桐哥儿的夭折还有一个人也是幸灾乐祸的,那就是黄氏。自从上次被长公主当众奚落之后,黄氏又羞又气,很少出来总是在自己院子里。

    可是在桐哥儿夭折之后,黄氏的心情异乎寻常的好。没事儿就带着贵姐儿去花园里转转,还经常去琦玉的院子里去探望。

    众丫鬟知道黄氏不怀好意,故意用贵姐儿刺激琦玉,拦了几次黄氏就有些不高兴,说是世子夫人架子大,见上一面都这么困难。

    后来还是琦玉想的明白,越是拦着她,黄氏越是要来刺激自己,不如让她进来,只要自己不让他遂愿,她也就没兴致了。

    果真黄氏本来想着刺激琦玉,看看她痛苦流涕的样子,谁知道琦玉虽然看着脸色不好,情绪到稳定的很,黄氏来了几次也觉得没有意思,便渐渐不来了。

    其实琦玉的心里并不好过,看着活泼可爱的贵姐儿,她怎么能不想起自己可爱的儿子。别人看着她表面上平静,谁都不知道她每天晚上睡觉都要被噩梦惊醒好几次,每次都要李翊安抚很长时间才能重新入睡。但是为儿子报仇的想法支撑着她,她才能在众人面前保持着平静的状态。

    这天黄氏带着贵姐儿在花园里玩,她信步走到围廊边儿坐下,却听见外面墙根底下,传来两个人交谈的声音。

    “这地儿还凉快,中午歇会儿倒还不错,你怎么找见的?”

    “也是无意中发现的。”

    黄氏一听是两个下人在乘凉歇息,正想唤丫鬟去赶走她们。却听见那其中一人说道:

    “这**奶也是可怜,忽的好好一个哥儿就没了。”

    “所以说这人能享的福是一定的,世子爷对**奶的好,满京城里能找出来几个?所以在这子孙缘上就差些了。”

    “说起来咱们府里这两位奶奶命都不怎么好,你看大奶奶嫁过来才多长时间,先世子爷就没了,只留下个丫头,这往后的日子怎么过。最多也就是招赘个姑爷。这辈子又有什么指望。**奶要是能再生一个哥儿,还是一样的好日子。”

    黄氏听得心烦,刚想出言训斥,却听到一个声音压低了说道:

    “这**奶能不能生还不一定呢?”这句话一下子激发了黄氏的好奇心。

    “怎么说?”另一个人帮着黄氏问出了这句话。

    “听说这次小少爷没了之后。**奶还小产了,世子爷怕**奶受不了,压着不让人说。”

    “那你怎么知道?”

    “厨房里的杨婆子是我的亲家。她有一次看见看见**奶房里的丫鬟将药渣往花根子底下埋。她就上了心,你也知道她是国公夫人那边的人,便趁没人将那药渣挖出来一看。原来是清宫去淤血的药。”

    黄氏听了心中大喜,后面那两个人再说什么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听了。她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琦玉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琦玉的反应。

    黄氏也是个急性子,当下就带着人往琦玉的院子里来。秋霜她们看见黄氏又带着人来头疼不已,但是因为琦玉的吩咐,她们也没有拦住黄氏,将她迎了进去。

    黄氏进了琦玉的内室,说是有事情要和**奶说,将一干丫鬟遣了出去,琦玉不知道黄氏有什么事情,也示意秋霜她们离开。秋霜有些犹疑,琦玉冲她摇摇头示意没事,她才缓缓退了出去。

    “不知嫂嫂有何事相商?”

    “弟妹,你近来觉得身体如何?”黄氏并没有直接回答吗,而是这样问道。

    “只是虚弱些,也没什么大碍,让嫂嫂挂心了。”

    “唉,只是不知道我是不是多嘴了。既然弟妹觉得没什么,我还是不说了。”黄氏假意不说,琦玉不知道黄氏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说道:

    “我们妯娌一场,有些什么还望嫂嫂据实以告。”

    “我是怕你受不了,但是不说我心里也过不去,不想看着你受骗。”黄氏故意卖着关子。吊琦玉的胃口。

    “嫂嫂但说无妨。”

    “那……我可就说了。”黄氏说完看见琦玉点点头,接着说道:

    “弟妹可有腹中疼痛、见红的症候?”

    “嗯,嫂嫂怎么……”

    “你是小产了!大家都瞒着你,我觉得身为一个母亲不知道这件事情也不公平,又或者被人寻了空子,吃错了药更可怕……”黄氏仍旧喋喋不休地说着。琦玉的耳边却只响着小产两个字,这两个字就像是锋利的小刀划开了她的心脏。尽管她之前已经有所怀疑,但是这时亲耳听到,仍然对她有莫大的冲击。

    她不想让黄氏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强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费尽力气才压制住心中的翻涌的气血,把话说得平稳。

    “多谢嫂嫂,只是我已经知道了。”

    黄氏本来已经看见琦玉的脸迅速变色,但是谁知道却听到这样一句话,她知道琦玉强自压制,于是不怀好意地说道:

    “弟妹身为女人我也知道你的体会,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

    琦玉已经有些支撑不住,这时候忽然内室的帘子一动,李翊大步走了进来。原来秋霜不放心,命人去外书房请了李翊,以防有什么万一。没想到他来得正好,看见了这样一幕。李翊看见满面得色的黄氏和靠在床上虚弱的琦玉,不由生气地说道:

    “时辰不早了,大嫂也该去给大伯母请安了吧。”黄氏从来没见过李翊这样的生气的样子,有些害怕,连忙起身告辞。

    “还有,希望大嫂以后多给大哥念几遍超度的经文,别没事到处乱跑,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可就对不住大哥了。”

    李翊这几句话的语气格外冷峻,没有一丝玩笑的意思,把黄氏吓得赶紧走了,她一直见到的李翊都是温润君子,这样像利剑一样的李翊她还是第一次见,虽然不是高声的呵斥,却让她分外心惊。

    黄氏走了之后,琦玉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把李翊吓得方寸大乱,忙要喊大夫。却被琦玉一把拉住,

    “没事的,我只是一时气血攻心,血不归经。给我倒杯水。”李翊赶快倒了一杯温水,让琦玉靠在自己怀里,一手拦着琦玉,一手端着水,放到她唇边。琦玉喝了口水,对李翊说道:

    “我没事,别担心。”

    “大嫂跟你说的话是骗你的,别放在心上。”李翊还是想隐瞒,但是琦玉听了摇了摇头,

    “自己的身体,我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你们都好心瞒着我,我也不能不识好歹戳破了不是。”琦玉这样说着,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李翊看见琦玉流泪,心疼万分,自己终究还是没能护住她。

    “你不怪我?”李翊轻声地问道,琦玉摇摇头,

    “不会,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怎么会怪你。”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就是那天看了桐哥儿的晚上,我问了秋霜,一看她支支吾吾的样子,我就不相信她的话。你以后要找人说谎话,千万别找秋霜,她是个搁不住事情的。要是找鹊儿恐怕还要好些,那是个伶俐的。而且小产和身上来了毕竟是不一样的,我也是做了母亲的人怎么会分不清这个。”

    琦玉说的这一番话废了气力,到后面有些气喘。李翊连忙止住她。

    “别说了,养养精神,明天再说吧。”

    “我没事,就是想告诉你我并不是那么不堪一击的人,不要总觉得我软弱的不得了。以前在山东的时候,再艰难我都撑过去了。因为奶娘告诉我一个人要能经住事儿才行,要是自己风吹吹就到了,怎么能保护别人。我一直都记着呢。我没能当个好母亲,没能保护好桐哥儿,所以我要坚强起来,才配做一个母亲。”

    李翊听了琦玉的话,想起她过往的艰难生活,眼眶也有些红。他将琦玉紧紧搂在怀里,小声说着:

    “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也要强大起来,不让别人欺负你。”

    “嗯。”琦玉靠在李翊的怀中,无比温暖,仿佛也给了她无穷的力量。过了好久,琦玉悠悠地说道:

    “他一定是善解人意的孩子,想着哥哥一个人又黑又冷,就去陪着哥哥。我还担心桐哥儿在那边一个人孤单,这下子有了伴儿,他应该也很高兴吧。”

    李翊听着琦玉的话,眼泪也忍不住流了下来,夫妻两个紧紧依偎在一起,让泪水尽情地流淌,宣泄他们心中的悲伤。

    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再来打扰琦玉,她得以安心地养病,身体慢慢也好了起来,便开始思量着如何能从连氏手中夺了这管家的大权。

    尽管连氏现在掌权,可国公府里也有一些明眼人和一些对连氏不满的老人,早就看出李翊夫妇迟早会掌了这国公府,因此也有不少人投靠了琦玉。琦玉以前对这样的示好,并没有太多的回应,但是这次她尽然改变了决定,便将这些人利用起来,盯着连氏。

    就在这时候,传来宫中贵太妃的旨意,着琦玉入宫觐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