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三十三章 真相
    李翊终于是耐不住母亲的坚持,答应石氏去庵中居住。最后地点就选在水陆庵,这个地方一则离国公府比较近,二则石氏也可以顺便招呼一下莲姐儿。石氏走了之后,国公府显得更冷清,但是琦玉和李翊并没有闲着,而是按照两人之前商量的结果,暗暗行事。

    李翊利用他和福王在京里留的人手,调查琦娇的外族王大学士。要想扳倒琦娇,首先要除掉她的靠山,这个靠山无疑就是她的外祖父王大学士。

    当年的拥立之功让皇上一直倚重他,朝廷内外的事情多多少少都会听听他的意见。要想扳倒这样一个朝廷重臣自然绝非易事,但是当年王氏毒害琦玉的药让李翊有了想法。

    当时王氏用的是大夏的毒药,这种药就是在京城中也是很难找到的,更别说是山东,所以有很大的可能这药是王氏从自己娘家带来的。那么也间接地说明王大学士可能和大夏的人有往来。如果是真的,那么王大学士可就犯了皇上的忌讳。

    琦玉一边养着身体,一边暗暗布置人手盯着连氏,因为李端不在之后,经常听见连氏娘家的人来拜访。以前琦玉对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关注,现在却不由得她不多想。而如果这件事情成真,那么齐国公就是再包庇连氏也绝不会允许她将整个国公府的家私搬到自己娘家去。

    与此同时有一个人倒是过得欢心惬意,那就是身在宫中的琦娇。她没有想到这个仇报得如此顺利,而且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琦玉并不敢找自己的麻烦,头一次体会到这个身份带来的好处。

    想当初自己因为梦见琦玉变成贵妃才毅然决定要进宫,熬了这么长时间才终于达成了自己的梦想。琦娇现在在宫中的地位隐隐可以与皇后比肩,因此王氏也时常进宫探望琦娇。

    这一天,王氏又递了牌子进宫。两人相见之后,忍不住脸上的笑意。

    “娘娘,你这一招实在是漂亮!”王氏私底下仍然不敢称女儿的名字。

    “总算是报了仇!她现在是什么样?”琦娇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想想能好吗?好不容易生出来的儿子。就这么说没就没了,还不能怪谁。上次和你祖母去见她的时候,我看她整个人都没了精气神,病恹恹的。 而且这孩子也没了。她相公难免会有什么想法。不得婆婆的欢心,又失了相公的宠爱,她还能得瑟什么?” 琦娇听得是心花怒放,笑靥如花。

    “真是老天助我,上次小蝶说起她家邻居的小孩子得了天花。不幸死了,我这才想起用这个办法,没想到一举成功。”

    “娘娘后续的事情一定要处理妥当,不要留下什么把柄。”王氏就害怕女儿做事情马虎,漏了什么马脚。

    “不会,她拿了那个小孩子的旧被子之后,自己也染上那个病,一个大人染上那个病,怎么可能逃得过?”琦娇面上似笑非笑地说道。

    王氏看见女儿这个样子,忽然有些害怕。那个喜怒浮于面上,天真烂漫的女儿已经变得让自己有些不认识了。但是在这险恶的后宫之中,一个天真的人怎么能够生存下去?她不由得有些心痛,曾几何时自己希望女儿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一辈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身份尊贵,却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一点快乐的样子。

    “可恨琦芸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投靠了皇后,可要防着她。”王氏忽然想起来什么,小声地对着琦娇说道。

    “我知道,这事情琦芸应该一点儿都不知道。说起来这个。我又是一肚子气,本来琦芸在我这里安安生生地,可是谁知道上次见了琦玉之后,整个人都变了。不知怎么还搭上了皇后,讨了皇后的欢心,时常往皇后宫里去。”

    “这就是那个丫头可怕的地方,本来她俩儿的关系已经那样了,现在恐怕琦芸对琦玉也是感恩戴德的。”王氏叹道。

    “说起来这琦玉的本事也忒大了,竟然能把手伸到宫里来。新派来的太医,居然把琦芸一身的病给治好了。”

    “这恐怕都是她那个相公的本事。你父亲很是推崇他,可见这人必不一般。当时连姐姐恐怕也是蒙在鼓里,却让我吃了这样的大亏。”王氏对于琦玉的婚事一直耿耿于怀,本来想在这上面坑一下琦玉,谁知道竟给她说了一门好亲。

    可是这一次不管是琦娇还是王氏都猜错了,找人换太医给琦芸治病的并不是琦玉而是张厚。当时琦玉的一席话,让张厚决定帮小女儿一把。

    他这个人从来都不会将宝压在一个人身上,对于岳父王大学士他一直有一种不可靠的感觉,所以对于琦娇在宫中的得宠,他也有很庆幸的认识。

    两个女儿一个靠着皇上的宠爱,一个得了皇后的青目,这从哪个方面上来说,他都立于不败之地。他要让三个女儿每一个都物尽其用,而不是亡于内耗之中。于是他通过皇上身边的红人高公公安排了太医给琦芸治病。

    琦芸身体底子不错,经过太医的精心医治很快也就恢复如常。又趁着皇后和琦娇不和的机会以及琦玉的引荐,投靠了皇后。开始皇后还不信任她,但是经过几件事情之后,倒是觉得琦芸不似作伪,再加上知道了琦芸的遭遇,便也就将她当做心腹之人。

    因此琦芸说是还在琦娇的宫里居住,但是因为有皇后撑腰,所以琦娇也得顾忌几分,而作为皇后来说让琦芸住在琦娇的宫里更是可以作为自己的耳目,探听琦娇的消息。但是因为这一次琦娇的事情做得比较隐蔽,琦芸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略有耳闻琦娇派人去找什么旧被子。所以直到后来桐哥儿因为得天花出事之后,琦芸才想明白其中的关节,但是已经于事无补。因此她心里还是有些对琦玉的愧疚,想着总要找个什么机会报答这个姐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