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后悔(二)
    睡到半夜的时候,琦玉被噩梦惊醒,喊了一声“桐哥儿”就坐了起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李翊也被琦玉吓醒,他赶忙坐起来,摸了摸妻子的额头,满是冷汗,连身上的衣衫都有些潮湿了。

    “做噩梦了?”李翊轻声地问道,琦玉点点头,无力地靠在李翊怀中。李翊拉起被子将琦玉和被子一起裹在自己怀里,又伸手拿过床边的帕子擦了擦琦玉额头的汗水。琦玉静静地靠在李翊温暖的怀中,才觉得有些安心,紧张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

    “玉儿,睡着了吗?”李翊突然说道。

    “没有,一闭上眼睛就看见桐哥儿。”

    “对不起?”

    “为什么又说对不起?”

    “我不知道母亲竟然对你这样,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都怪我。”李翊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愧疚。

    “别这样。”琦玉用手捂住李翊的嘴。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也是我自己没用,一直不能让母亲满意。”琦玉轻轻地说道。

    “你不用这样委屈自己,母亲是什么样子的性子我很清楚。一直以来母亲都被保护地很好,心思单纯,但是性子又有些偏执。虽然因为纳妾的事情,我知道她对你有些偏见,但是没有想到母亲的执念是那样深,为了强迫我纳妾,竟是不惜搭上你妹妹。说起来当年我答应你的事情都没有做到,太对你不起了,更是对不起桐哥儿。”李翊的声音都有些哽咽。琦玉伸手摸了摸李翊的脸,

    “不用自责,这些事情恐怕都是天意,就是没有这次的事情,琦娇也不会放过我,一定还会再找机会害桐哥儿,恐怕我们和桐哥儿的缘分也还不够。”

    “玉儿,你放心我不会让咱们的孩子白白牺牲掉。”李翊的声音忽然变得冷峻起来。

    “你要做什么。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她现在正得圣宠……”琦玉紧张地说道。李翊抓住琦玉的手将它放在自己的胸膛上,用手覆在她的手上面,

    “不用担心。我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那就好,你知道我现在只剩下你了。”琦玉喃喃地说道,她手抚在李翊的胸膛上,感觉着他有力的心跳,仿佛给了自己无穷的力量。李翊听得琦玉的话。心中涌上无限柔情,他紧了紧搂着琦玉的手臂,两个人就这样相拥着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就陆续有人上门吊唁。虽然桐哥儿只是一个小孩子,但是李翊可是正经地齐国公府世子,而且这段时间又得皇上看重,因此很多平时搭不上话的人,也都纷纷借机上门。李翊再不愿意,也总要出去应酬一二。因为琦玉小产的事情,李翊一直瞒着。他嘱咐几个丫鬟将琦玉看好,不要离开自己的院子,对外就说悲痛过度身体不适,来拜访的人一概不见。

    张府的众人知道了国公府的事情,反映各个不一。老夫人和柳氏自然心疼琦玉的遭遇,王氏却觉得总是出了一口恶气,张厚则是担心希望琦玉赶紧再怀上身孕,别让这世子的名分旁落。

    老夫人知道了消息就急急地要去国公府看琦玉,柳氏和王氏苦劝她也不听。没柰何两人并两个孙媳妇儿一起陪着老夫人去了国公府。琦玉见了老夫人自然是抱头痛哭一场,张潇的媳妇儿杨氏和琦玉也算是闺中旧识。自然也是一番劝慰。王氏也不痛不痒的安慰了几句,琦玉看见她怒火中烧,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应该源于眼前的这个人,但是理智告诉她。自己现在只能隐忍,报仇的事情还要等机会。

    老夫人问起桐哥儿的病因,琦玉便找话搪塞过去,她可不能说是进了一趟宫染上的。看着老夫人满头华发,还要为自己操心,琦玉心中一阵酸楚。握着老夫人的手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旁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是劝慰。老夫人只能嘱咐琦玉好好养着身体,孩子总会有的。

    桐哥儿下葬之后李翊借口悲痛难忍,身体不适向皇上告假。他本来也没有具体的职务,只是被皇上委以钦差的身份办些事情。因为皇上很欣赏李翊,所以他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皇上也颇能体谅他便准了。

    李翊大部分的时候都呆在府里陪着琦玉。这一天,李翊拿了一本书读给妻子听,就有人来说是石氏要见李翊和琦玉,说是有事相商。

    这段时间李翊借口琦玉养身体,也为了避免两人见面尴尬,所以向石氏说明,就不让琦玉过来请安了。所以说起来自从送殡的时候两人见过一面,琦玉还没有见过婆婆。这时候听见石氏叫,不知道什么事情,琦玉还是收拾一番和李翊一起去了石氏的院子。

    石氏见了琦玉面上还是有些挂不住,还是琦玉上前向石氏福了福,叫了声“母亲”,石氏看着琦玉瘦了一圈的脸庞,更是难过眼泪就扑索索下来了。

    “母亲对不起你们!”

    “母亲别这样,过去的就算了吧,以后咱们好好的就行了。”李翊说道。石氏用帕子拭了眼泪说道:

    “这件事情我心里实在是过不去,我一辈子念佛却生生害了一条人命。”

    “母亲!”李翊听到母亲的话立刻阻止道。

    “是呀,母亲这件事情谁也没有预料到,又怎么能全怪您呢?”琦玉也开解道。

    “翊儿、玉儿,我今天叫你们来就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情。”石氏停了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我准备到水陆庵里去住。”

    “母亲想换换环境也好,不知道要住多少时间?”李翊问道。

    “我打算一直住在那里。”石氏缓缓说出来的话,却让李翊和琦玉大吃一惊。

    “为什么母亲?”李翊急急地问道。

    “我对不起桐哥儿,要不是我的执念,他不会这样。我的罪孽这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还上,住在庵里每天给他念念往生咒,也算是让我自己心里好过一点儿吧。”

    “母亲你在家里的佛堂也一样可以给桐哥儿祈福,为什么要到那种地方去。”琦玉劝道。

    “玉儿,”石氏冲琦玉笑了笑,

    “你是个大度的孩子,我以前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给你找不痛快,真是……想岔了。你劝我的那些好话,你对我的好,都没有放在心上,却把外人挑拨离间的话记得清清楚楚,我真是糊涂。”

    “母亲,您快别这样说了,别人有心也是防不胜防。”

    “这也还是我糊涂,翊儿我就交给你了,你要照顾好他,你自己也要养好身体,再给翊儿添个孩子,你们夫妻好好地过吧,我也就没有什么牵挂了。”

    “母亲,你就舍得儿子?”李翊垂下泪来。

    “又不是见不着,离得也不远,你们得了空也可以去看我。”

    “母亲!”琦玉还想劝,却被石氏打断,

    “你们不要说了,就算你们是为我着想吧。我犯了这样的大错,要是还能没事人一样住在这里,那真真是没脸了。住在庵里清清静静的,也免得受人挑唆,给你们找麻烦。”

    李翊和琦玉苦劝良久,石氏仍是执意要到庵中居住,并且说已经征得了齐国公和连氏的同意。李翊知道母亲的性子温和,但是也有非常执拗的一面,这次她既然已经决定了,恐怕凭借自己和琦玉也是无法改变的,就像当年不肯去山东一样。于是想着等母亲在那里住上一年半载,心情平静了之后,再去将母亲接回来。

    李翊和琦玉晚上回到自己院子,心情都十分低落。李翊想着和自己相依为命的母亲要去常伴青灯古佛,晚年生活竟要过得如此凄凉。自己发誓要保护好身边的人,却一个都保护不了,油然而生一种无力的感觉。琦玉看着李翊的样子,心里也不好过,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来安慰他,这个时候什么样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你别难过,等过些时候咱们就将母亲接回来。”琦玉拉着李翊的手说道。

    “嗯,我曾经想保护好自己在意的人,谁知到头来谁也保护不了。”

    “你做得已经很好了,要是没有你,我简直不知道能不能支撑下去。”李翊听了摇摇头,

    “做得好,就不会弄成现在这样。”

    “其实我现在想明白了一点。”

    “什么?”

    “这件事情我也有错,要不是我一直对理家的权利不热衷,又怎么会任人摆布,连个通风报信儿的人都没有。我现在才明白权利有时候也会是一种保护伞,我们可能都想岔了。要不是有权利,琦娇又怎么能害死我们的桐哥儿。而且即使我们有了下一个孩子,她还会是一样想办法除掉,我们却连抵挡的力量都没有。”琦玉慢慢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

    “你明白的。”琦玉盯着李翊的眼睛,从迷惑到清明,她知道李翊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说得对!一味的防御并没有用,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