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三十章 分说
    在李翊灼灼的目光下,连氏的底气有些不足,但是她想到这桐哥儿得病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便又挺起腰杆说道:

    “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小孩子得病,谁又能说得准?”

    “可是桐哥儿得的是天花,没接触过病人又怎么会得上?我听说桐哥儿在生病前进过宫。”李翊盯着连氏。连氏听到这里有些心虚,毕竟是她撺掇着石氏进宫的,可她怎么会甘心承担责任。

    “桐哥儿进宫可是你母亲同意的,还是她主张要去的,这怎么会怪到我头上?”

    “这么说大伯母也是觉得进宫有问题?”李翊继续追问,连氏听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李翊的话套住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想着进宫?”一旁的齐国公问道。

    “这……”连氏害怕齐国公知道她进宫求贵太妃帮着李端追封的事情,因此根本就没有向齐国公说明。

    李翊看着连氏的面有难色,他是何等聪明的人,当然对连氏的想法一清二楚,

    “大伯母也是为了大哥,可是为什么又让母亲带着桐哥儿?我不相信以大伯母和我岳母的关系,不知道玉儿与贵妃不和?”李翊的语气带着质问,更带着愤怒。

    “你真糊涂!”齐国公恨恨地看着连氏道,怎么自己的这个夫人连一点儿眼力都没有,怎么会看不出来皇上并不喜欢宫中和外戚关系走得近。

    “我也是为了端儿……”

    “可是大伯母为了大哥,却搭上了桐哥儿的命!”李翊打断连氏的话,他出门一趟,儿子死了,妻子小产,一腔的悲愤无处发泄。

    “可是你也不能这样武断,桐哥儿是在宫里染上的!”连氏的性子也是个不让人的,听了李翊带着指责的话,便硬是不承认。李翊冷笑一声,

    “这是不是。我不相信婶娘不清楚。”说完,他也不再理连氏,而是走到桐哥儿的排位前上了香,转身离开了桐哥儿的灵堂。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李翊先去了母亲的院子,石氏正在吃药,听见外面报说“世子爷回来了。”,顿时眼泪就滚了出来。

    “母亲!”李翊看见母亲也是一脸憔悴,肚子中一番埋怨的话也只能咽了下去。

    “翊儿。桐哥儿他……他……”石氏呜咽着说不下去。

    “母亲节哀吧。”

    “我们真是家门不幸,怎么总赶上这样的事情,先是你大哥,又是桐哥儿。”石氏哭哭啼啼地说道。

    “母亲也别伤心了,躺下休息吧。”李翊看见母亲只是伤心,精神也还好,料着没什么大碍便放了心。

    “翊儿,母亲说一句话你别不爱听,这些事情都是你媳妇儿进门之后才出来的,她是个命硬的。自小克死了娘……”石氏拉着李翊的手说道。

    “母亲!”李翊愤怒地打断石氏的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样不近人情、牵强附会的话能从母亲嘴里说出来,对于一下子失去两个孩子的琦玉来说是何等残酷。

    当李翊从丫鬟哪里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别大概明白了。母亲和大伯母进宫都各有私心,大伯母是为了大哥的事情,母亲则是为了自己,尤其发现贵妃和琦玉关系不睦,更是得其所好。如果说进宫的事情,是由连氏牵头的,那么后来的逢迎怎么也和母亲脱不了干系,说难听一点。桐哥儿的死是母亲一手造成的也不过分。

    他本来不想去指责母亲,母亲尚在病中,不忍过分让她难受,但是母亲对于琦玉的指责。让他再也忍不住了。

    “母亲,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玉儿为了桐哥儿的事情已经小产了,你怎么还能这样说她?”

    “什么?小产,怎么会,我不知道呀!”石氏一下子也惊呆了。她没有想到琦玉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怀孕。

    “太医说,月份尚浅,连玉儿也不知道。”

    “唉,你还说我说的不对。”石氏这时候已经有了一种执念,认定是琦玉的命硬导致了家门不幸。李翊看见母亲的样子,有点无可奈何,但他还是决定要将事情的真相告知母亲。

    “母亲你知道玉儿和贵妃娘娘不和,为什么还要带桐哥儿去宫里?”

    “我这不也是想给桐哥儿多找条路?何况贵妃娘娘是皇上的宠妃,闹得不愉快又有什么好处?”

    “母亲,有些关系是不可能修补的,再说了桐哥儿有需要您给他找什么出路?好好的世子当着,难道不好?”

    “再怎么说宫里有人好办事,我看你都是被你媳妇儿灌了**汤了,居然想着和贵妃作对!”

    “母亲,不是要和贵妃作对,是贵妃娘娘想找我们的麻烦。您可知道当年岳母是怎么样对待玉儿的?”

    “我都听贵妃说了,你媳妇儿将她们家老夫人也迷得团团转,什么好的都想着她,别人都靠边站。”李翊听了母亲的话,无奈地摇了摇头。

    母亲这一辈子虽然不幸,但是却很平静。出身不高,但是自小在外祖家也是备受宠爱。后来嫁了父亲,两人感情和睦,父亲更是处处维护母亲,祖母也是个开明的人,很少插手母亲房里的事情。

    尽管父亲不幸早逝,连氏也有些刁难,但是比起琦玉幼年所受的一切,就算不了什么了。没想到母亲的思想竟然是这样单纯,仅仅因为琦娇的几句话就信以为真,伤害自己媳妇儿。

    “贵妃的母亲为了害琦玉,设计让人坏了玉儿的名节?”

    “什么,有这回事?”石氏惊问道。

    “你怎么会知道?”

    “玉儿刚好被儿子的一个朋友搭救。”

    “这恐怕也不能尽信吧。”石氏仍然是不置可否。

    “母亲,那王氏更是为了让玉儿不孕,向她下药。这件事情却是儿子亲见,没有半分虚假。”李翊便将两人婚前的相识的事情向石氏讲述了一边,石氏听完也是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决定,竟然是中了别人的圈套,更是害了自己的孙子。

    “母亲,您说这样的关系如何调和,幸好圣上并不希望宫中和外戚走得过近,这才使得我们可以远离贵妃,却没想到我们自己倒撞上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