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变故(一)
    李翊原本计划十几天就回来,谁知道临时又有些事情,便不得不耽搁下来,归期不定。琦玉接到李翊回程不定的消息,心中更加烦乱。这段时间以来,石氏果然如同上次讲得一样,早上不让琦玉去请安,就是琦玉偶然去了,也被门口的丫鬟仆妇用各种借口拦住。

    再加上石氏给琦玉的佛经数量大,要求的时间又紧,琦玉只能将每日闲下来的功夫都用来抄佛经,每天只能见上桐哥儿一两面,但是这份委屈却没有人能诉说,只能将眼泪默默吞在肚中。

    却说琦娇自从上次在宫中见了石氏,当然也感觉出石氏对琦玉的不满,心中暗自高兴,因此时常命人从宫中赐出一些稀罕的玩意儿和吃食给连氏、石氏和桐哥儿。而这一切琦玉虽然有所耳闻,但是苦于石氏并不让自己接近桐哥儿,也不让桐哥儿的身边保留自己的人,所以心里恐惧犹疑也使不上力。

    这一日,琦娇早早派人到国公府传话,邀请连氏、石氏带着桐哥儿到宫中叙话,还说是有事情相商,连氏和石氏自然没有不允的道理。因为石氏借口让琦玉抄经书,也几乎是变相地禁足。再加上因为石氏态度的变化,府中众人对于琦玉的态度也变得不同,有什么事情都避着她院子里的人,因此琦玉对这一切并不知情,直到第二天早上她去看桐哥儿的时候,才知道石氏又带着桐哥儿进宫。

    这个消息就像兜头一盆凉水浇了下来,琦玉顿时觉得浑身冰凉,全身都发起抖来。随她来的丫鬟看见她不对劲儿,赶紧将她搀扶回院子。躺在床上,琦玉眼前都是琦娇那不怀好意的笑以及冰冷、恶毒的眼神。这一天琦玉一直在烦乱中焦急地等待,她暗下决心以后哪怕是拼死都不能再让石氏带着桐哥儿进宫。

    而且更让她意识到的一点是,从前她对于管家理事的事情总是不放在心上,觉得不管更好,可是经过这一次她才认为管家的权利一定要握在自己手上,这样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和孩子。

    直到掌灯时分连氏和石氏才回来。琦玉赶紧去探望桐哥儿,这一次石氏倒是没有阻拦。琦玉看见桐哥儿的精神还好,总算放下心来。她试探着对石氏说道:

    “母亲,以后能不能不要带桐哥儿进宫了?”

    “为什么?”

    “实不相瞒母亲。媳妇儿在家的时候和贵妃娘娘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恐怕会影响到桐哥儿。”

    “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贵妃娘娘很是喜欢桐哥儿,这段日子经常赏赐东西下来,那样不是稀罕玩意儿。今天在宫里也是照顾地很妥当。一应吃的、用的十分精心。”

    “母亲,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要……”

    “这样的话可是大逆不道,既然你与娘娘不睦,又知道娘娘在皇上眼中的地位,更应该亲近亲近,给你丈夫也多些助力,怎么能起这样的心思,实在是蠢不可及,翊儿怎么会找了你这么个糊涂媳妇儿!”石氏生气地打断琦玉的话。

    “你回去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伺候!”

    琦玉只得忍着委屈,向石氏告辞。一离开石氏的院子,她的眼泪就忍不住落了下来,婆婆对于琦娇的信任,更是让她胆颤心惊。以她对琦娇的了解,根本不可能和自己和解,表面上的示好,只不过是为了进行更为残酷的报复,可是婆婆偏偏不相信,有些事情自己也不能说得太开。真是让人左右为难。

    第二天一大早,琦玉不放心还是想要去看看桐哥儿,谁知道刚到院子门口,就看见里面乱成一团。一个个面色紧张,琦玉顿时吓了一跳。拉住一个丫鬟赶忙问道:

    “怎么回事?”

    “**奶,小少爷发高烧了。”

    “啊?!”

    琦玉什么也顾不得,直接快步走向桐哥儿的屋子,还在屋子外面就听见石氏的哭声,琦玉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手几乎不敢碰门。还是秋霜镇定,小声说道:

    “**奶,先进去看看,别胡思乱想。”秋霜的话提醒了琦玉,她们进到屋子,就看见石氏、乳母围在桐哥儿的床边,琦玉冲上前拨开人一看,桐哥儿的脸烧得通红,呼吸急促。

    “母亲,桐哥儿他……”

    “哥儿,哥儿……”石氏哭得说不下去,还是旁边的乳母说道:

    “**奶,哥儿昨天夜里忽然发了高烧,现在也没退。”

    “可请了大夫?”

    “府医看了,开了药,可是吃了烧也不见退,这会儿请太医去了。”

    琦玉也顾不上石氏,坐在儿子的床边,用手试了试桐哥儿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嘴唇上都是干裂,

    “哥儿吃奶了没?”

    “没有,刚给喂了,却吐了。”

    “这可怎么办呀!”石氏这时候也顾不上,拦着琦玉哭道。琦玉虽然很不耐烦她,但还是说道:

    “母亲别急,等大夫来了再说。”

    琦玉又吩咐人用锦帕沾了水给桐哥儿擦拭身体,桐哥儿因为高烧已经有些迷迷糊糊,但是又十分难受,总是睡不踏实。

    好不容易等到太医来了,琦玉和石氏等回避到屏风后面,过了好一阵子,就听见外面的太医说道:

    “小少爷恐怕是出了天花。”

    琦玉和石氏一听都大吃一惊,在那个年代出天花差不多意味着判了死刑,没有多少孩子能逃过去,就算有侥幸活下来的,也是落了一脸的麻子。

    “我苦命的孙子!”石氏这时候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惹得琦玉更是心里烦躁,她示意身边的丫鬟扶着石氏到正房里去歇息。几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石氏扶走。

    “大夫,那您先给开药吧。”琦玉向大夫说道。

    “是,不过这病您也是知道的,微臣也只能尽人事了。”

    “我理会的。”这时的琦玉反而平静下来,她突然又想起来便问道:

    “这病是怎么得上的?”

    “不外乎是和得了天花的人待过,或者是接触了不干净的东西。”琦玉心下明白这一定是琦娇干的好事。因为桐哥儿根本就没有出过府,府里更是没什么小孩子,除了昨天进宫接触到什么,再没有其他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