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暖心(一)
    刚才发生的事情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丝毫没有影响大家的兴趣,至少在表面上是如此。酒席上觥筹交错,谈笑风生,长公主一改往日的目下无尘,对于众人的示好,也是满面笑容的接纳。

    吃过饭后,长公主借着身体疲乏要告辞,连氏等忙要送出来,谁知道长公主说道:

    “你们都不用忙,不用这样劳师动众的,玉儿送送我就行了。”连氏哪里肯,但是又拗不过长公主,只能罢了。琦玉一面吩咐人到前面去通知荣王,长公主要回去了,一面走到长公主身边。

    “玉儿这公府的日子不好过,你一定要多加小心。”长公主关切地对琦玉说道。

    “今儿还要谢谢殿下为玉儿解围。”琦玉说道。

    “你倒不用谢我,我也是受人之托,说起来可能这样做是给你带来麻 烦了,有招惹了别人,你不怨我吧。”

    “长公主说哪里话,您为玉儿解围,玉儿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埋怨您,那可就真不知好歹了。”

    “那就好,不过你也别怕,受了什么委屈,横竖有人替你找回来。”琦玉听到这里也明白了这个人是谁,只觉得心里一阵温暖。

    长公主告辞之后,其它的人略坐了坐就走了。黄氏今天被弄了个大大的没脸,自从进了院子就哭个不停,她的母亲和嫂子劝了半天也没止住。她们也不好久坐,只能吩咐黄氏身边的妈妈小心伺候,就离开了。黄氏的娘一直慨叹自己女儿命苦,被人欺负。她嫂子却不以为然,有这样的结果也是她自己作的,好好地非要压人家一头,没想到人家的后台比她自己硬得多,好好的落得这样的结果,说起来也是自作自受。只是这样的念头也只能憋在肚子里,不能在婆婆面前说出一星半点。

    连氏因为谋划的事情失败。心里也是堵得不行,因此待客人走了以后,收拾善后的工作全都留给了琦玉。琦玉没有办法只能吩咐众人撤了席面,将一应家什清洗整理。等到明日再归到库房去。

    忙完了这一切,饶是年纪轻,琦玉也已经累的是精疲力尽了。等她回到院子的时候,已经是掌灯时分了。留在屋里的春莺听见琦玉的声音,早就迎了出来。琦玉问道:

    “二爷回来没?”

    “还没有。”春莺答道。

    进的房中。春莺已经备好了水,琦玉让鹊儿和碧草先下去休息,只留春莺服侍。春莺帮琦玉擦了脸,又挽起袖子洗了手。琦玉又说道:

    “你帮我把头发拆了,我先歇一会儿,等二爷回来把我叫起来,一起去给太太请安。要是二爷不回来,你也告诉我一声,我自己去。”

    “**奶你都这么累了,今儿要不就告个假别去了。”

    “那怎么能行。礼不能废。我做小辈的,晨昏定省是一定要去的。”春莺点点头,帮着琦玉拆了发髻,换了家常的衣裳,掩上门悄悄出去了。琦玉躺在床上,只觉得全身酸软,一点儿也不想动。她原打算只是躺下歇歇,谁知道竟然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李翊回到房中的时候,只看见春莺在外间坐着绣花,她看见李翊连忙站起来要行礼。却被李翊止住,

    “你们奶奶呢?”

    “**奶在里面歇息,说是等二爷回来一起去给太太请安。”

    李翊听了点点头,让春莺不要声张。等琦玉行了给她说一声今天就不用去石氏那里请安了,自己去就行了。说完他转身出了屋子,向石氏的院子走去。

    石氏今天没有出去应酬,只在自己院子里看着桐哥儿。这会儿见到儿子心里很是高兴,连忙吩咐丫鬟将早就炖好的醒酒汤端上来。

    “怎么没见玉儿?”

    李翊正喝着汤,便放下了碗对母亲说道:

    “玉儿本来要和我一起来。但是今天忙了一天实在是撑不住了,所以我就没叫她来。”

    石氏本来的心情还不错,听了李翊这话,心里就有些不高兴起来。

    “到底娇贵,想当初你祖母在的时候,我们做儿媳妇儿一站就是一整天,哪敢先去休息。”

    李翊知道母亲心里不高兴,但是他实在也不愿意让琦玉太过劳累,本来也是因为自己回到京城,才平白让她受了许多气,添了许多烦恼。

    “她一定要来,是我坚持不让,母亲不会怪我吧。”

    “我有什么可怪的,谁让她命好有一个这么疼她的相公。”

    李翊听了,知道自己说的再多,就更会惹得母亲不高兴。一时之气氛倒有些凝滞起来。

    这时忽然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原来桐哥儿听见了父亲的声音,高兴的不得了,一定要出来,不得已他的乳母只好将他抱出来。桐哥儿的到来化解了屋里尴尬的气氛。桐哥儿一见了父亲就伸手要抱,李逸赶紧接过他。桐哥儿一身红袄红裤,衬着雪白的皮肤,看上去十分可爱。桐哥儿已经快一岁了,嘴里总是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桐哥儿,叫爹爹!”李翊逗着桐哥儿,桐哥儿只是睁着大眼睛看着他,还是咿咿呀呀的。

    “这么小哪里会叫爹爹,看把你急的。”石氏看见儿子的样子不仅好笑。

    “你当时第一次叫娘大概也是一岁多的事情,时间过得真快,好像就是一转眼的事情。”

    “娘。”李翊听到石氏的感慨,心里也有些凄然,母亲这么些年来一个人将自己带大,实在也是不容易。可是为什么母亲和琦玉的关系就不能像开始一样融洽,非要弄得不愉快,不像母亲难过,但是也不想让琦玉伤心,自己夹在中间可实在是难做。

    “母亲,其实玉儿心里也很惦着您的,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咱们好好过日子。”

    “我并没有要怎么样,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现在有了桐哥儿就什么都不管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是母亲不提醒你,你媳妇儿也不是个什么善心的人,听说把跟了自己十几年的贴身丫头留在山东,找官媒发嫁,这样的事情有几个人做得出来。”石氏说完冷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