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零七章 提点
    琦玉得知父亲要见自己,心中狐疑,不知道父亲有什么用意。她也不敢怠慢,收拾了一下,带着小丫头一起去了父亲的书房。

    张厚这一次帮助李翊其实也有自己的考量。虽说现在他的岳父身居高位,又深得皇上的信任;女儿贵为贵妃娘娘,在宫中的风头正盛。按理说现在可以说是张家最为风光的时候,但是不知怎么的他却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种风光和富贵似乎都不能长久。

    而且这么多年当官的经验和直觉告诉他,李翊绝对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因此这一次李翊求到他门上,他没有任何的推脱就决定帮助李翊。李翊取得了齐国公世子的位子对于他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为了避免王氏的阻拦,他选择了隐瞒,悄悄带着李翊去了庆城。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果然没有错,李翊出色的帮着他完成了任务,他自然而然也向皇上报告了李翊的事情,皇上龙颜大悦对李翊赞不绝口,对张厚也是大加赞赏。能够让皇上刮目相看总是比依靠岳父或者是女儿的力量来得更加可靠,何况岳父年事已高,女儿不能生育,只是养在名下一个孩子,而且体弱多病,实在让人不能放心。

    琦玉到了张厚的书房外,早有小厮将她迎了进去。琦玉进去之后向张厚行了礼,张厚语气温和地说道:

    “玉儿,坐吧,我们父女俩儿也有些日子没见了。”

    “是,父亲。”琦玉对父亲的并不是很亲热,早年的事情还是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

    “这一次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

    “女儿不明白父亲指的是?”张厚对琦玉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有些生气。

    “自然是带着翊儿去庆城的事情。”张厚因为对这个女婿比较看重,称呼上也变成了较为亲近的翊儿。

    “噢,女儿知道了。说起来还得多谢父亲,相公才有机会成了世子。”张厚笑着摆了摆手说道:

    “你知道就好,为父问你翊儿在山东的时候是不是还参与了福王府的很多事情?现在还有没有联系?”琦玉不清楚父亲这样问的目的是什么,会不会对李翊有什么损害,便说道:

    “相公在山东的时候,经常到庄子里面去。倒是去王府比较少。至于现在路途遥远,已经很久不联系了。”张厚听了琦玉的话知道她在推诿,便说道:

    “你这个孩子就是心眼太多了。为父又怎么会对翊儿不利,要是不看好他。又怎么会帮他立下功劳,更在皇上面前对他大加推崇。为父问你这个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人一定要给自己多留一条后路,不能一棵树上吊死。我知道福王在山东很得民心,翊儿又跟他走的近。而且难得皇上对福王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猜忌,因此不要断了跟福王的联系,以后说不定都是能用上的。”

    琦玉听了张厚的话,虽然内心觉得实在是有些墙头草的感觉,但是也不得不承认父亲的这些话却有他一定的道理。李翊尽管聪明,但是毕竟进入官场的时间尚短,有些事情的处理可能还需要父亲这样的人提点,因此琦玉站起身来,向父亲福了一福,说道:

    “父亲的话。女儿记住了,一定转告相公。”张厚对琦玉这次的态度比较满意,他捻了下胡须说道:

    “听说昨天你也入宫谢恩了?”

    “是。”

    “见到琦娇和琦芸了?”

    “嗯。”

    “她们怎么样?”琦玉想起这倒是一个机会,向张厚说说琦芸的情况,说不定会有些帮助,因为她认为张厚也一定不想看到自己的一个女儿死在宫中,还是健健康康地为家族出力比较好。于是她跪下给张厚磕了个头。

    “父亲,请救救琦芸!”

    “玉儿,这是怎么了,有话起来说。”张厚被琦玉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赶忙说道。

    “女儿昨天见了三妹妹和四妹妹,三妹妹气色尚可,可是四妹妹就……”琦玉故意停了一下。果然张厚着急地问道:

    “怎么了?琦芸怎么了?”

    “四妹妹从生产之后就失于调养,落下了不小的病根。看着很不好的样子。女儿初见面的时候几乎认不出来了,看上去老了十岁。”

    “什么?那为什么不请医调治?”琦玉看着张厚急火火的样子,不禁好笑,你难道不知道原因吗?

    “女儿想三妹妹忙于照顾小皇子,一时失察也是有的。只是在女儿看来,若是四妹妹在宫里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张家的脸面上也不好看。毕竟是亲姐妹,又是在那样一种情况下进得宫,难免有人说出什么卸磨杀驴的话来。”

    张厚听了琦玉的话,哪里不明白她的意思,心中暗恨琦娇和她母亲一样眼皮子浅,做事上不得台面。相比之下琦玉的确是要比琦娇高明许多,做事情也有气度。当年若是嫁进国公府的是琦娇,进宫的是琦玉,现在自己也不会这样操心。可惜造化弄人,不过也或许琦玉的确是福星,才能过得顺遂。

    “为父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回头会想办法请太医给琦芸调养,也会好好说说琦娇。”

    “既然有父亲帮忙,女儿就放心了。”

    “时辰也不早了,你祖母那里还等着你,为父就不留你了,另外让翊儿得空的时候到我这边来说说话。”琦玉知道这是父亲要提点李翊为官之道的意思,当下答应了退出了张厚的书房。

    琦玉回到老夫人房中的时候,老夫人已经醒了。知道张厚叫了她过去,就问道:

    “你父亲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只是让我传些话,提点了相公几句。”老夫人听了点点头,

    “你父亲做事的样子,我虽然有几分看不上,但是为官之道他可是深谙其理,你女婿初进官场,有些事情多请教些你父亲也是好的。”

    “是,玉儿知道了。”琦玉答应道。

    两个人还没说几句话。就听见柳氏的声音传了进来。

    “这真是一刻也离不得,不过大半天的功夫,就来接了!”

    琦玉听见柳氏这样不加遮掩的说话,不由得有些脸红。老夫人更是打趣道: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经不得念叨。”柳氏进来了看见琦玉正准备收拾要走,就对着琦玉说道:

    “别急别急,二老爷一听自家姑爷来了,二话不说就让请到他书房里去,还让叫上了济哥儿和潇哥儿。估计一会儿还要吃饭喝酒呢。二姑奶奶也就别急了再陪太太吃顿饭,让老太太也高兴高兴。”

    老太太听着李翊来接琦玉就很高兴,欣慰这个孙女婿知道心疼媳妇儿,看来小夫妻俩儿的感情果然是很好。有听说张厚让一班孙子也去,明显是看中这个女婿的样子,自然是乐见。

    琦玉听了柳氏的话,便有坐下,和老夫人、柳氏说些家常话。就在这时听见外面有丫鬟说道:

    “拜见二姑爷。”琦玉站起身来,果然看见张潇同着李翊进了屋子。两人相视一笑,琦玉引着李翊来拜见老夫人。

    “拜见祖母、大伯母!”李翊长揖行礼。老夫人和柳氏连忙让他起来,不必多礼。

    “听说你岳父叫了你去,怎么又过来了?”老夫人问道。

    “孙婿想着许久未见祖母还是要先拜见一下,才不枉祖母对我们夫妻的疼爱。”老夫人听得越发高兴,柳氏却想起自己的女婿,眼高手低,哪像李翊这般长袖善舞。

    “潇哥儿,你可好好跟着姐夫学学这待人处事之道。”老夫人嘱咐张潇。张潇对这个姐夫本就有好感,交往过几次之后,更是钦佩。他虽然没有功名。但是学问见识均不是一般的腐儒所能比的,当即满口答应。

    “祖母过奖了,二弟为人诚恳,厚道。亦是难能可贵。”

    李翊想着张厚还在等着自己,坐不多时,就和张潇一起离开了老夫人的院子,去了前院。谁知道两人刚出院门没多久,就见一个少爷模样的孩子拿着一根棍子和另一个小厮模样的孩子对打。那小厮模样的孩子有些不敢出手,频频挨打。李翊有些看不下去,就听见张潇说道:

    “宝哥儿,怎么又在这里胡闹,还不会房去温书,小心一会儿父亲考你。”原来这少爷模样的正是王氏的儿子小名宝哥儿,最喜欢舞枪弄棒,不喜欢读书。

    “大哥,你就让我再玩一会儿,今儿父亲要见二姐夫,哪有时间考我。”

    张潇就像李翊说得为人温和,自己这个弟弟被母亲宠得有些过分,不大听他的话。李翊见状走上前说道:

    “你喜欢练武?”

    “正是。你是什么人?”宝哥儿只在小时候见过李翊,所以不大认得。

    “你不要管我是什么人,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喜欢练武。”宝哥儿不知道为什么倒有些害怕眼前的这个人,也许是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他有些畏惧。

    “那你可知道这练武的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除暴安良,保家卫国。”宝哥儿答得理直气壮。

    “好,那你可知道跟你对垒的这个人因为不敢跟你对打,所以挨了你许多棍子?这岂不是与你的愿望背道而驰?”

    “这……”宝哥儿答不上来,有些犹疑地望着李翊。

    “练武初开始的时候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因此为了避免误伤是不能跟人对打的,而且我看你好像也没学过什么招式吧。”

    “是,父亲不让我练武,只让我读书。”宝哥儿说得有些垂头丧气。

    “你父亲的话也没有错,不读书的话,连做人的道理都不懂,又有哪个师傅肯教你。”

    “街上耍功夫的很多都不识字。”

    “那难道你不想做个大将军,只想当个卖艺的把式?”李翊故意逗他。

    “我不想,我想当个大将军。”

    “那个大将军不识字,不识字的大将军看不懂兵书,那怎么能打胜仗?”

    李翊这几句话说得宝哥儿无言以对,突然就拿出小孩子耍赖的本领说道:

    “你说的这般好听,你可懂功夫?”在他看来李翊长得斯文,一点儿也不像他心中的武夫。

    “算不上精通,略懂一些。”说着李翊拿过宝哥儿手中的棍子,摆了一个姿势,然后将轻轻跃起,演了几个招式,却把宝哥儿的眼睛都吸引住了。

    “你肯不肯教我功夫?”宝哥儿的眼中满是钦慕。

    “三弟,这是二姐夫。别胡闹了,父亲还在等着呢。”张潇在一旁说道。宝哥儿这才知道眼前这位就是父亲常挂在嘴边的学识渊博的二姐夫,连忙行了礼。宝哥儿一向不愿意到张厚的书房去,可是为了能跟李翊多问一些练武的事情,居然跟着李翊和张潇一起去了张厚的书房。张厚开始也是有些诧异,但是看着宝哥儿对李翊的钦慕之意,便想着这样或许对宝哥儿也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果然后来在李翊的建议之下,张厚给宝哥儿请了教武艺的师傅,宝哥儿听了李翊的话,对读书也上心了许多,最后还真的当上了大将军,这是后话不提。

    张厚命人摆上酒席,翁婿几个边吃边聊倒是一派其乐融融。

    至晚间,李翊和琦玉告别张家诸人坐上马车回家。李翊借口喝了酒骑马多有不便,便也跟着琦玉上了马车。

    “听说今天宝哥儿一直缠着你?你没烦吧。”

    “那怎么会,有人崇拜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瞧你美得,我两个兄弟都成了你的拥趸了。”琦玉佯装生气。

    “这不正好说明你相公我优秀嘛。”李翊故作得意地说道。

    “不害臊。”琦玉的话音还没有落,就被李翊圈在了怀中,紧接着就有什么湿润柔软的东西贴上了她的嘴唇。过了好一会儿,李翊才放开她,琦玉靠在李翊的怀中问道:

    “今天不是说很忙吗,怎么会有功夫来接我?”

    “不是向我道贺的,就是想请我喝酒的,都是些没意思的事情,还不如来接我家娘子。”李翊对着琦玉这些甜言蜜语就像不要钱似的说来就来,琦玉也自听得高兴,就这样两人说着话回到了国公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