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零六章 访亲
    这天一早,琦玉就收拾了一些礼物,带着鹊儿坐上马车回娘家。老夫人头天得知琦玉要回来的消息,高兴不已。一大早起来就命人去做琦玉爱吃的点心,又让人在大门口等着迎接琦玉。

    柳氏感念当日琦玉对琦莹的帮助,自然没有什么怨言,一切顺着老夫人的意思。王氏却不是这样,对于琦玉更多的是嫉妒和仇恨。要不是她自己的女儿怎么会误服那种药,以至于还得抚养一个不是自己骨肉的孩子。

    看着老夫人心神不宁的样子,柳氏说道:

    “母亲,您别着急,玉姐儿过来还得一阵子。您想想她用了饭,辞别了长辈,还得打发了桐哥儿才能过来不是?”

    “我知道,就是好长时间没见这丫头了,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母亲,我看您是多虑了,满京城里都传着姑爷对玉儿情深意重成亲几年连个房里人都没有,玉姐儿怎么会过得不好。算起来我这几个女儿里面,玉姐儿也算是嫁的最好的了。”王氏一边儿说着风凉话。

    老夫人心道琦娇和琦芸两个的婚事可不是你一手操办的,这回嫌弃不好,真是自作自受。

    “好了,好了。母亲要不先歇歇,玉姐儿来了我叫您。”柳氏见着老夫人面色不好,赶忙打圆场。

    “不用了,泓哥儿呢?”泓哥儿是梁姨娘的孩子,一直养在老夫人这里,张厚对这个孩子比较上心,亲自督促他的功课,也算是对梁姨娘的一种怀念,毕竟那是他曾经最喜欢的女人。

    “这会儿一定是在老爷那里,老爷对泓哥儿科比当时对潇哥儿上心了不知多少。”王氏颇有些酸溜溜的。

    “这也难免,老来子是宠一些。”柳氏说道。

    这时有人来报,二姑奶奶回来了。老夫人高兴地站起来,不住口儿地说道:

    “还不快请进来!”

    琦玉在一众仆妇的簇拥下,进了老夫人的正德堂。老夫人一见琦玉就忍不住老泪纵横。将琦玉紧紧搂在怀里。琦玉也很难过,但是为了避免老夫人伤心过度,还是忍住悲伤,笑着说道:

    “祖母。玉儿这不是回来了,您就别伤心了。”

    “是呀母亲,玉姐儿回来是好事儿,您这样孩子心里也不好过呀。”柳氏也在一边劝慰着,老夫人这才收了泪。琦玉重新拜见了老太太、母亲和大伯母。又和张济以及张潇的媳妇一一见过。其中张潇的媳妇儿杨纹和琦玉比较熟,大家在山东的时候就在一处。杨纹的性子活络,又是当年的闺中密友,便拉着琦玉的手说道:

    “二姐姐一点儿样都没变,还和那个时候一样。你这一回来,咱们又可以在一处了。”琦玉笑着点点头,她也很喜欢这个活泼开朗的弟媳妇儿。

    “纹儿,你现在也是有身子的人,怎么这么不小心,还不坐下来歇着。还跟个孩子一样。”王氏不喜欢看见自己的儿媳妇和琦玉走的太近,出言阻止道。杨纹这才松开琦玉,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老夫人将琦玉叫道自己身旁坐下,细细打量。发现琦玉面色红润,气色不错,一看就是月子里养得好,没有落下什么病根,这才放下心来。柳氏看见琦玉身上穿得石榴红的绫缎袄,下面是玉色折枝花的襦裙,头上戴的是一只赤金镶红宝的点翠步摇。耳朵上是豆子大小的两粒红宝石的耳塞,手上只是一对儿晶莹剔透的白玉镯子。看上去简单却无一不是珍品,而且全是京城里最时新的花样。不由想起自己的琦莹在一个偏僻的小县城里,哪会有这样的风光。但是转念一想琦莹最近的来信中。语气颇为轻松,相公也听她的话,看来过的也是不错。自己派去的人回来也是这样说,姑奶奶比在京城的时候,看上去整个人都好多了。

    张济的妻子冯氏早就听说过自家的这位二姑奶奶,但是并不熟悉。但是还觉得她嫁给国公府的二少爷。名声上好听,其实内里也不怎么样,更何况还听说国公府的二少是一个浪荡的公子。谁知道才过了这些年,她竟然已经成了世子夫人,更让京城贵妇们羡慕的还有,哪位昔日的浪荡子竟然对妻子情深意重,成亲两年没有孩子,还是连个通房都不肯纳,这一切让那个女人不羡慕。谁知道这位姑奶奶运气好的不得了,不仅生了儿子,还封了一品夫人,而且看她的样貌还是犹如少女一般。

    冯氏正胡思乱想着,却听见琦玉命人将所带的礼物拿进来。给老夫人的是一副龙头拐杖,一串一百单八颗的翡翠佛珠并两匹上好的绫缎。东西不多却是精致异常,这样的翡翠佛珠就是放在宫里也很拿得出手,由此可见琦玉的家底丰厚,冯氏不由暗暗赞叹。

    给柳氏和王氏的一样,一人十颗上好的南珠并一匹绫缎。给冯氏和杨氏的是一人一只南珠的凤钗并一匹绫缎。大家道谢寒暄已毕,丫鬟们上来了茶水点心。

    “玉儿这一去就是一年,可把祖母想坏了。”柳氏说道。

    “玉儿也很想祖母。”琦玉回答道,老夫人笑着摸了摸琦玉的头发。

    “大伯母,大姐姐过得还好?听说大姐夫外放了。”琦玉 关心地问柳氏。

    “她现在过得不错,说是又怀上了,我这不才派人过去照料她。”

    “那就好,大姐姐也算是熬出来了。”

    “可不是,说起来当初也亏你开解她,否则她还不知道过得怎么样呢,莹儿打心眼里感激你。上次说二姑爷陷落敌营的时候,把她急的什么似的,幸好最后是一场误会。”

    “是呀,说起来那时候我也急死了,还挺着大肚子。好不容易都过来了。”琦玉想起那个时候听见李翊生死不知的时候,也是心有余悸。

    在座的诸人之中只有王氏听见这件事情,心中恼火。她没有想到张厚居然瞒着她擅作主张,将李翊带到庆城。在回京之后更是向皇上美言称赞李翊,助他取了世子之位。

    王氏本想着这一次李家遭了皇上的恨,一下子败落了,也算是替自己出了这一口恶气。谁知道经过这一次,李翊竟然得到了皇上的垂青。自己去质问张厚的时候,张厚竟然说是莫欺少年穷,李翊一看就不是池中之物。何必这时候落井下石,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要用上他。王氏不敢向张厚发火,只能一肚子火憋着,郁闷之极。这时柳氏提起这回事情,她自然心里不自在。不由说着风凉话:

    “要说咱们玉姐儿也是好命,谁能想到竟然碰上那样的好事,一下子成了世子夫人。我还记得当时玉姐儿说是不愿意进高门,现在看着不也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你们说是不是有些口不对心呀。”王氏这话是笑着说的,乍听起来像是玩笑话,但是琦玉却从她的眼睛里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笑意,满是怨恨和不甘。琦玉也笑着说道:

    “母亲,说起来这事情还是多亏了您,要不是当初您慧眼识珠。选中了那样好的一户人家给我,我又怎么会有今天?”

    琦玉这话也是讽刺王氏偷鸡不着蚀把米,当时为了要害自己硬是要将自己嫁进国公府,谁想到却成就了自己的一段良缘。王氏当着老夫人的面不好说什么,只是冷哼了一声,板着脸不再言语。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冯氏进来说宴席已经准备好了,请大家过去用饭。琦玉这才搀着老夫人慢慢向饭厅走去。大家坐定之后,外面有人说道:

    “三少爷和四少爷来了。”三少爷宝哥儿现在跟着家里请的先生读书,可是他不像哥哥张潇。对于学业并不上心,反而是喜好舞枪弄棒,一直为张厚不喜,很让王氏头疼。

    四少爷就是梁姨娘的儿子泓哥儿。年纪虽小却已经开蒙,因为聪敏好学,深得张厚的疼爱。

    “宝哥儿和泓哥儿都长了这么大了。”琦玉说道,一面命人将给他们的礼物呈上,不过是笔墨砚台之类。琦玉姐妹几个关系不是很好,但是跟这几个兄弟的关系到都还不错。宝哥儿和泓哥儿都向琦玉道了谢。行了礼。

    宝哥儿因为年纪大了,自己分了院子,因此请安之后就出去了。泓哥儿还小,又跟着老夫人,便也坐下来一起用饭。

    一家人倒是也其乐融融地吃完了饭,各自散去。琦玉自陪着老太太回房中歇息。丫鬟们重新换过茶水,就退下了,房中只留下琦玉和老夫人。

    “看你过得好,祖母就放心了。”老夫人看着琦玉欣慰地说道。

    “祖母,您放心我过得很好,相公也待我很好。”

    “我能看出来,也算是你苦尽甘来吧。”

    “祖母,其实玉儿今天来还是有一件事情想请教?”

    “是什么?”老夫人关心地问道。

    “就是国公夫人说相公封了世子,家里面要宴客,还把这件事情交给了我,可是我却不知从何下手。”

    “她这是要故意刁难你?”老夫人问道,琦玉点点头。

    “这也能想来,她总是觉得相公这个世子不应该当,是我们抢去了大哥的位置。其实我们在山东过得很好,根本就不想回来。”琦玉幽幽地说道。 老夫人看她的眼光变得深邃,

    “祖母还以为你是苦尽甘来,谁知道还有一出等着你。”琦玉苦笑道:

    “是么事情都没有顺遂的,我这已经是很好啦。”

    “说起来这宴客的事情的确是繁琐。你也还算是问对了人,要是问你大伯母,恐怕还不妥当。因为一般勋贵和官宦家的规矩还有不同,关系也还要复杂些。”

    “那祖母就教教玉儿。”

    “你出嫁的早,这些事情都没来得及学,不过现在也不晚。”老夫人倒是胸有成竹。

    “这首先要做得就是拟定宴客的名单,打算邀请谁。最好有一个有分量的人,既能提高你这个宴会的地位,又防止有些人不怀好意的生事。这样的人,你可能想出来?”琦玉想了想说道:

    “这一时间还想不出,我记下了,回去慢慢想。”

    “嗯,客人确定好了之后,当然就要定日子,写帖子,通知大家来的时间。”琦玉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再下来就是重头的拟菜单,这个可以和厨房的管事问问注意不要弄了客人忌口的东西,尤其是重要的客人。”老夫人喝了口茶,又继续说道:

    “到了摆宴之前,还要考虑位子的事情,将那些有宿仇的,不对付的尽量把位子排开。”

    “真是复杂。”

    “这还没完呢。下来就是看你管家的能力了,怎么样把手下的人调配好,分好工,不要到时候慌乱起来,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管迎客的要记住客人的样貌,名字,管引路的要熟知位子的安排,那都是一点儿错不得的。还有给客人准备更衣的地方,小憩的地方,更是要将自己的下人管住,不要乱跑,坠了府里的名声。”

    “祖母真是救了我,要不是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琦玉撒娇道。老夫人宠溺地拍了拍她,

    “就是嘴甜,哄的我高兴。”

    祖孙俩儿又说了会闲话,琦玉服侍老夫人睡了,便叫来鹊儿吩咐道:

    “你在这府里人头熟,想办法见上白姨娘一面,告诉她琦芸过得很好,不用挂心,把这个荷包给白姨娘。”鹊儿听了,面上有些难色,

    “二奶奶,可是白姨娘总是跟在太太身边,奴婢恐怕找她的话会引起什么误会,不利于二奶奶。”琦玉沉吟片刻,说道:

    “你可认识太太身边的同福?”

    “奴婢认识,想办法把话递给她,让她传给白姨娘也行。”

    “这位同福姐姐可靠吗?”

    “嗯,她也算是欠过我的人情,应该会帮这个忙。”鹊儿点点头,悄悄出了老夫人的院门。府中众人都认识鹊儿,想着她一贯喜欢乱跑,因此也没有特别注意。

    琦玉回到房中准备稍事歇息一会儿,却听见有人来报二老爷传姑娘去书房一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