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零三章 姐妹(二)
    琦玉只有在琦娇问话的时候才回答一二,绝不多一句嘴,免得招来什么麻烦。因此琦娇有心想挑起一些事情,下一下这个姐姐的面子,却因为琦玉的不接招而落空。琦娇的打算落空,心里不免有些烦躁,这说出来的话也就带上了几分。

    “姐姐倒真是好命,一下子就成了世子夫人。可惜大姐姐堂堂尚书之女,现在却只能跟着去当个小小的县官夫人。我倒忘了,姐姐差一点就嫁到了楚家,真是阴差阳错,不过幸好是错了,否则姐姐哪有飞上枝头的一天。”琦娇明晃晃地讽刺琦玉当时被楚家拒绝一事,嘲笑她是麻雀。可是琦玉那会将这些冷言冷语放在眼中,便说道:

    “世子品阶虽高不过是承祖上的余荫,县官虽小却是一方百姓的父母官,责任着实重大。何况大姐姐和大姐夫情投意合,也自是佳话一段。”

    琦玉这话堵得琦娇气闷,但是有找不出可以反驳的话。琦娇眼珠子一转便说道:

    “那倒是妹妹气量小了,听说姐姐才产下麟儿,什么时候带进宫来,也让我瞧瞧。以后我们小皇子长大了,也有个玩伴。”琦娇说完意味深长地盯了一眼,让琦玉的身上突然发起冷来。这个眼神让她想起了王氏,冷冰冰充满了怨毒。桐哥儿是她的命根子,要是琦娇在桐哥儿身上做些什么,那可就真得要了她的命了。

    “桐哥儿年纪还小,等大些了,自然会带来拜见娘娘。”琦娇也在宫中呆了几年,察言观色的本领也涨了不少,琦玉那一瞬间表情的变化,她自然看在眼里。或许她的计划可以稍微改变一下,才能真真正正报复琦玉。

    就在这个时候,有宫女来报,芸贵人求见贵妃娘娘。琦娇皱了皱眉头,琦芸一向就呆在自己的屋子里。这会儿跑出来做什么。她心里虽不想叫琦芸和琦玉相见,但是说起来琦芸和琦玉也是姐妹,若是在宫里传扬出去自己不让两人相见,恐怕对自己的名声也不甚好。于是就笑着说道:

    “见了姐姐,就忘了妹妹,四妹进宫的事情,想必姐姐也已经知道了吧。”

    其实琦娇却是多想了,琦玉沉浸在琦娇刚才的话中。恨不得早些回家去看着桐哥儿,什么芸贵人什么的,根本没听在耳朵里。但是琦娇后来的话,才让琦玉反应过来,芸贵人应该就是琦芸。可是即便如此,琦芸出现在大殿上的时候,琦玉还是没有认出来,直到琦芸走到她身边唤了声姐姐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就是琦芸。没想到才短短三年多的时间,琦芸的外貌居然有了如此大的变化。

    她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苍白憔悴的夫人和当初那个温婉柔美的那琦芸联系在一起。琦芸生产之后身体亏虚。又因为失于调养,因此面色蜡黄,人瘦的都有些脱形。琦玉虽然一直对琦芸也不是很有好感,但是看到琦芸这个样子,心中还是不免唏嘘起来。

    琦玉站起身来握着琦芸的手,瘦骨嶙嶙,几乎没有一丝肉。琦芸看见琦玉心中委屈但是因为琦娇在上面又不好表现出什么来。只能强装欢颜说道:

    “听说大姐姐来了,芸儿心中欢喜,咱们姐妹可是有好些年没见了。”琦玉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劲儿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木然地点了点头。

    “今天也算难得,好不容易咱们聚在一处,可以好好说说话。”琦娇笑着说道。琦玉看着笑意盈盈的琦娇,心中一阵厌恶。一个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妹妹。大家在一起长大,就算不是姐妹情深,但是也不至于对琦芸如此糟践。骗入宫中不说,还迫使琦芸怀孕生子,然后又抢走别人的儿子。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获取荣华富贵。竟然如此不择手段。

    琦玉心中不满,也不想说话,何况本来和这个妹妹也没什么好说的,有心想要问琦芸两句,但是琦娇坐在这里又不方便,因此气氛一时间僵住了。就在这个时候,有宫女急急忙忙走进来禀报道:

    “启禀贵妃娘娘,小皇子啼哭不已,身上起了红疹子。”

    “什么?”琦娇顿时站了起来。

    对于这个孩子,琦娇的感情很是复杂。从内心来讲,她并不喜欢这个孩子,甚至是有些厌恶。但是事实上这个孩子对她而言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砝码。他是皇上唯一的骨血,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无人能比,太子之位稳稳就是他的。俗话说母凭子贵,自己母仪天下的梦想也就只能依靠他实现。

    唯一遗憾的就是这个孩子的身体极其孱弱,经常生病。这一次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病了。琦娇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再去对付琦玉,反正以后机会有的是,便着人将琦玉送出去,自己转身往后殿而去。琦芸虽然也挂心这个孩子,但是琦娇一向不允许自己靠近这个孩子,何况自己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琦玉看见琦娇离开,可算是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就听见琦芸说道:

    “姐姐请留步。”琦玉停住脚步,看着琦芸。琦芸脸上露出一个略含歉意的微笑说道:

    “姐姐,你我今日一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妹妹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姐姐能不能答应?”琦玉一笑,

    “妹妹怎么如此见外,只要姐姐能办到的,妹妹尽管说。”琦芸走上前,挽住琦玉的手臂,

    “姐姐边走边说,我顺便送送姐姐。”

    “嗯。”

    姐妹两人一起离开正殿,琦娇派得宫女在后面跟着,琦芸知道琦娇必定是派人来听自己说些什么,便扯些无关紧要的话说,到了快要分开的时候,琦芸才说道:

    “姐姐,我姨娘没有资格进宫里来,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娘了。”说着小声啜泣起来,琦玉不解何意,只能出言安慰。

    “妹妹也别伤心,以后找个机会,让母亲带着白姨娘来看看妹妹,也不是什么难事。”琦娇听了苦笑道:

    “姐姐,我不过是说说,我娘那样的身份怎么能进宫来。我刚才说得不情之请,就是想请姐姐帮我给我娘亲带个信儿,说我在宫里过得很好,让她不要牵挂。”

    琦玉听得一阵心酸,琦芸过成这个样子,心里去还是放不下白姨娘,怕她伤心,便说道:

    “妹妹放心,这话我一定帮你带到。”

    “那就多谢姐姐了,还有一样东西也请姐姐帮我带给姨娘,权作个想念吧。”说完,琦娇在袖子里找了半天,然后为难地对后面的宫女说道:

    “我刚才忘了带上香囊,能不能劳烦姐姐去帮我取一下?”

    那个宫女是琦娇的人,琦芸平时那里使唤得动,只是今天因为有外人在,琦芸毕竟是贵人的身份,她也不敢违拗,又想着顺便看看,琦芸要送出宫的是什么,便答应了。

    看着她走远了之后,琦芸避开一边的小宫女,对琦玉道:

    “姐姐,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姐姐大人有大量,还请姐姐原宥,那时候我实在是糊涂,也不知道太太会干出那样的事情。”

    琦玉对于以前的事情,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忘怀,但是现在自己过得不错,琦芸又成了这幅样子,就是有再大的怨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何况她也不是一个记仇的人。

    “妹妹,过去的事情就算了,不用放在心上。”

    “那还请姐姐救我一救,我实在是过不下去了。”琦玉知道琦芸特意挽留自己等着说得就是这句话。

    “可是这里是宫里,我哪里帮得上什么忙。”

    “二姐姐,三姐姐恐怕是不想我活下去。”

    “都是姐妹,哪有这样的事情。”琦玉不敢完全地相信琦芸,万一是一个什么圈套,自己不是就完了。

    “姐姐是聪明人,应该不会看不出来,我这个样子还能怎么骗姐姐。”说完,叹了一口气。

    “说到底姐姐不相信我,也是我自讨苦吃。当初做下的事情,实在是不能推卸,可是也是我姨娘和我糊涂,觉得什么事情都听太太的一定不会有错。谁知道到头来,太太还是不肯放过我。”听了琦芸的话,琦玉也觉得她不像是装得,便

    “妹妹也别这样,姐姐不是记着以往的事情,只是现在你的情况,姐姐还真不知道如何帮起。”

    “姐姐真的不恨我了。”琦芸高兴的说道。

    “我们毕竟是姐妹,我怎么会恨你。”

    “那就好,我真是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琦芸开始还高兴着,一会儿情绪又低落下来。

    “姐姐也没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不过觉得你应该现将身体养好,才能考虑别得。”

    “是,可是现在贵妃娘娘是不会让我养好身体的。”

    “这……”琦玉听到琦芸的话,知道她的样子一定是久病不治才拖成这样,心下了然琦娇对琦芸的态度。于是压低声音说道:

    “皇后娘娘宅心仁厚,最是喜欢行善积德的。”

    琦娇听了琦玉的话,眼前一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