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百零一章 觐见
    琦玉和李翊坐在马车李翊发现琦玉的脸色有些不好,关心地问道:

    “怎么了,不舒服?”琦玉摇摇头,

    “不是,我是觉得奇怪,你虽说立了不小的功劳,可是跟皇上给你的封赏比起来,倒也不算什么了。好好的,皇上为什么会封我个什么一品夫人。”

    “这其中应该是有什么缘故,只是我们在这里猜测终究于事无补,等我面见皇上之后,便知端倪。”

    “但愿吧。”李翊将琦玉揽在怀中,轻轻抚着她的后背,让她的情绪平复下来。

    琦玉心中的疑窦没过多长时间就得到了解释。进了宫门之后,高公公请琦玉和李翊下车。李翊本来要和琦玉一起走,却听高公公说道:

    “还请世子夫人留步,世子去拜见皇上,世子夫人却要去拜见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 李翊和琦玉对视一眼,脸上都有些诧异的表情。

    李翊听了这话有些担心起来,他心里清楚琦玉和自己的这个贵妃妹妹关系并不怎么好,这一见面会不会做出什么对琦玉不利的事情。琦玉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这个名号一定跟琦娇脱不了干系,只是不知道琦娇琦娇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可不相信琦娇有那样的好心,要给自己这个姐姐争取些什么。

    看着李翊担心的眼神,琦玉便安慰道:

    “放心,我会小心行事的。”

    “高公公,稍待片刻。我有几句话想嘱咐一下内子,她第一次觐见恐怕不懂规矩,触犯了娘娘们。”

    “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都是好脾气的,世子爷就放心吧。”高公公也看出了李翊的担心,出言安慰道。李翊装作不好意思的笑笑,和琦玉向前走了两步说话。

    “玉儿,见了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只需按照规矩行事即可,不用紧张。”李翊这几句话说得声音比较大。晚了又压低声音快速说道:

    “少说话。不要吃那里的东西。”琦玉听得面色一变,但是随即答道:

    “我知道了。”

    “世子爷真是伉俪情深,不过时辰不早了,皇上还等着呢。”高公公催促道。

    李翊和琦玉这才各自分开。李翊随着高公公去见皇上。琦玉跟着另一个姓刘的中年太监往后宫方向而去。

    皇上是在平常起居的颐年殿见的李翊,这里虽然不像大殿那么隆重,但是却代表皇帝并没有将李翊当作外人看,更显示了皇上对李翊的恩宠。想到此处,李翊才稍微放下些心。只要自己这边稳住皇上,想来贵妃那边也不会怎么样。

    李翊稳住自己的情绪,站在殿外等着皇上的宣召。没过多久,就有一个小太监出来说道:

    “宣齐国公世子觐见。”李翊整整衣裳,深吸一口气,缓步走进了大殿。进了大殿之后,李翊跪下行礼。只听见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

    “爱卿平身。”

    “谢皇上。”

    “抬起头来。”李翊在京城也算是小有名气,皇上也听说过他,这回儿见了,倒是想好好看看传闻中貌比潘安的齐国公府二公子是个什么样子。

    “臣不敢。”李翊仍旧低头说道。

    “朕恕你无罪。”李翊这次才抬起头。眼睛仍然微微下垂,看着前边的地面。

    皇上去看李翊,身穿一件深蓝色的长袍,腰上束一条玉腰带,头上插着一支白玉簪,衬得整个人英姿挺拔,再看五官更是犹如雕刻一般,俊美无匹。皇上不由赞叹果然是貌比潘安,说道:

    “爱卿果然是一表人才,更难得智勇双全。朕甚喜之。”

    “皇上过奖,微臣不敢当。”李翊拱手谦辞。

    “你的事情我已经听你岳父说了。这一次多亏你深入虎穴,震慑了那帮蛮夷,和谈的时候他们才不敢漫天要价。总算是没有丢了我们天朝的面子。实在是大功一件。”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何况李家世代深受皇恩,无以为报,李翊不过是尽臣子的本分罢了。”李翊这一番话,皇上听起来十分顺耳。他拈着胡须说道:

    “好,好!朕果然没有看错你,以后尽心为朝廷办事,朕不会亏待你的。”

    “谢皇上。李翊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李翊跪下说道。

    “不必如此见外,平身吧。说起来朕与你也算是亲戚,朕也是前几天才听贵妃提起你夫人和贵妃是嫡亲的姐妹。你们也是,这样近的关系倒没见和贵妃走动走动。”

    “贵妃娘娘金尊玉贵,微臣与内子不敢高攀,更何况内外有别。”李翊这几句话一边表明自己夫妻不是那攀龙附凤的人,另一方面告诉皇上,不想犯了皇帝的忌讳,外戚和内宫走得太近。皇上看见李翊说话进退得当,很有分寸,尽管心里满意他的做法,但是嘴上却说道:

    “这话就见外了,姊妹之间应该多走动,贵妃一个人在宫里也盼着能有个亲人来说个话。以后你夫人也可以常常进宫来和贵妃说说闲话。”皇上说道,李翊心想这姊妹两个恐怕都没有什么叙旧的想法吧,可是话还要顺着皇上的意思说。

    “微臣会让内子与贵妃娘娘多走动的。”

    “嗯。你与福王的关系不错?”皇上突然话锋一转,李翊脑子飞快地转,不知道皇上忽然提起福王是有什么用意,一向多疑的皇上是不是对福王又有什么想法。他略一思索便说道:

    “是,微臣与福王殿下有相同的嗜好,因此常在一处。”李翊这话一下子将皇上的兴趣勾了起来。

    “是什么?”

    “微臣与福王殿下都好那杯中之物。”

    “六弟有这嗜好我是知道,为了一尝西域美酒,不惜恳求先皇请大夏的高僧到中原来。原来爱卿也精于此道?”

    “微臣不敢厚颜称精通,只是略知一二。”

    “那朕今天可就要考考你了。”

    李翊知道这是皇上对他和福王交好的原因不放心,要试一试自己是否说了实话。但是酒之一道,他还是比较有自信。皇上跟身边的高公公说了几句,那高公公就跟着出去了。

    “说起来这一次出兵西域,朕这几个弟弟当中,也就是福王还念着些兄弟之情吧。”李翊知道皇上是指上次要各个藩王凑些军饷的事情,只有福王凑了一些,其它几个藩王都借口灾荒,象征性的捐了一些。便说道:

    “福王殿下知道皇上的意思倒是不敢怠慢,可是当时山东境内适逢灾荒,急切之间哪能凑出来军饷,便向城中富户筹措,其中也是颇有不易,直到现在王爷还欠着别人的银子,说是喝酒都不能开怀。”

    “原来如此,六弟却是以诚待我。”皇上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情,对于福王的唯命是从,心中颇有几分得意。

    两人正说着,高公公进来了,后面的小太监双手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琉璃瓶,还有两个琉璃杯。高公公接过来,呈放到皇上的案前,皇上示意他倒一杯给李翊。高公公小心打开琉璃瓶,顿时一股浓郁的酒香弥漫在这大殿中。

    “这是番邦的使臣进贡的,你尝一尝,可能说出这酒的来历。”

    皇上对福王也是半信半疑,尽管这个六弟从来没有成为他登基路上的绊脚石,更是一直与自己交好,对自己的命令更是顺从。但是“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他怀疑福王会不会是韬光养晦,但是也没有什么证据,何况福王远避山东之后,更是难以掌握他的动向。刚好这一次见了李翊,这样一个人有勇有谋,怎么会一直放浪不羁,隐身于林泉之中,或许从他身上能看清楚福王真正的用意。于是他就借着这个机会试一试李翊说得好杯中之物,真假如何,是一时脱词还是真的寄情于山水之中。还有就是想试一试李翊对待自己的诚心如何,敢不敢喝这杯酒。

    李翊是绝顶聪明的人,自然能够体察皇上的试探之意,他的表现直接会影响到皇上对福王以及对自己的态度,于是他欣然接过这杯酒。

    李翊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琉璃杯,杯中的酒是琥珀色的,香气芬芳。他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在口中回味片刻,觉得味道香醇,然后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拱手向皇上说道:

    “陛下所赐之酒果然非比寻常。”皇上见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喝下去,便信了他几分。脸上带了几分笑意于是问道:

    “爱卿可能说出此酒来历。”

    “那微臣就斗胆说一说。此酒入口有葡萄的果香,似乎是葡萄酒,但是细品之下又比葡萄酒多了几分陈酿的醇厚,所以微臣猜测这是将葡萄酒重新进行蒸制,然后窖藏而来。”

    “果然是同好,当时刚得到此酒的时候,众人皆呼醇美,却没有人能说其来历,后来的番邦使臣,朕才能释疑。没想到今日爱卿一尝之下就能说出其制法,实在令朕惊叹。”

    “陛下过奖了。”

    “不必谦逊,爱卿的确有过人之处。”

    这里皇上和李翊相见甚欢,却不知琦玉那里姐妹相见是一幅什么样的景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