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梦碎
    第一百九十八章 梦碎

    琦玉和李翊之间打开心结之后,两人的关系愈见亲密,石氏虽然心中有些不满,奈何儿子执意如此,她也无计可施,只能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桐哥儿的身上。琦玉虽然舍不得儿子离开自己,但是她也能体谅婆婆这时候的心态,等到桐哥儿成亲之后,自己可能也会想婆婆一样觉得媳妇儿将儿子夺走了,于是琦玉也就答应石氏将桐哥儿接到自己院中。

    齐国公来信说是张厚等回京之后,皇上对他们的表现很是满意,张厚更是将李翊的功劳大大夸奖了一番,皇上也龙颜甚悦,自己不日就将向皇上上书请封世子,希望李翊赶紧回京。

    李翊虽然舍不得山东这边平静安乐的生活,但是也没有办法,何况也取得了琦玉的谅解,于是也就积极准备回京的事情。

    琦玉将桐哥儿交给石氏照料之后,也就帮着李翊筹划回京的事情,这首要的事情就是府里众人的处置。府里用的人一部分是从京里带来的,自然要跟回去,其它的都是在济南这边买的。琦玉将众人召集在一起,问了有愿意离开的就发还卖身契,给些遣散的银子。结果有不少人愿意跟着上京去,女孩子们即使回去也是又被卖一次,还不一定能碰上这样好的主家。小厮们也愿意到京城里去开开眼界,况且进了国公府说不定还有什么好机会。因此上辞去的只有一些粗使的婆子和杂役。

    只有秋燕让琦玉不知道该如何处置,直接将她打发了琦玉不忍心,她还念着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因为身为主人身边的大丫鬟,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打发了,也算是一种屈辱。可是既然她存了那种心思,就不可能放任不管,否则也容易乱了院子里别人的心。思前想后琦玉还是决定给秋燕一个机会,要是她能清醒过来,也算是她的造化吧。

    秋燕听说琦玉叫自己,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琦玉会对自己说什么,又想着会不会是夫人的意思已经透给二奶奶了,她期期艾艾地走到上房,叫了声“二奶奶”。只听里面的琦玉说道:

    “秋燕,进来吧。”

    秋燕现在已经很少进琦玉的屋子了,这一进来还有几分不适应,她低着头走到琦玉的面前,跪下来行礼。琦玉并没有像平常那样叫秋燕起来。而是遣退了其它丫鬟,静静地看着秋燕。

    乌油油的头发挽了起来,只用了一根银簪子别着。里面是水粉色的里衣,外面是墨绿色掐牙的坎肩,显得皮肤更白净。说起来秋燕的容貌在这几个丫鬟里的确是出挑的,可惜这心思就偏了些。

    “起来吧。”琦玉放下手中的茶碗说道。秋燕跪的时间有些长,起来的时候有些趔趄。她看见琦玉穿了一身蜜色的袄子,下面是粉紫的裙子,头上简单挽了个发髻,插着一支金色的凤钗。凤口里垂下的红宝石微微摆动,更显得熠熠生辉。耳坠上镶的东珠,个头到不是很大,可是光晕柔和,即使外行看了也知道是极品。秋燕看着自己的打扮,不禁有些自惭形秽起来,只能安慰自己比琦玉年轻些,并不需要这样富丽的首饰打扮。

    “抬起头说话,我们之间还用如此么?”琦玉的声音再度响起,秋燕缓缓抬头。这一看之下,本来就脆弱的内心似乎又被打击了一下。生了孩子之后,琦玉变得有些丰腴,本就白净的脸色更显得晶莹。唇上虽然没有涂胭脂,却粉嫩如花瓣。秋燕那可怜的自信心已经一点儿都没有了,是呀她凭什么跟琦玉争呢?

    “秋燕,你跟在我身边已经有些年头了,我也一直将你和秋霜看做我自己的姐妹,想当初大家是一起共过患难的。那时候我就想以后一定让你们也能有个好归宿。现在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考虑考虑自个儿的事情了。不知你是个什么意思?”

    “二奶奶,奴婢只想留在二奶奶身边,一辈子伺候您。”

    “这可不是孩子气的话?你还能一辈子不出嫁不成?”

    “奴婢不想嫁人,就想留在奶奶身边,伺候奶奶和,二爷。”秋燕犹豫了一下还是将“二爷”两个字说了出来。琦玉听了心中暗叹,但是嘴上却说道:

    “一直留在我身边也不是不可以,二爷身边的张宝儿,人我一向瞧这不错,你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他从父亲那里撇开大好的前程跟着我,也算是对你有心。不知你心里怎么想?” 秋燕听了琦玉的前半句话,还以为琦玉答应了,激动地心蹦蹦直跳,但是听到后来才觉得整个身子如同坠到了冰窟里。她含着眼泪说道

    “回二奶奶,奴婢不愿意嫁给张宝儿。”

    “张宝有什么不好,现在跟着二爷,很的二爷的器重,等回了京,二爷自然会给他谋条出路,有个一官半职的也不是不可能,你也就算是脱了奴籍,成了官太太,可有什么不好?”

    “奴婢就是不愿意。”秋燕听了琦玉的话,知道张宝是个极好的选择,可是她现在心里都装的是李翊,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但是此时又没有办法直接说出自己的心思,只能说自己不愿意。

    “这可奇了,你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也说出来让我听听。”琦玉忍着心头的怒火,她已经给了秋燕许诺,可是奈何秋燕根本就不稀罕。秋燕见琦玉问自己,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夫人说是让奴婢伺候……伺候二爷。”秋燕的声音越来越低,到后面几不可闻,但是听在琦玉的耳中却像是霹雳一般,她没有想到一直视若姐妹的秋燕竟然这样明晃晃地要分享自己的丈夫。看着秋燕涨红的脸,琦玉说道:

    “那你的意思呢?”

    “奴婢谨听二奶奶的吩咐。”秋燕不解琦玉的意思,小心的回道。

    “那我要是说不行呢?”琦玉追问道。

    “二奶奶,奴婢没有别的意思,也不会有别的心思,只是想好好侍奉您和二爷。”

    “是吗,原来你是这样想的,那就是说你绝对不会对我有二心?”

    “奴婢一心为二奶奶,绝不敢有什么私心。”琦玉看着秋燕说得信誓旦旦,便微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只要你愿意听我的吩咐,我也不会让你失望。”琦玉说着喊了秋霜进来。

    “去倒杯水。”秋霜看了一眼旁边站得秋燕,微微摇了摇头,按照琦玉说得去倒了一杯水放在琦玉身旁的小几上。琦玉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包,将它打开里面赫然是一些象茶叶一样的东西,秋霜和秋燕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就是当年王氏在琦玉的茶叶中放得那种东西。琦玉将纸包里的东西倒进了那杯水里,然后示意秋霜将它拿给秋燕。

    “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喝了它,我就如你所愿。”琦玉的语气十分平静,她静静地看着秋燕。秋燕颤抖着手,从秋霜的手中接过那个杯子,缓缓放到嘴边,但是却没有喝下去,这喝下去的后果,她无比清楚,那意味着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了。小小的杯子拿在她手里似乎有千斤重,终于秋燕还是没有勇气喝下去。她满心期望这时有人能来解救她,顺便揭露琦玉的险恶用心。

    可巧的是,奇迹还就发生了,随着大门吱呀一声,李翊的身影出现在了房中。秋燕顿时觉得象有了保护伞一样,全部的委屈都爆发出来,泪流满面地跪在李翊的腿旁边,嘴里说着:

    “求二爷给奴婢做主,奴婢对二爷、二奶奶绝对是一片赤诚,别无二心,求二奶奶饶了奴婢。”李翊听了秋燕的话皱了皱眉,

    “这是怎么了?”

    “二爷,二奶奶逼奴婢喝绝子药。”秋燕哭得泣不成声。李翊却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冲冠一怒,反而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就算你们奶奶那样做也自有她的道理,这后宅的事情,是她说了算的。”说完又向琦玉道:

    “快些处置完,一起到母亲那里商量些事情。”琦玉答应了,对着秋燕说道:

    “怎么说,喝是不喝?”

    “奴婢不喝,求二奶奶开恩。”

    “好,这可是你说的,须怪不得我。实话告诉你,这根本不是什么绝子药,只不过是些寻常的粗茶,拿来试试你。你口口声声说是对我一心一意,却还是怀有私心,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将来好承袭一份家业,打得算盘可是好呀。”

    秋燕被琦玉说穿了心思,一下子瘫倒到地上。琦玉看了她一眼说道:

    “我跟你主仆一场,也不想你落得没个结果。现下有两条路给你选,一条是在这里找个官媒,给你说门亲事,我自会给你些陪送;另一条就是回京之后,我将你送回张府交给你娘,自行婚配。”说完这些话,琦玉又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递给秋燕,秋燕看时,却发现是一张官府的证明。

    “我已经消了你的奴籍,以后你我缘分已尽。你先下去想想,把你的打算告诉给秋霜,自会替你张罗。”琦玉话中的意思,也就是不想再看见秋燕了,秋燕到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的美梦终究是破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