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决心
    福王妃的一席话,让琦玉本来觉得委屈的心,一下子舒展了很多。她因为交付出自己的真心,就对李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是却很少想过,同样交出真心的李翊,对自己难道没有什么期望。在产房当中,他那句留大不留小,还不能让自己放开心结吗。这时候,当时自己在产房中第一眼看到李翊的时候,他眼中的焦急、担心,无一不昭显着他的心情。

    可是自己在夫妻之间碰到问题的时候,却是如何处理呢?消极的对待,一味的逃避,想到这里琦玉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可能无意之间铸成了一个大错。

    福王妃看见琦玉深思不语,知道自己的话只能点一点她,最后问题的解决还得靠她自己想通。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福王妃说着就要起身,琦玉这才赶紧命人上来服侍。琦玉送走了福王妃,实在没有心绪起前面招呼客人,但是又不能让石氏一个人,于是只好强打起精神,应付一拨一拨的客人。石氏倒是借机躲个懒,回到自己院子里去休息。

    李翊也是心中有事,操心着早些回来同琦玉好好谈谈,不能再让两人这样继续下去。他本想着早些给石氏请了安,就回自己院子,却没想到石氏却说道:

    “真是儿大不由娘,在母亲这里坐一会儿就呆不住了?”

    “哪里,儿子只是觉得母亲忙了一天,很该休息了,不愿意扰了母亲。”

    “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不知何事,母亲尽管吩咐。”李翊连忙说道。

    “你觉得你房里的秋燕怎么样?”石氏轻描淡写地说道,李翊的心中却是一惊,不知母亲为何突然说起秋燕。

    “这个,儿子向来不关心这些个丫头,也没有很深的印象。”李翊搪塞道。

    “母亲倒觉得这个丫头不错,模样俊俏。就是及不上你媳妇儿,也差不了多少。重要的是性格极好,整日里笑眯眯的,看着可亲。”

    “母亲的意思?”李翊已经差不多能确认石氏的意思了。但是还是问了一句。

    “我觉得你们成亲也有几年了,你这房中并无一个妻妾,说出去也不好听。何况将来进了京,当了世子,哪能连个房中人都没有。会让亲戚朋友笑话的。我想着这秋燕是你媳妇儿带来的,自然能拿捏住,断不会委屈了你媳妇儿。你的意思怎么样?”

    “母亲是想让我将秋燕收了房?”李翊反问道,石氏见儿子没有一口回绝,愈是觉得有戏。

    “母亲觉得这孩子不错,想让你将她抬了姨娘。”

    “姨娘?”

    “是呀,母亲也知道这有些不合规矩,但是这样她才会更尽心竭力地服侍你呀。”

    “原来母亲是这样的一个打算。”李翊心中有些生气,自己的母亲怎么就这样不了解自己。

    “再说了,房里多添个人。也能多几个子嗣,又能不让你媳妇儿操心,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石氏自顾自说得高兴,完全没有注意到儿子越来越冷的脸色。

    “母亲!”李翊实在有些忍不住,忍不住声音大了起来。石氏一下子停住了,吃惊地看着儿子。

    “你这是怎么了?”

    “母亲,我记得很清楚上次我已经向您表明过我的意思了,我无意纳什么姨娘,任何时候都不会,我不能对不起玉儿。更不会让她收一星半点儿的委屈。”李翊的话掷地有声,令石氏大为光火。

    “她给你灌了什么**汤,竟令你这般糊涂。”

    “母亲,不纳姨娘怎么就是糊涂了。况且玉儿已经生了桐哥儿。子嗣不再是问题,更没有理由重提此事。”

    “可是母亲是怕你被她迷昏了头,你对她这般,她却那般没有足厌,有哪家的媳妇儿还会对这样的相公给脸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整日过得是什么日子。房里有了其它人。媳妇儿她也会收敛一些,母亲这可是一心为你好呀!”石氏也有些激动。

    “母亲,从来后宅的灾祸有多少都是因为妻妾相争,嫡庶之争引起的,当年祖母就是深知其理,才没有干涉过您和父亲的事情。你怎么连这个道理也想不通呢?更何况玉儿不是个不讲理的人,这一次我的确是有不对的地方,也难怪她生气。”

    “你现在简直是是非不分,连母亲都编排上了。”李翊的这一席话更是火上浇油,让石氏气不可遏。李翊看见母亲气得煞白的脸,连忙跪下:

    “儿子不孝,惹母亲生气,要怎么责罚,随母亲心意,只是这纳姨娘一事儿子断不能应。”

    “你……”石氏手指着儿子,不知道该怎么说,摇了摇头。石氏知道儿子现在不比当初,已经是当爹的人了,早已不是那个围绕在自己膝下的小孩子。他不愿意的事情,自己又怎么勉强得了,一种心灰意懒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

    李翊看着母亲的样子,也不好受。在他的心里,一直觉得母亲是天底下最通情达理,最心地仁善的人,可是现在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三番四次要往自己的房里塞人,琦玉对待母亲如何,他也看在眼里,母亲又为什么会这样针对琦玉,想当初刚成亲的时候,母亲和琦玉也相处的不错,真是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你出去吧,你实在不愿意就算了,是我多事了。”

    “母亲!”

    “不用说什么了,出去吧!让我静一静。”李翊知道母亲正在气头上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便只好站起身来,后退着走到门口转身出了屋子。

    石氏其实本不是个多么爱管事情的人,性子也很温和,要不是这样这么多年来跟嚣张的连氏也不会相安无事。琦玉刚进门的时候,她也很喜欢这个媳妇儿,聪明又漂亮,重要的是对李翊和自己都很好。虽然没有实际管过家,但是却将李翊的院子理得很不错,自己还庆幸儿子有福,找了这样一个十全十美的媳妇儿。

    谁能想到现在正是这样一个完美的媳妇儿却让她产生了危机感,觉得儿子似乎都要被她从身边夺走了。正是这样一种思想的支配下,才让石氏总是想方设法想要找个人将儿子对媳妇儿的感情分一些,谁知道每一次都是闹的不欢而散,反而让自己和儿子的关系陷入了低谷。难道是自己做错了吗?

    李翊出了石氏的院子,却意外的发现琦玉站在外面,一看见他出来,倒是扭身走了,但是李翊分明看见琦玉眼中的担心和关切。本来因为和母亲发生争执而低落的情绪顿时高涨起来,但是现在周围都是丫鬟,李翊也不好跟琦玉说什么或者有什么亲密的动作,只能压抑自己满腔的疑问,跟在琦玉后面回了屋子。

    原来琦玉在房中等着李翊回来,向他道个歉,但是却久候李翊不至,派人一打听原来在石氏的院子里。琦玉也不以为意,命人整治了一桌精致的酒菜,等着李翊回来。可是又过了一会儿,丫鬟却来报说石氏房中传来了争吵的声音。琦玉听了有些坐不住,就往石氏的院子里来。谁知道到了院子外面隐约听见李翊提及自己的名字,琦玉便觉得自己不方便进去。不知道这母子俩怎么会为了自己发生争吵。

    但是既然一心打算和李翊和好,琦玉不放心李翊,于是就站在门外等着,万一有什么事情,也能帮衬一二。谁知道李翊却突然从院子里出来了,琦玉一时间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这么久两个人的疏离让她觉得有些不自在,于是转身就走。

    李翊和琦玉回到院子,秋霜看见两人一起进了内室,心中暗暗高兴二奶奶终于想通了,两个人应该很快就和好了。为了避免其它人打扰了二爷和二奶奶,她就将正房里的丫鬟都打发出去,轻轻地掩上门。

    琦玉回来坐在坐在桌子边的凳子上,一声不吭,看上去很平静。其实她现在的心里就像有小鹿在跳,本来已经做好了道歉的打算,谁知道现在见了人,却那般难以张口。尤其是李翊进了屋子之后,也没有说话,反而是坐在了她的对面,眼睛一下不眨地看着她,似乎在等着她说什么。琦玉只觉得自己被他看的脸越来越红,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李翊看着琦玉开始还强装镇定,于是就想逗逗她,一直也不开口,只是看着她。就看见琦玉的脸越来越红,那种镇定的样子都快要保持不住了,把他看得心里直乐,但是面上却一丝不显。

    终于琦玉实在撑不下去了,腾地站起来走到李翊身边,看着李翊说道:

    “我认输了,这次的事情,都怪我不好,我给你陪个礼。”说完还敛衽为礼,可是出乎琦玉意料的是,李翊竟然并没有说话,而是站起来背转身子。琦玉不解其意,还以为这次李翊气得狠了,不想原谅自己,便又低声说道:

    “是我太任性了,没有体谅你。”说完话,琦玉看见李翊还是没有转过身,于是下了决心走上前几步,伸出双手从背后抱住李翊,将头贴在李翊的背上说道:

    “真得不打算原谅我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