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满月
    石氏这边先探了秋燕的心思,然后还得去问问李翊。石氏看儿子天天很晚回来,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和琦玉和好,便想着过去儿子对琦玉那样言听计从,百般小心应该都是新鲜劲儿,男人嘛那个不贪恋美色。时间一长这股劲儿一过,任是天香国色也就看得淡了。想到这里石氏便兴冲冲地等着李翊回来,一举把这件事情办了。

    李翊这一次之所以迟迟没有什么行动,一方面他要准备进京,必须把福王这边的事情交代清楚,实在是分身乏术。另一方面他对于琦玉也的确有几分不解,实在没弄明白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即使想道歉都无从道起。他的心里空着急,却实在无从下手。

    由于实在抓不着李翊的人,石氏的打算一直未能实施。但是桐哥儿满月的日子却到了,石氏只得把自己的一腔心事放下,尽心打点宝贝孙子的满月宴。

    李翊尽管在福王府里只挂着闲职,但是无人不知李翊是福王的心腹之人。再加上有些消息灵通的知道李翊回京之后重归齐国公府,那就是未来的齐国公世子,大家谁不想跟他多拉些关系。奈何平常也找不着什么机会跟这位新贵亲近亲近,所以这桐哥儿的满月宴,竟然宾客云集,这小小的李府根本容纳不下,因此李翊只好命人在城中的酒楼开了几席,将府中的地方留给女眷。

    琦玉的身体底子不错,产子的时候虽说艰难,但是这一个月各种名贵的药材、食物流水价儿的进了肚子,早已经恢复了,人倒比之前还略有几分丰盈。虽然和李翊之间有了些隔阂,但是因为桐哥儿的存在,所以也顾不上伤春悲秋,自怨自艾。

    满月宴这一天,琦玉早上换了新制的衣服,略施脂粉。看上去较之以前更有了几分韵致,李翊看在眼里,想着琦玉最近对自己不冷不热的,可得赶紧把这件事情解决了。不然自己还不知道的受多长时间煎熬。但是这回儿还得赶着到酒楼去招呼客人,也无暇多说,只吩咐秋霜让二奶奶别累着了,略见见客人就行了。

    李翊走了之后,鹊儿在给琦玉梳头。秋霜使了个眼色给鹊儿,鹊儿会意停了下来走出去。琦玉正诧异着,秋霜说道:

    “好久都没有给二奶奶梳头了,今儿让我试试,看看有没有落下这手艺。”琦玉听了知道秋霜有话说,便笑道:

    “就你弄鬼,有什么话就直说,还眼巴巴地将人支走。”秋霜一边给琦玉挽着头发一边说道:

    “二奶奶,您别嫌奴婢越矩,今儿早起来,你没见二爷看你的眼神儿。偏你连个好脸色都不给人家。”

    “怎么说,你看着心疼了?”琦玉打趣秋霜道。秋霜一下子啊涨红了脸,

    “二奶奶,人家一心为了你,你怎么能这样说?”琦玉看见秋霜的样子不想玩笑,赶紧说道:

    “是我的不是,没顾忌你的一番好心,给你陪个不是吧。”

    “奴婢那里敢让二奶奶赔不是,奴婢只是想提醒二奶奶,有些事情后悔是没有用的。”琦玉听了秋霜话中有话。正色道:

    “怎么,有什么事情?”

    “奴婢说句大逆不道的话,二爷对二奶奶实在是没话说,让我们这些下人看着都觉得了不起。二奶奶这样对二爷。二爷不仅没有怨言,还处处关心,你这样迟早会寒了人的心,更何况旁边还有人虎视眈眈。”

    “谁?秋燕?”琦玉何等聪明,一下子就想到了。秋霜低头不语,只是将一只凤钗默默插到琦玉的发髻中。

    “你听到了什么?”琦玉沉声问道。

    “奴婢只是听说夫人将秋燕叫到她屋子里去过。但是说了什么。就不知道了。奴婢只是担心,万一夫人要给……”

    “要给二爷房里放人?”琦玉接口道,秋霜没有吭声。

    “那我倒要看看二爷怎么做?毕竟勉强得来的东西都没有滋味。”琦玉的声音平静地象没有一丝涟漪的湖水。秋霜不可置信地看着琦玉,而琦玉却说道:

    “好了吗,该去准备准备招待客人了。”

    秋霜实在揣测不透琦玉这样的变化是怎么回事,上次自己说了秋燕的事情,琦玉是那这样着急,想着解决的办法,这次却如此冷静,难道石氏塞个人进来,二奶奶就这样不闻不问了?她实在想不透。

    来的女眷很多,其中大部分的人琦玉都不认识,但是只能陪着笑脸,同着石氏一起招呼。可是琦玉毕竟也是刚出了月子,身子还有些虚,这样站了半日,就觉得有些不得劲儿,可是一旁的石氏也没有任何表示,琦玉自然不敢告退。就在快开席的时候,有人来报福王妃驾到。在场的众人都是大吃一惊,谁不知道福王妃已经身怀六甲,眼见着也就到了临盆的时候,却没想到会来参加桐哥儿的满月宴,不由一个个赞叹这李翊夫妻的面子是真大。

    福王妃身边的人一直劝着不让她出来,可是福王妃执意如此,大家也阻拦不住,只能多派些人跟着,往李府来。

    福王妃身子沉重却不愿意和这些官眷们多呆,便说道:

    “今儿我就失礼一下,让李夫人陪着我到后面坐坐,改日再跟诸位相叙吧。”福王妃都发了话,那个敢不听从,就是石氏想将琦玉留在这里帮着招呼客人,也只能同意让琦玉陪着福王妃到后面休息。

    琦玉将福王妃请到自己的院子。今天琦玉怕府里人多,吩咐乳母细心照看桐哥儿,不要出了院子,千万别出了什么岔子。琦玉将福王妃让进内室,吩咐丫鬟在软榻上铺了厚厚的坐褥,才让福王妃坐下,自己在另一边陪着。福王妃没什么胃口,便让琦玉不要忙着摆什么席面,自己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

    算起来两个人倒是有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自然存了好些的话说。琦玉本来打算将桐哥儿抱过来,谁知福王妃听说桐哥儿睡了,便不让人去打扰。于是琦玉吩咐人上了红枣茶和几样精细的点心,就陪着福王妃说起了闲话。

    福王妃向琦玉打听生孩子时候要注意的事情,琦玉也算死个过来人,便将自己的经验说给福王妃听。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良儿过来告诉琦玉小少爷醒了,琦玉连忙命人抱过来。

    小孩子一个月就已经长得很快了,福王妃将桐哥儿抱在怀里,只看见他那双乌溜溜的眼睛正看着自己,小脸儿红扑扑的,嘴巴里还不是发出各种声音,看上去可爱极了。

    “这孩子果然俊俏,我看长大以后还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姑娘呢。”

    “小孩子能看出个什么?”琦玉口中谦虚着,心里却也表示同意。

    “长得像他父亲,还是像你?我倒有些看不出来了。”

    琦玉听见福王妃提到李翊,想起刚才秋霜说得话,心里有些不得劲儿,脸上也有些流露出来。福王妃看见了,心中奇怪那不成琦玉和李翊也闹了什么矛盾?福王妃一心将琦玉当成妹妹,关心地问道:

    “怎么了,我瞧着你怎么有些不对劲儿?”

    “没什么。”琦玉掩饰道。

    “你这是不把我当姐姐了?”福王妃故意板起脸。琦玉叹了口气说道:

    “怎么会,我一直把您当成亲姐姐,只是这事情我说出来,恐怕连你也会觉得我这个人不识好歹。”

    “到底是什么事?”福王妃追问道。

    琦玉不愿意当着这么多人说,就令人将桐哥儿抱下去,摒退了众丫鬟,福王妃也遣退了自己带来的人。于是这时琦玉才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给了福王妃。她本以为福王妃会象自己想象的那样笑话自己,谁知道福王妃却说道:

    “妹妹,姐姐知道你的心思,这也是姐姐曾经向往过得,可惜……”听着福王妃有些落寞的口气,琦玉想到这位姐姐当了王妃,尊贵无比。但是丈夫对她却只有面子情,心却放在别人身上,更不用说府里那些个侧妃、侍妾。如果福王妃也憧憬过那些东西,她所面临的现实岂不是更令人唏嘘。好歹李翊待自己倒确是一心一意,即使自己不给他好脸色,他也没有什么怨言。

    “妹妹,我知道你是恼他不告诉你事情,做决定的时候不考虑你,把家族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是不是?”福王妃说道,琦玉听了点点头。

    “其实我倒觉得这件事情你也有错,你又何尝设身处地地为他想过。虽然远赴庆城是为了保住家族的爵位,可是他身为李家子孙在那种时候若不竭尽全力,那么在外人眼里,他又该是什么样子?你又让他如何自出?”福王妃这几句话让琦玉一下子呆住了。

    “再有他不告诉你也是因为他胸有成竹,不想让你白白担心。你说要是你一早知道他去了庆城,是不是早就担心地吃不下睡不着了?归根结底他还是最在乎你。夫妻之间,贵乎诚字是没错,但是夫妻之道相互体谅,才是长久之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