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九十三章 隔阂
    李翊回这天去了福王府,福王派去打探消息的人还没有回来,却突然听见人禀报李翊求见,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命人快快请进来。福王和李翊交往多年早已经把对方当做亲兄弟一般,当福王得知李翊被大秦抓了的消息,心急如焚,马上派人到庆城去打探消息,期望能够营救李翊。现在听见李翊回来的消息,自然欣喜万分。不多时李翊进了福王的书房,福王马上问道:

    “你这家伙又搞什么名堂,刚听说你被大秦抓了,怎么又回来了?”

    “此事说来话长,你还是让我过过酒瘾,慢慢说吧。”李翊卖了个关子,把福王急的连声吩咐下人置办酒席,要和李翊来个一醉方休。酒过三巡之后,福王问李翊:

    “庆城那边怎么样?你怎么突然要到庆城去?”李翊饮了杯中的酒说道:

    “此时还要从我大哥战败说起?”

    “哦?”福王充满疑问地看着李翊。

    “我大哥战败,失了皇上的颜面。伯父害怕皇上一怒之下,夺了李家的爵位,便让我想办法立得大功,取悦皇上,保住爵位,还说是要立我为世子。”

    “你在乎世子之位?”福王大惑不解。

    “那自然不是,你知道我志不在此。可是身为李家的子孙,我的确也不能袖手旁观,就是父亲的在天之灵知道了也会要我这么做。”

    “可是一旦进了那个圈子,也就不能再逍遥自在了。”

    “是,所以觉得有些愧对我家娘子。这一次若不是及时赶回来,差点酿成大祸。”福王见李翊闭口不说,知道应该就是内宅之事,也不方便多问,就岔开话题,

    “来,我敬你一杯,恭喜你喜得麟儿。”说着福王举起酒杯。李翊听见说起儿子,也很高兴,随即举杯一饮而尽。

    “这个儿子得的实在不易,可是苦了我家娘子。说起来。也多亏王妃举荐的产婆,王爷替我向王妃致意吧,回头备重礼相谢。”

    “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客气?”福王摆手说道。

    “不过说起来你家娘子到真有几分胆色,令我也是好生佩服。”

    “嗯?”李翊满脸的诧异。福王这才知道李翊对上次庄子里的事情并不知情,于是就将上一次琦玉如何一个人摆平庄子里佃农的事情说了一遍。本以为李翊听完也会大加赞赏。谁知道却发现李翊的脸色并不好看。福王不禁问道:

    “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妥?”李翊心中对琦玉的做法非常不满,竟然敢挺了大肚子去庄子上,这玩意有个什么差池,叫他怎么能安心。可是他却不愿意在福王面前说这些,于是说道:

    “不是,我是想起这次到庆城,才发现这个大秦并不简单。”福王的兴趣一下子被勾起来。

    “此话怎讲?”

    “这大秦的皇帝短短一年多时间,收服那边几个部落,能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假以时日。他们必将成为我朝的心腹大患。”

    “那你被俘是怎么回事?但是知道这个消息,可把我吓了一跳,开始还想瞒着令堂和你家娘子,谁知道竟被她们知道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乔装混进庆城之后,才发现这个英吉楚才并不像以前的那些粗人一进了城就烧杀抢掠,而是将那里管的井井有条。街市上竟然都照常的做生意,还有几分繁荣的景象,汉人和大秦人混居一起,竟然也相安无事。”

    “其实对于老百姓来说。谁统治都可以,只要让他们活得好就行了。”福王听了李翊的话,若有所思地插嘴道。

    “不错,话虽这样说。但是我的本意是想趁着城中混乱,挑起事端,让大秦吃一场败仗,这样再谈判我们才有底气说话,否则还不是任他们狮子大开口。英吉楚才这次忙着攻打庆城也只是想跟天朝谈判,为他们争取几年休养生息的时间。”

    “后来呢。”

    “我看着城中一派平静也没有办法。便想着能混进他们的大营。搞点什么动作也能挫一挫敌人的锋芒,谁知那里布防甚紧,根本没什么机会混进去,只好返回信城,直到岳父他们到了,我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能立大功。等到谈判一开始的时候,大秦果然狮子开口,不仅要真金白银,还要各种工匠,答应把庆城归还,但是却要我们保证大秦人可以随时到城中和汉人进行贸易。”

    “这人的心的确不小。”福王感叹道。

    “不错,这样的条件要是答应了,皇上会龙颜大怒不说,连岳父也难逃干系。也是事有凑巧,刚好在信城碰见一个兄弟,事情这才有了转机。”

    “想来便是帮你混进敌营?”福王接口道。

    “没错,他帮我演了一出戏,在街上故意闹事,被抓进了敌营。”

    “原来如此,怪不得京城里传你被大秦人抓进大牢,还生死不知。”

    “想来传话的人不免添油加醋,有些夸大,这也是我没有料到的。要不是家人到信城告知一切,我还蒙在鼓里,徒让母亲妻子担心。”

    “总算是有惊无险。不过那边的情形到底如何?”

    “我混进敌营,见识了所谓大秦十八勇士,的确不是浪得虚名,包括杀死我大哥的吉格里。但是为免多生事端,我只在英吉楚才的大帐里留下了一封书信,予以警示,让他不敢小觑了我天朝。”

    福王听李翊说得这般轻描淡写,却知道其中定是凶险,如果说英吉楚才那样深谋远虑,怎么会对自己身边的防卫掉以轻心。但是他知道李翊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多说,于是就没有再追问。

    两个人正说着,有人在外面禀报:

    “王爷,有京城的消息。”

    “快进来。”福王知道要不是紧急的消息,仆从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自己。福王接过那人递上来的竹筒,打开里面的绢帛一看,对李翊说道:

    “已经谈妥了,大秦退出了庆城。看来你的那封书信还是起了警示的作用。”李翊点点头说道:

    “希望凭着这点儿功劳,能保住李家的爵位。”

    “绝对没问题,皇上还是赏罚分明的。不过你一旦被立为世子,就得回到京城,我们兄弟见面可就难了。”

    “我也不想回到京城去。”李翊说着也有些意兴阑珊,气氛一时也有些沉闷起来,又喝了几杯,李翊就告辞回家了。福王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想着李翊一定着急回去看儿子,也就没有阻拦。

    李翊回到家中的时候,琦玉怀正逗着桐哥儿玩儿。李翊见状也赶紧换了外面的衣裳,洗了把脸,坐到她们母子身边。桐哥这会儿还醒着,眼睛睁大大的,瞳仁黑黑的,随着琦玉手中摇铃的响声转来转去,非常可爱。李翊看着孩子鼓鼓的脸蛋,忍不住用手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谁知道琦玉却说道:

    “别碰,孩子的脸蛋,这样说是会不停流口水的。”李翊听了不以为然,

    “哪个孩子不流口水?你也太小心了!”

    “那当然,自己的儿子能不在意。他现在可是我心尖上的人。”李翊听了不由叹道:

    “亏我昼夜兼程赶回来,却原来被人抢了位置!”琦玉听他说得一本正经,确实这样的内容,不由笑了起来。她怀中的桐哥儿张嘴打了个哈欠,似乎是对父亲这样的说法,表示不满没有兴趣听了。琦玉知道桐哥是困了,便命乳母打发他去睡觉。

    李翊回来了几天了,琦玉心疼他身体疲累,就一直没有追问他在庆城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心中的疑问却一直没有消除。这回儿得了空便问到:

    “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庆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翊听了,知道这一切也应该跟琦玉有个交代。于是便把自己去京城之后的事情说了一遍。李翊说完看着琦玉,心中有些忐忑,这些事情他都是瞒着琦玉的,不管是答应继承爵位,还是远赴庆城都应该跟妻子有个交代才对。

    琦玉的心情现在的确不好,自从成亲以来,两人之间可以说是水乳交融,夫妻生活十分和美。李翊对自己的处处呵护,甚至为自己不惜违拗母亲的意思,让琦玉觉得自己在他心目中是最重要的人。可是她还是太天真了,在家族利益的面前,孰轻孰重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事情。毋庸置疑自己对于李翊而言是一个重要的存在,可是在李翊决定为家族身犯险境的时候,却是否为考虑如果事有万一,她和孩子又该如何自处。

    李翊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自然能看出来琦玉的不满。但是他还有些拿不准琦玉生气的原因是因为要回到京城,不能过着这样轻松自在的生活, 还是因为自己瞒着她到庆城去的事情。他也不敢贸然张口,免得说错了话,更惹得琦玉生气。两人就这样相对无言,屋里的气氛也变得让人有些窒息。

    还是琦玉打破了僵局,

    “我有些倦了,想睡一会儿。”说着自顾自躺了下来,李翊帮着她盖好被子。

    “玉儿,对不起。”李翊低声在琦玉的耳边说道。

    琦玉什么也没有说,疲累地闭上了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