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九十章 伤心
    琦玉听了秋霜的话,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就那样木呆呆地坐在那里,外界的一切似乎都与她无关了。秋霜看见琦玉的样子惊恐不已,走上前试探叫了几声“少奶奶”,但是琦玉却毫无反应。她轻轻拍了拍琦玉的肩膀,又叫了几声。琦玉才像是突然醒过来一样,抓着秋霜的手,有些歇斯底里地叫道:

    “我要去找他!我现在就要去找他,快快给我换衣裳。”

    “少奶奶,你现在有身子,那么远怎么去?”秋霜顾不上被琦玉抓得生疼的手说道。

    “我不能不管他,我一定要去。”琦玉根本听不进去秋霜的话,说着就要从床上下来。秋霜见了大急,琦玉的身子沉重,她一个人根本拉不住,又害怕不小心伤了琦玉,赶紧喊人帮忙。良儿、鹊儿和秋燕几个闻讯而来,一起帮着秋霜拦着琦玉,一边点上了安息香。琦玉下死力要推开秋霜几个,

    “让开,你们快让开。”推搡中,琦玉一个巴掌打在秋霜的脸上,顿时秋霜的左脸颊上出现了五个鼓起的指头印子。几个丫鬟从来没有见过琦玉那样凌厉的眼神和那样冰冷的声音,更是从来没有挨过一个指头,一时间都被吓住了。这时候鹊儿“扑通”跪在琦玉的前面。

    “少奶奶,您这样怎么对得起二爷?”

    “什么,你说什么?”琦玉被鹊儿的话一下子转移了注意力。

    “我要是坐在这里,才是对不起他。”

    “少奶奶,奴婢虽然不知道二爷出了什么事情,但是但是二爷走得时候奴婢听得清清楚楚,他将这个家交给您了。而您现在已经是要临盆了,却这样妄为,要是小少爷有个什么事情,您又怎么对得起二爷?”鹊儿继续哭着说道。

    琦玉似乎被鹊儿这些听上去大逆不道的话镇住了,她放松了抓着秋霜和良儿胳膊的手,几个丫鬟趁势将琦玉扶着回到床上。

    是呀。她怎么能忘了肚子里还有他的骨肉,万一真的他出了什么事情,这个小生命就是他在这世间仅存的血脉,可是自己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身陷囹圄无动于衷。琦玉的眼中一片酸涩。一颗颗滚烫的泪珠滑落到她的面颊上,就好像一滴滴热油浇在自己的心上。

    几个人折腾了好一阵子,琦玉终于安静下来,沉沉睡去。几个丫鬟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又担心起琦玉醒了之后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让她这样睡着。

    石氏得到消息,也躺不住了,拖着病体来到琦玉房中。看见秋霜几个就抱怨道:

    “怎么回事?不是让瞒着你们奶奶怎么就说出去了。”秋霜身为琦玉身边的大丫头,有了责任当然不能推脱,便跪下说道:

    “求夫人责罚,是奴婢不小心说的。”石氏看见秋霜一上来就承认错误,也不想再说什么,平日里秋霜怎么待琦玉,她也看得清清楚楚的。

    “这时候,不是责罚你的问题。关键是你们奶奶现在这样子,肚子里还有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下去。”说着石氏拿着帕子擦起了眼泪。站了一屋子的人,都面面相觑,有心去开导石氏几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石氏的贴身妈妈劝她回去休息一下,但是石氏执意不肯,害怕琦玉醒了又有什么事情,没奈何秋霜只得让小丫头将旁边的一个隔间收拾出来。让石氏去躺着休息。

    秋霜想着在琦玉的情绪稳定之前,必是要人守着,几个人都耗在这里也不是事情。于是将几个大丫头分了班,自己的和秋燕一班。良儿和鹊儿一起,轮流伺候琦玉。当下让鹊儿和良儿先下去休息,晚上再来换班。

    也就是一顿饭的功夫,琦玉就已经醒来了。她醒来之后,情绪到是平静下来,只是脸色非常不好。石氏听说琦玉醒了也赶过来。婆媳俩儿一见面少不得又是抱头痛哭。还是石氏怕琦玉哀伤过度,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便先止了哭声。

    “玉儿,你现在什么也不要想,好好先把孩子生下来,再做打算。你要是再有个什么,让我可怎么办?”

    “母亲,你放心。我已经想明白了,不会再做什么傻事儿。”琦玉答应着。

    “那就好,你也放心,福王爷已经派了人往庆城去了,翊儿不会有事情的。”

    “嗯,媳妇知道了。”琦玉听了李翊的名字,心中更是悲痛难忍,但是还是强装着,不想让婆婆发现。石氏又嘱咐了几句,琦玉便劝着她离开了。等到石氏一走,琦玉吩咐秋霜,

    “李贵现在是不是再府里?”

    “少奶奶你要?”秋霜问道。

    “我要见见他,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可是您……”秋霜在犹豫。

    “我必须得知道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否则我怎么能放心。”琦玉的语气中透着不容置疑的意思,秋霜只能答应下去。不长时间,李贵就被带了进来。

    “说吧,你进京之后探听到了什么消息。”琦玉问道。

    “回禀少奶奶,小人进京之后,按照少奶奶的吩咐怕打扰了二爷,便去国公府找了小人的旧识,唤作李立的,他现在在国公府管家的手下管着采买。我问他二爷在国公府里忙着些什么,他却告诉我二爷根本就不在府里,早在一个多月前就离开了。”

    “二爷没在国公府?”

    “是,小人问不出来二爷的去向,就按照少奶奶的吩咐去了升隆当铺,见了那里的掌柜,这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怎么?”琦玉追问道。

    “原来上次大爷在庆城吃了败仗,惹恼了皇上。国公爷怕皇上夺了李家的丹书铁券,便让二爷想办法立上一功,好讨了皇上的欢心。又适逢亲家老爷被皇上任命为钦差大臣,前往庆城谈判,二爷这才有机会随了去。”

    “亲家老爷,你是说我父亲?”琦玉惊道。

    “正是。”

    “那后来……”

    “小人得了信儿,就想着赶紧回山东,但是就在小人准备离开京城的那天,在客栈里就听见外面嚷了起来,说是钦差大臣的姑爷因为潜入敌营探听消息,被大秦捉了,现在生死不明的。”

    琦玉听到这里,鼻子一酸,眼泪就要下来。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并不是她该掉眼泪的时候,于是强忍着悲痛说道:

    “这样吧,你再到庆城辛苦一趟,见一下我父亲,务必得个准信儿。”

    “是,小人这就动身,可是张大人那边……”

    “这个无妨,我现在修书一封。”琦玉说完,就让秋霜她们去准备笔墨,想了一会儿,写了一封书信封好交给李贵。

    “路途遥远,这一趟可要你辛苦了。”

    “少奶奶说哪里话,平日里二爷带我们恩重如山,无以为报。这正是我们该回报二爷的时候。”

    “好,好。有你们这样的忠仆,也是二爷之幸。”

    却不说李贵准备行装前往庆城。只说琦玉这几日,白天还像往常一样,丫鬟们端来额补汤补药,从不拒绝。虽然胃口不好,还是强迫自己吃一些,唯恐薄了肚里的孩子。

    石氏看见琦玉这样,总算是放了心,只一心担心儿子。可是秋霜几个常在琦玉身边服侍的人知道,琦玉根本就没有从那个打击中缓过劲儿来。每次没有人的时候,总能从琦玉的眼中看出深深的忧虑和绝望,尤其是庆城那边再也没有消息传来的时候。这种不声不响比起那一天的哭闹更让秋霜感到担心。

    琦玉为了不让婆婆担心,在婆婆面前总司强打着精神劝慰。可是每到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的时候,她躺在床上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思虑,总是彻夜难眠,两人之间甜蜜的过往不知不觉地就浮现在她的眼前。现在的他呢,到底怎么样了?在琦玉的心目中,李翊是无所不能的,她不愿意相信他就会这样消失在她生命的轨迹中。他是她一辈子的依靠,他答应她会照顾她一辈子,他怎么能放心留下自己。琦玉每每想到此处,眼泪就控制不住地往下掉,她不敢想象自己如何度过那一个个没有他的日子。

    虽然琦玉强撑着,但是毕竟过度的伤心和忧虑还是对腹中的孩子有了些影响。本来离生产的日子还有几天,但是这天下午,琦玉躺在榻上休息的时候,突然从肚子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疼痛持续了一会儿就消失了。秋霜没有经验,害怕地赶紧去请产婆。产婆来了之后,看了一下说道:

    “少奶奶这时发动了,赶快去准备吧。”秋霜一面派人禀报石氏,一面命人将琦玉抬到正方旁边过道的一个小房子里。几个丫鬟在产婆的指挥下,将早已事先准备好的白布、草木灰、热水等一一备好。石氏得到消息,也赶到琦玉的院子,连声问怎么样了。她身边的老妈妈说道:

    “太太也忒着急了,初产妇哪有那么快,怎么着也得到晚上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琦玉觉得自己腹中的疼痛,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而疼痛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那种痛苦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仿佛要将她的人撕成两半。产婆看了看,说道差不多了,边用手去按琦玉的肚子,琦玉只觉得一阵一阵的疼痛就像海水一样要将自己淹没了。耳朵边只听到产婆不停的说:

    “少奶奶,用力,再用力。”产婆一面说着,一面去看,突然她说道:

    “糟糕了,怎么是脚先出来了!”(未完待续。)

    ps:  最近太忙了,实在不能保证更新,希望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