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生产
    琦玉好不容易处理完庄子上的事情,早已经是精疲力尽,就在她准备离开庄子上的时候,福王和福王妃却赶到了。原来他们夫妻二人一听到琦玉这边出事,就马上过来,没想到在这里意外地遇见琦玉,还把事情都解决了,两人不由暗赞琦玉处事不惊,倒有大家的风范。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福王当即吩咐手下,调过来一批粮食到李翊的庄子上给琦玉应急。琦玉听了自是感激不尽。

    回到府中的时候,石氏看见琦玉总算是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当她知道琦玉挺着大肚子去庄子上的时候,几乎唬了个半死。不由数说琦玉胆子太大,不管不顾的。这要是琦玉或者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这叫她如何向儿子交代。这时候看见琦玉平安回来,哪里还有什么气话,赶紧催促她去休息,一面差人请大夫来看。

    琦玉回到自己院子,躺在床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她也有点后怕,万一孩子出了事情,那个后果她简直不敢设想。大夫来看了之后,说是没有什么大碍,只让她这几天好好卧床休息,琦玉听了才把一颗心放下,安心修养。

    这日子就一天天过去了,又一个多月的光景琦玉还是没有接到李翊的信儿,心中不由得暗暗担心起来。就和石氏商量着,是不是派人上京去看看。

    “玉儿,你前儿从福王府打听的消息是怎么样?”石氏问道。

    “王妃向王爷问了消息,王爷也说是相公在京城。可是我想着怎么着也应该有个信儿吧。”

    “不错,翊儿每次出去都不会像这样叫人操心。”石氏也有些担忧起来。

    “母亲,不如还是我们自己叫人到京里去打听打听,总是去王府问消息也不好,而且我总觉得王府似乎也瞒着咱们。”琦玉每次见到福王妃的时候,就觉得她说话吞吞吐吐的,让人生疑。

    “也好。就怕他那边忙着,这里派人去会不会扰了他?”石氏还有疑问。

    “不怕,我就叫人到悄悄打听打听。不会扰了相公。”琦玉保证道。于是石氏才放下心来

    于是婆媳两个商量着派了一个心腹的家人李贵到京城去探听消息。

    琦玉的产期眼看着也就到了,石氏早早就打听济南城里的产婆,但是看来看去都觉得不放心。后来福王妃知道了,就将自己专门托娘家从京城里找的产婆借给琦玉。反正她的产期比琦玉的还要晚上两个月。琦玉看见婆婆为自己的事情忙前忙后,尽心尽力地张罗,心里很是感激,婆媳的关系倒比在京城时更为亲近了。

    琦玉这一胎怀得还是比较轻松,除了脚有些微微浮肿。其它的一切都还好,精神也很不错。生产时需要预备的东西已经全部收拾好了,产婆也已经住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可是不知怎么的,琦玉却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点什么,一点儿也不踏实。她知道这都是因为李翊不在的缘故,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他到底在哪儿,在干些什么,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每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便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自从琦玉的肚子大了。行动不是很方便之后,石氏几乎每天都回到琦玉的院子里看看她,可是这次一连两天,琦玉都没有看见石氏,心里不由得狐疑起来。琦玉让秋霜去打听一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是秋霜回来却说,石氏好着呢,就是这两天身懒不太想动,才没有过来。

    琦玉对于秋霜的这一番说词并不相信,秋霜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回避她的目光。让琦玉更是生疑。但是琦玉并没有说破,既然秋霜这样,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家不愿意让她知道的事情,那么再问也没有用的。

    中午吃了饭。良儿扶着琦玉在院子里散步。秋霜他们都去吃饭了。琦玉正好看见自己从庄子上带回来的小丫头英子在院子里打扫,便想了一个主意。英子进了府里之后,自然不能马上在琦玉跟前服侍,还是的从小丫鬟做起,秋霜给她安排了打扫的工作,为了叫起来顺口琦玉给英子改名为春莺。琦玉心生一计。于是她对良儿说道:

    “这回儿走得有些热,倒有些口渴。”良儿一听,便说道:

    “少奶奶那我让小丫头给你倒杯水来。”

    “我想喝些蜂蜜水,还是你去给我倒吧,她们倒不知道放多少。”琦玉故意说道。

    “可是少奶奶,您一个人……”良儿有些迟疑。

    “没事儿,我又不是纸糊的,我坐在这里等你吧。”

    “那……好吧。我很快回来。”良儿不疑有它,就答应了。

    看着良儿进到屋子里,琦玉便向春莺招招手说道:

    “春莺。”春莺一见琦玉叫自己,赶忙放下自己手里的扫帚,跑到琦玉跟前行礼。

    “怎么样,来到府里可还习惯?”

    “是,少奶奶,顿顿有饱饭吃,还有好衣裳穿。”春莺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那就好,好好干,以后还有大好处呢。”琦玉看着这个笑得天真烂漫的孩子,也不由得笑意浮上唇角。

    “我先在有件事情想让你去办一下,不知道你行不行?”

    “行啊,少奶奶,什么事情?”春莺对琦玉的确是满怀感激,别说一件事情,就是十件事情,她也会应承下来。

    “这几天,我前几天把夫人惹生气了,夫人好几天都没来,我就是想让你去打听一下,夫人现在是不是还生我的气。”琦玉低声说道。

    “这是小事情,少奶奶,您放心我一定给你办好。”春莺不知其中缘故,只知道石氏的确是有两天没来了,她还想着琦玉必是怕得罪了婆婆不好,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少奶奶打听清楚。

    “那,少奶奶我现在就去?”春莺问道。

    “嗯,越快越好。”

    “是,少奶奶。”春莺答应着就出去了,完全没有在乎自己没有完成打扫的工作会不会被人责备。良儿用托盘端了一盏蜂蜜水出来,浑然不知琦玉已经派出去了打听消息的人。

    琦玉为了等春莺的消息,便不急着回屋里,而是拉着良儿说着闲话。不长的功夫就看见春莺急匆匆地跑了回来。良儿看见春莺走得这样匆忙,完全没有平时的规矩,便有些生气地说道:

    “春莺,你这规矩白学了,秋霜姐分给你的工作也不干,这是上哪儿去逛了。”春莺刚要分辨,却听见琦玉说道:

    “春莺还小,慢慢学规矩吧,你这一训她,还不把什么都忘了。”

    “少奶奶,”良儿有些奇怪琦玉平常最不喜欢不守规矩的丫鬟,这回儿怎么到袒护上春莺了,可是令她更奇怪的还在后面,只听琦玉又说道:

    “春莺,跟我进屋里去,我想听你说说庄子上的趣事。”说着琦玉示意良儿扶着她起来,往屋里走去,春莺也跟在琦玉的身后,进了正房。

    良儿服侍琦玉躺下,琦玉便把她支了出去。急急地问春莺:

    “怎么样?”

    “少奶奶,刚才我倒夫人的院子里去,正好看见大夫出来。便向守门的婆子打听,她说夫人生病了,而且已经病了好几天,所以才没有来看少奶奶。”琦玉听了暗暗纳闷,石氏虽说身体不是很好,但是自从到了山东之后,倒很是康健,怎么会突然病了。

    “还打听到什么?”

    “倒是没打听到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琦玉急切地问道。

    “奴婢听得也不是太真,不敢乱说。”春莺有些害怕地看了琦玉一眼。

    “没事儿,你说吧。”

    “奴婢好像听见夫人房里的妈妈说什么少爷这样,少奶奶可怎么办?可怜见儿的,肚里还怀着孩子。”琦玉听到这里心揪了一下。难道是李翊出了什么事情,算算日子,派出去打听消息的李贵也该回来了。

    春莺一看琦玉的脸色不好,便害怕起来。

    “少奶奶,您没事儿吧。”

    琦玉摆摆手,说道:

    “你先退下吧。”

    春莺不放心琦玉,但是又不敢违抗琦玉的话,只能慢慢退了出去,也不知道她这次有没有帮上少奶奶。琦玉联想到秋霜回话时闪烁的眼神,心中的恐惧越来越深。她想到这里把秋霜喊了进来,秋霜看见琦玉的脸色十分难看,关切地问道:

    “少奶奶,你哪里不舒服?”琦玉并没有答话,反而是淡然地看着秋霜,

    “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琦玉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感情。

    “少奶奶,我不明白?”秋霜的话明显没有底气。

    “二爷他出了什么事情,到现在你还要瞒着我?”琦玉坐起来直直地盯着秋霜,秋霜都不敢直视琦玉的双眼。

    “二爷……二爷没事情,好好地在……在京里。”秋霜说得吞吞吐吐的。

    “你以为不说我就不知道,你不说就是为了我好吗?”琦玉的眼中蓄满了泪水。秋霜知道刚才琦玉只留下春莺说话,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以为春莺已经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给了琦玉,看见琦玉这样便说道:

    “少奶奶,奴婢不是故意瞒着您,是怕您知道之后受不了,毕竟您现在是有身子的人。”秋霜的声音里也带着哭腔。

    “二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琦玉颤抖着声音问道。秋霜听了琦玉的话,才知道刚才琦玉都是在骗自己,不禁后悔万分。

    “说。”琦玉的声音充满了坚持和不容置疑。

    “二爷,李贵回来说二爷他,他被大秦的人抓走了,生死不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