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运作
    连氏听了齐国公的话勃然大怒,自己唯一的儿子不在了,连丧事都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来办,这一定是那个李翊从中作梗。

    “老爷,这话是翊哥儿叫你来说的吧。”连氏强抑心中的愤怒,尽量平静地说道。

    “不错,多亏了翊哥儿提醒我。否则,不免酿成祸患。现在正是多事之秋,皇上不待见我们,这样铺张大葬,分明是表示对皇上的不敬。翊儿的确想得很周到。”

    “老爷,端儿可是你的亲儿子,走得那么突然,难道连死后的风光也不能享受一下?那李翊分明是不想将钱财耗光,回头留个空架子给他。”

    “你以为翊儿手里没有钱,咱们家的这些个财产他可能还看不上呢。”

    “开什么玩笑,要是他有钱,还能整天在外面赊账,让人家债主找上门?”

    齐国公听了连氏的话有些哭笑不得,他觉得自己这个妻子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国公夫人。他私底下也找人查过李翊,虽然不能查的很仔细,但是却发现京城几个很有名的大商铺,背后都有李翊的影子,但是更详细的情况也就查不到了,估计可能跟福王也有一些关系。

    齐国公也不想跟连氏说那么多,就简单打断她的话,

    “这事情你不必再争,就这样定了。现在重要的是怎样保住这个爵位。还有以后你对翊儿在面子上也要过得去一些。你是国公夫人,不要再小事情上计较。”

    连氏听了齐国公的话,当然不敢违抗,只能含恨答应,但是心中对李翊的仇恨更是与日俱增。

    李翊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想了一个晚上。这件事情要是自己不管,依着皇上的性子有可能就会降罪国公府,更何况琦玉的妹妹现在的昭妃在皇上面前很是得宠,而她们姐妹两个的关系又不好,到时候那位昭妃娘娘在吹个什么枕边风。自己和琦玉还是逃不过去。可是这件事情要是管起来,到底应该怎么办,他心里也没有数。

    第二天一早李翊先去了升隆客栈,将这段时间在京城发生的大大小小事情了解清楚。然后派人给自己和福王的好友孔崇正下了帖子,邀他在严踏云楼见面一叙。

    李翊早早去了踏云楼,那里的伙计自然认识李翊将他径直领到福王常年包下的雅间里。李翊点了壶茶,坐在窗边的位子上慢慢品了起来,等着孔崇正。

    李翊正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就听见一声“子非”,他转过头一看,果然是孔崇正。孔崇正原本是先帝排到福王府辅佐福王的,后来又被调任吏部左侍郎,他二十岁那年中了进士,深得先帝的器重,但是新皇即位之后,因为他曾经在福王府呆过,所以并不是很看重他。

    “孔兄,好久不见。”李翊笑着对孔崇正说道。

    “子非。风采不减当年,看来在山东的日子过得不错吧。”李翊点点头,

    “的确不错。”

    “王爷怎么样?”孔崇正曾在福王府待了几年,跟福王的关系相当不错,现在虽然离开了福王府,但是依然保持联系,甚至为福王提供京城中的消息。

    “王爷在那边一切顺利。”

    “我知道有你在没什么问题的。”

    “孔兄,今天我来是有事相询,咱们坐下慢慢说。”

    两人坐定,酒过三巡之后李翊这才问道:

    “孔兄,相比也知道这次我大哥战死之事。恐怕是恼了皇上,现在我伯父担心皇上会削去爵位。不知孔兄怎么看?”

    “这次皇上力主出战,却换来这样的一个结果,心里肯定不高兴。按理说齐国公有大功于天朝,应该不会削去爵位。不过皇上的心里终究是难测,除非……”孔崇正说着却停了下来。

    “除非什么?”李翊追问道。

    “除非齐国公府的人能立一个大功,挽回皇上心目中对国公府的印象。”

    “可是现在有什么大功可立?”

    “现在倒是有一个机会,只看子非的意思。”孔崇正看着李翊说道。

    “愿闻其详。”

    “现在大秦率先向皇上求和,皇上已经答应了。现在正在商量派出去和谈的人选。”孔崇正压低了声音说道。

    “这事情可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白身。”李翊不解地问道。

    “皇上选的人是令岳。”孔崇正说道。

    李翊这才明白孔崇正的意思,是让自己跟着岳父一起去参加和谈,到时候立了功劳,才好让皇上息怒。可是这样一来,自己势必不能脱身,清闲的日子就不要再想了。

    “我知道子非志不在此,所以刚才才会迟疑。”

    “不错,这个爵位对我来说的确不是什么非得不可之物,但是伯父说他不希望在他手上丢了这个位子,让他无言以对列祖列宗和我父亲。”

    “原来是这样。依现在国公府的情况,这应该是最好的一条路了。”

    “多谢孔兄,我会好好考虑地的。”

    “子非,有一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讲。”

    “孔兄请说。”

    “现在朝中的情况并不是很稳,皇上现在连子嗣也没有,这一次的出兵,又惹得天怒人怨,这位子能不能问问坐下去还是未知数。你那种避世的想法恐怕并不现实。福王那里现在看着安稳,但是一旦天下乱了,恐怕王爷也不可能独善其身。有时候拥有强大的力量才是保护家人的根本。子非,你是聪明人,好好想想我的话。”

    晚上李翊回到府中的时候,去见了伯父,将了解到的情况说了一遍,齐国公很是高兴,便催促李翊赶快去拜见张厚。晚上李翊躺在床上,孔崇正的一番话又浮现在他脑海里。

    自己以前的想法可能太过天真了,一直以当个富贵闲人为目标。可是当自己都没有力量去保护那些东西的时候,又该如何?依靠谁都不如自己的力量来的可靠。

    第二天一早,李翊就娶了张府,刚好碰上张厚休沐的日子。李翊这还是第一次自己来拜见岳父,张厚对这个女婿的印象其实相当不错,刚开始的时候,将琦玉嫁给他是为了搭上齐国公府的关系,可是后来的接触中才发现,李翊并不是传闻中的纨绔子弟,而是在各方面都不错的一个人,比起自己器重的杨熙也是不遑多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女婿对仕途一道并没有多大兴趣。

    今天张厚一听下人禀报李翊求见很是诧异,怎么从山东回京城了,后来一想想必是为了他大哥的丧事,便令人迎进来。李翊见过岳父之后,便说道:

    “其实今天小婿前来是有事相求岳父。”

    “咱们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情只说就行了。”张厚也摸不透李翊的来意。

    “岳父也知道我大哥走了之后,并没有留下子嗣,所以伯父想要将这个爵位传给我,但是因为皇上现在有些恼国公府,这爵位能不能保住还是一个问题。”张厚听了李翊的话,才恍然大悟,从内心来讲他是希望李翊能承袭了这个爵位,但是他也清楚皇上对李端的战败耿耿于怀,并不是很好劝解,便说道:

    “翊儿,我也不把你当外人,有话我就直说了。”

    “岳父大人请讲。”李翊拱手说道。

    “你大哥这一次的确是触了皇上的逆鳞,朝中上下并没有敢相劝皇上。尽管有你三妹妹在宫里,我也实在不敢冒这个险。”

    “岳父大人小婿并不是让您向皇上求情。”李翊微微笑着,对张厚这种撇清的言辞感到有些心凉,虽然他并没有打算这么做。

    “那翊儿的意思是?”

    “小婿听说岳父大人被皇上派到庆城去和谈。”

    张厚听了有些吃惊,皇上的任命还没有下来,自己也只是从岳父王大学士那里得知的。这个李翊却是神通广大,连这样的事情都知道。

    “翊儿倒是消息灵通,不知从何处听来。”

    “小婿喜欢交朋友,不过是听朋友说的。”

    张厚知道李翊并不想说,也没有勉强。

    “翊儿的意思是?”

    “小婿想请岳父大人带着小婿一起去,我在那边还有几个朋友,相信一定能助岳父一臂之力。”

    张厚这才明白,这李翊是想借着和谈的机会,立下功劳,改变皇上对齐国公府的看法。张厚知道这次和谈,其实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但是因为己方打了败仗,这条件上就不免苛刻些。这个李翊到底有多大能耐,自信在这件事情上能够立功。

    “原来是这样,这件事倒不是很困难,只是这样的事情也立不了太大的功劳,如何能将功抵罪?”

    “这个现在小婿也不敢打包票,只能去了,看看对方的要求再说。”看着李翊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张厚便答应下来。多带一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这样的顺水人情他做一下还是乐意的。

    翁婿俩儿商量完了之后,作为晚辈的李翊又去拜见了老夫人和岳母王氏,老夫人一向喜欢这个孙女婿,拉着他问了好些琦玉的事情,李翊事无巨细一一说明,让老夫人更加高兴,一看就知道他对琦玉的照顾无微不至,否则也不会在回答自己问题时那样自若。李翊告辞的时候带了 一大堆东西给琦玉补身体,看的王氏嘴角不住地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