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返京
    李翊接到齐国公的信之后非常矛盾,一方面自己好不容易在这里安定下来,实在不想回京惹一身麻烦。另一方面琦玉现在已经有五个多月的身孕,这时候回京,路上有个万一,那可不是要自己的命。但是现在国公府的情形,又不容自己袖手旁观,退一步说要是国公府有了什么事情,自己这个小家也不免会受牵连。

    知道了这个消息,琦玉心里难过,她舍不得和李翊分开,但是于情于礼自己都不能阻拦。最后大家商量的结果,还是让李翊进京,等着事情有了眉目,就尽快赶在琦玉生产前回来山东。

    “这是给你做的新衣裳,不知道你要去多久,还是多带一些吧。”琦玉闷闷地帮李翊收拾东西。李翊停下手里的动作,搂着琦玉的肩膀,

    “你放心,帮着大伯父处理完,一定尽快回来,我还想亲眼看着儿子出生呢。”琦玉一听李翊说儿子,便有些不高兴佯装生气地说道:

    “是女儿你就不看啦。”

    “当然要看,女儿更要好好疼。”李翊赶紧哄道,琦玉这才高兴起来,又指挥着李翊拿这个,拿那个。

    “我又不是去哪里,哪里用带这么多东西。”

    “以防万一嘛。”

    “对了,玉儿我已经拜托了福王他们照顾你,有什么消息他们会及时通知你的。万一有什么事情,就去找他们。王爷跟我象亲兄弟一样,不用客气。”

    “你放心吧,我会照顾自己的,不用担心,我没有那么没用。其实我以前自己能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地很好,现在是太依赖你了,把我变懒了。”琦玉看着李翊说道。

    “玉儿,你以前过得太苦了,我娶你就是想让你能好好的,再也不用受到伤害。”李翊动情地说道。

    “我知道。”琦玉琥珀色的眼睛中闪着盈盈的泪光。老天是有多眷顾她,给了她一个这样完美的丈夫。

    李翊在母亲和妻子不舍的目光中离开了济南,直往京城而来,不知等待他的又是怎样一个场面。

    连氏知道齐国公将李翊叫到京城。非常生气。

    “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叫他回来?”

    “现在府里的情况,不叫翊儿回来能怎么办?皇上现在对我们家十分不满,怎么个结局都不知道。”

    “就凭他,只知道花天酒地的浪荡小子。能做的了什么?”连氏刻薄地说道。

    “你一个妇道人家,不知道就不要多说。李翊并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这个时候,他要是袖手旁观,我们可能会更困难。”齐国公反驳道。

    “他肯回来也是盯着这个国公的爵位!”连氏生气地说道。

    “我已经想过了,端儿没有儿子,这个国公的位子迟早都是翊儿的。”

    “不可以,做梦!我们可以在族里找一个孩子记到端儿名下。”连氏说道。

    “不可能的,我朝律例庶子和继子是没有资格承袭爵位的,没有子嗣的,朝廷就会将爵位收回。难不成我们等着皇上把这个爵位收回吗?”

    “那我们求求皇上。”连氏还怀着一丝希望。

    “这个爵位能不能保住还不知道。我能去求皇上格外施恩?”齐国公不无讽刺地说道。

    “这次想叫李翊回来,就是看他有没有办法能令皇上对我们家的印象改观,能把祖宗的这个爵位保住。你现在最应该的就是跟他把关系搞好,不要再有什么小动作,免得以后大家在一处的时候为难。”

    “我……”连氏满心失落地说不下去,只能默默接受齐国公的建议,但是心里却充满了对李翊的仇恨。

    几天之后,李翊带着几个随从赶到了京城,直奔国公府而来。恰好这天,李端的遗体被运到了京城。说起来当时李端战死之后。他的头颅被砍下来挂在庆城的城头上。而他们的首领英吉楚才本来暂时并没有和天朝为难的打算,这场仗只不过是想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并索要一些财物。打下这两个小城,只是为了给一向自视甚高的天朝一个下马威。在和谈中掌握一些主动权。

    所以他特意向天朝的皇帝休书一封,表示愿意和谈,为了表现他们的诚意,特意将李端的尸首归还,并退出了信城。这才有李端的尸体被运回京城的事情。

    连氏看见盛放儿子尸首的那个薄皮棺材,一下子控制不住就晕了过去。黄氏也是失声痛哭。但是经过这么多天,她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这时更多的是对自己遭遇的唏嘘和未来命运不确定的难过。齐国公看见儿子的尸体也是伤心,可是眼下还有比伤心更重要的事情,当他得到了李翊回来的消息,便赶紧让人将李翊请到了书房。

    李翊见过了齐国公之后,齐国公就让他坐下,仆人上了茶之后,就全部退了出去,只剩下他们两人。

    “翊儿,这一次你大哥出事,我们家就只能靠你了,我想奏请皇上,将这个爵位传给你。”李翊听到皱了皱眉,说道:

    “伯父,这件事情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并不想要这个爵位。”

    “翊儿,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你也知道按照我朝的律例,爵位不能由继子和庶子继承,端儿连个儿子也没留下,你要是不要,皇上就会将这个爵位收回去。这样一来我们这个传了三代的爵位就要断送在我手里的,伯父实在无颜一见李家的列祖列宗呀!” 李翊有些不想讨论这个事情,按照他的想法没有这个爵位实际上更好,能够做个富贵闲人正是他的梦想。

    “伯父,这件事情先不说了,不知道您信上所说的棘手的事情是什么,我能帮上什么忙?”

    “那就长话短说,是这样这次你大哥出事情,实际上与他自己也脱不了干系,而且他可能与手下的人相处也不是很融洽,竟然无人愿意为他遮掩。”齐国公也有些面色难看起来。

    “大哥到底是怎么出事的?”李翊追问道。

    “是他急于冒进,中了敌人的奸计。”说着齐国公就把在战报上看到的东西向李翊讲了一遍。

    “这个大秦到跟以前的蛮夷不同,不禁彪悍而且还能用计,的确是不可小看的对手。”李翊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错,听说大秦的那个什么英吉楚才,雄韬伟略,是个十分不凡的人物。”

    “既然这样,他何苦要现在惹怒天朝,给自己带来祸患,而不是积蓄力量,等着致命一击。他应该是有其他的目的吧。”

    齐国公听了李翊的话,深佩他能一针见血地看到问题的本质。

    “不错,他现在特意向天朝示好,将端儿的尸体装殓运了回来,主动退出了信城,并主动向皇上称臣,表示愿意和谈。”齐国公说道。

    “他应该是想争取和谈的主动权,索要更多的利益。这样说来,他倒是更可怕。”李翊说道,语气倒变得更严重了。

    “是,可是这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主要的问题是皇上对我们李家很有意见。你也知道这次是皇上登基后第一次用兵,而端儿却失败了,皇上的面子上须不好看。”

    “伯父的意思是?”李翊这时候才明白齐国公将自己叫回来的主要目的,原来是让自己收拾这个烂摊子,至于那国公的位子不过是块诱自己上钩的肥肉罢了,可是这个诱饵自己并不喜欢,他不禁对齐国公的做法有些反感。

    “伯父,可是这件事情不是小事,我又是白身,恐怕没有什么办法。”

    “翊儿事到如今,你也不许隐瞒了,我知道你并不是像你以前表现出来的那样一无是处,自从上次你救了你大哥的事情上看,伯父是相信你有能力的。我知道你是有出息的,这个爵位对你可能并不算什么,没有的话你可能还过得更逍遥,只是你要想一想,要是你父亲还在世,难道也愿意看着我们李家传了三代的爵位丢在我们手上。伯父现在也是没办法了,宫里的太妃娘娘虽是有心帮咱们,但是皇上也很难办,总要做个什么样子给大臣看吧。”

    李翊还想推脱,可是伯父提到了自己的父亲,不由得他不仔细想想。于是他说道:

    “伯父,这件事情的确难度很大,我只能说是尽力,却不能打包票。”齐国公一听李翊的口气变了,心情大好。

    “那是在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伯父知道的。”

    “那既然这样,翊儿就先告退了。”

    “好,你也累了,先去换了衣服歇着吧。”

    “不了,我还是先到大哥的灵前上柱香。”

    李翊换了仆人准备好的麻衣,到了李端的灵前。齐国公害怕连氏一激动做出什么不合宜的举动,便也跟着一起到了灵堂。连氏正和管家商量请和尚、道士给李端做法事超度的事情,李翊听见说要请一百和尚、一百道士来念经超度,在护国寺还要做七七四十九天法事,不禁皱了皱眉,向齐国公小声道:

    “伯父,这个时候这样铺张地给大哥做法事,要是被言官说给皇上,恐怕就不妥了。而且您和大伯母尚且健在,这样也于理不合。”

    齐国公一听李翊的话这才醒悟过来,晚上的时候跟连氏商量。(未完待续。)

    ps:  新鲜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