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八十章 黄雀
    当琦娇走到静真人住得正房时,房门忽然打开了。只见静真人一袭白色的道袍,脸苍白的一点儿血色也没有,一幅病恹恹地样子。琦娇看见静真人非常的意外,但还是强装镇定,否则今天就功亏一篑了。

    “本宫听说真人病了,实在不放心,这才坚持要看看。还望真人恕罪。”琦娇很是客气地说道。

    “娘娘既然来了,就请里面坐坐吧,反正贫道一个人也睡不着。能跟娘娘一起秉烛夜谈,也是美事一桩。”

    “这……”琦娇游移不定,她很奇怪静真人怎么这么镇定,难道不害怕自己发现什么,又或者她已经做了什么准备要陷害自己。可是这样走了,她又实在不甘心,万一能发现什么,岂不是失去了一次大好的机会,再说自己还带了这么些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昭妃娘娘,请。”静真人看出了琦娇脸上的犹豫和跃跃欲试,便出言相邀。

    “恭敬不如从命,本宫就打扰真人了。”琦娇终于下了决定。

    琦娇随着静真人进了她们平时待的厅上,发现静真人并没有坐下的意思,反而是继续向里走。

    “真人这是?”琦娇停下了脚步问道。

    “这里坐着不太舒服,娘娘还是随贫道去内室吧。”琦娇打量了一下这个大厅,空空荡荡的的确藏不了什么,只得跟着静真人往里走。

    谁知道转过厅后,竟是一堵墙,琦娇正在疑惑,却看见静真人在墙上按了一个什么,就见那墙向两边打开,而打开的场景,却是真真让琦娇目瞪口呆了。

    如果说那些金碧辉煌的陈设,红绡的床帐让琦娇大吃一惊,那么地上白色的长毛波斯地毯上坐在酒桌旁边的那个人才让她毛骨悚然。那个人竟然是皇上!

    自从她得知静真人跟别人私通的消息,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个人会是皇上。现在的她震惊、恐惧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脑中是一片空白。她无意识的向后退着想逃离这个让她不知如何面对的地方。可是那一声“昭妃”却让她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后面的静真人,趁势将琦娇推进了内室。关上了门。

    “昭妃,过来坐。”皇上满不在乎地说道,丝毫不在意琦娇知道他和静真人的丑事。而琦娇因为不知道是震惊还是害怕,全身都在颤抖。腿一软摔倒在地上。而这时的静真人,站在那里轻蔑地看着琦娇。然后慢慢拉开了自己道袍的带子,露出了里面粉色的抹胸和那袭几乎是透明的红色薄纱衣。琦娇看着静真人,赶紧移开了眼睛,连身为女人她都是如此害羞,何况是旁边血气方刚的年轻皇上。

    皇上一把将静真人拉到怀里,轻薄了一番,还时不时看看琦娇,琦娇面对此情此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皇上并不打算放过琦娇,一把将琦娇拉起来,也搂在怀中。

    “昭妃刚才的表现真得令朕刮目相看。现在怎么到变成锯嘴的葫芦,一言不发。不是要来捉奸么,现在怎么不捉了?”

    “皇上恕罪,皇上恕罪。”琦娇吓得瑟瑟发抖。

    “别害怕,朕也没有要把你怎么样。”皇上在琦娇的脸上抹了一下,随意地说道。

    “是呀,皇上最是宅心仁厚了,而且对于妹妹这样的美人儿,说上几句好话,没有结不了的事情。是不是。皇上?”静真人趴在皇上怀里,娇声向皇上说道。

    “不错还是莲儿了解我。”皇上现在两个美人在怀,心情非常的好。

    “琦娇不懂事,还请皇上恕罪。”

    “恕罪自然是可以。但是还是要看昭妃打算怎么赔礼。”

    琦娇听了皇上的话,赶紧说道:

    “只要皇上能饶了臣妾,要臣妾做什么都可以。”

    “好,有了昭妃这句话就行。”皇上说着端起桌上的酒,递给琦娇,

    “喝了它。真就既往不咎,昭妃自然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

    “是。”琦娇得了皇上的原谅比什么都重要,赶快答应。此时别说是喝一杯酒,就是十杯八杯也不在话下。她双手结果酒杯 ,一饮而尽,这酒入口倒甜,但是这一杯下去,琦娇的肚子里也觉得火烧火燎的。

    “臣妾,臣妾告退,不扰皇上雅兴。”琦娇以为这件事情就结束了,谁知道她还是太天真了。

    “慢着,今天你要留在这里和莲儿一起伺候朕。”

    “什么?”

    琦娇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皇上怎么会提出这样一个荒淫无耻的要求。

    “怎么,不愿意?”皇上的声音顿时变得生硬起来,琦娇吓了一跳,赶紧说道:

    “不是,只是……”

    “那有什么只是,先把你带的那些人打发了。”皇上不耐烦地说道。

    “是。”琦娇强压下心底的难堪和羞耻心答应道。

    当琦娇安抚了她带了的人,再次回到内室的时候,发现眼前那两个人已经衣衫不整地交叠在一起,静真人的嘴里发出的声音两人面红耳赤。琦娇站在那里面红耳赤,却被皇上发现,

    “快把衣服脱了!”皇上不耐烦地催促道。

    琦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内室只剩下她一个人。晚上的经历,让她实在不愿再想起来,那会提醒她她曾经那样毫无尊严,不知羞耻地做了那样的事情。

    她转头一看,枕头边上已经放着一套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是谁让人取来的。她草草穿上衣服,胡乱将头发挽了个髻,就离开了内室。

    等她到了厅上,却看见只有静真人一个人坐在那里,面前放了一杯香茶,升腾着氤氲的雾气。整个人看上去到真有一种出世离尘的超脱,与昨天晚上那个娇媚如水的人简直判若两人。

    “娘娘醒来了,怎么没有唤人伺候。”

    “不用,本宫要回宫。”琦娇冷冷地说道。

    “何必着急,贫道还有些话想跟娘娘说说。”

    “我不想听!”

    “既然娘娘这样坚决,贫道也不好勉强,只是若要惹怒了皇上,……”琦娇一听皇上两个字,气焰就一下矮了很多。

    “有什么话就快些说。”

    静真人倒是不着急,看了琦娇一眼,又端起茶喝了一口,姿势优雅,却看的琦娇七窍生烟。

    “贫道奉劝娘娘还是收拾一下,用些早膳再回去,这样难免被人说三道四。”琦娇看着静真人恨得牙痒痒,但是又不能不承认她说的有道理,于是点点头。静真人看见琦娇妥协了,就唤人进来伺候琦娇洗漱,梳头。等到琦娇收拾停当,就看见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各样粥、点心和小菜。

    “到底皇上说什么?”琦娇实在沉不住气了。

    “娘娘先用些听我慢慢说。”静真人还是那副样子,琦娇只得开始吃饭。

    “皇上说以后昭妃要随传随到。”

    “什么?”琦娇听了这句话,头就是一疼,本来还以为一次就行了,谁知道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皇上真的这样说了?”

    “难不成娘娘以为贫道还敢假传圣旨?”琦娇没有吭声,静真人又说道:

    “皇上还让娘娘好好想想到底是谁让娘娘做这件事情。要不是皇上舍不得娘娘的绝世自容,恐怕现在娘娘已经待在冷宫里了。”

    琦娇听了静真人的话,想了想自己也就是听了假山哪儿两个小太监的话,就决定了这件事情。难不成那两个小太监是有人故意安排到那儿的。那未免也太巧了一些。

    “其实,贫道与娘娘并没有什么利害关系,现在这样也不过是为了活命罢了。也请娘娘以后不要再仇视我,我们也都是身不由己。”静真人接着说道。

    “你和皇上什么时候?”琦娇也有些好奇。

    “皇上病得时候我们见过。”静真人并没有直接回答琦娇的问题。

    “从那时候,你们就?没看出来静真人倒真是不能小觑。”

    “你不会理解的,从我十岁那年,就为了进宫做准备。为了能让我一下子吸引皇上,甚至还请了那种地方的女子教我如何取悦男人。一切都为了我能选中得宠,给父亲、哥哥们某个好位子。”静真人说道,语气平淡并没有什么变化。

    这些话在琦娇听来简直是惊世骇俗,不仅也有些为静真人唏嘘,小小年纪就被当成了为了家族利益的工具。

    “昭妃娘娘是怎么知道我的事情?”静真人又问道。

    “是我在御花园里无意听见的。”

    “你就演了这一出?”静真人哂笑道。

    “昭妃娘娘可真是……不适合待在宫里。”

    琦娇听了有些不高兴,这不明摆着说自己愚蠢。

    “现在宫里看娘娘不顺眼的不知道是谁。”静真人又点了一句。琦娇这才想起一直以来这样的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皇后。想必那两个小太监也是皇后安排好的。

    从这以后,琦娇和静真人倒是好像又好了几分,这样的变化和结果是让皇后始料不及的,本来想昭妃坏了皇上的好事,至少也会被打入冷宫。没想到竟然又是什么事情也没有,那天的确是看见皇上去了静真人的别院,究竟那一夜发生了什么事情。皇后也是着实的郁闷。(未完待续。)

    ps:  今天终于早了一些,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