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捕蝉
    琦芸被封为贵人之后,皇上倒是再也没有宠幸过她,但是那天晚上如同噩梦一般的经历,让她经常半夜醒来犹是惊魂未定,再也无法入眠。时间不长,初进宫时红润的面色就已经变得苍白憔悴。

    琦娇看见琦芸的样子,就想起了自己当初,知道琦芸也需要时间才能恢复,是呀宫里那个人不是这样过日子。这时想起自己最恨的琦玉,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选择入宫,过着这种非人的日子。等自己有了能力一定要报了这个仇。

    这天的天气比较凉爽,琦娇想到御花园里走走,就换了一身淡粉色的素罗纱的衣裳,让宫女梳了一个飞天髻。琦娇出门的时候,喜欢讲排场,什么东西都要自己带,什么茶具、点心、坐褥等等。每每出行的时候总是一大群人,今天也不例外。 一路上宫女、太监,见了琦娇立时肃手站在道旁,连低阶的妃嫔见了也是上赶着行礼,谁不知道这位是现在深得宠幸,炙手可热的昭妃娘娘。

    琦娇看着坐在步辇上,看着下面那些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人,一种骄傲的感觉油然而生,自己受的那些苦总算也是有些回报了。

    花园里园中奇石罗布,佳木葱茏,将花园点缀得情趣盎然。琦娇走在繁花丛中,鼻端萦绕着鲜花的芬芳,心情好得不得了,和身边的宫女说笑着不知不觉逛了半天,觉得腿有些酸便找了个亭子想休息一下。这时后面跟着的人急忙过来铺上坐褥,将带的来的东西铺陈上去。

    琦娇看的不耐烦,就和两个贴身的宫女到一旁的假山边上去看看。几个人绕过假山到了另一边,就听见两个窃窃私语的声音。开始琦娇还没有在意,可是听到静真人几个字的时候让琦娇一下子停下了脚步,并给后面的宫女使了下眼色。只听那两个声音又说道:

    “这事情是真的?”

    “怎么不真。你看着吧,这事瞒不住的。听说都有人看见有男人进出别院。”

    “也不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敢动先帝的妃子。这静真人样貌倒是一般,怎么会这么得人喜欢,先帝当时离不开她。这居然就又找了一个。”

    “谁知道呢?可能是那种功夫了得吧。”说着两个人猥琐的笑了起来。

    琦娇听到这里,心下暗惊,这件事情不知道是真是假。正想着,就听见那两个人说完了。琦娇害怕被发现,就赶紧撤步走了。这时候的她也没有什么心情再继续赏花了,下令回宫。宫人们刚把一切才摆设好,一听昭妃的命令都是一头雾水,只得又把东西收拾起来。

    回到自己的宫里。琦娇仔细思量今天听到的话。这件事情如果告诉了皇后,未必能讨得了好。皇后娘娘一直以来看自己不顺眼,到时候少不得训诫自己,甚至定个什么造谣、坏人清誉的罪名。可是不说的话,这件事情迟早会被人利用,到时候自己什么好处也捞不着,那就太可惜了。

    可是要是能抓住那个和静真人私通的男人,告诉了皇上可不是大功一件,说不定自己的分位还能往上提一提,这样就不再害怕皇后娘娘对自己不利。琦娇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激动不已。但是她不知道她想的还是太天真了。这样一个错误的决定,最后给她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琦娇既然做了决定,就不想再拖延下去,赶紧想合适的能帮她探听消息的人选。琦娇自从进了太子府最依赖的小云已经死了,其他的人她都不是很相信,但是这件事情她又不能自己出面,最后她只得将也听到这件事的两个贴身宫女叫了进来。

    “刚才在假山边儿上的话都听见了?”

    “奴婢没听见什么。”两个宫女当然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躲都躲不开,哪里敢承认。

    “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我听错了?”

    “娘娘?”两个宫女不明所以,都傻乎乎地看着琦娇。

    “这件事关乎皇家的体面。但是咱们无凭无据的,怎么能告诉皇上。所以我想着一定要先确认一下这事儿的真假,若是没有就罢了。若是有怎么也不能让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发生在宫里面。”

    “娘娘是要奴婢?”两个宫女问道。

    “我的确是需要你们做些事情,但是要先看看你们是不是嘴严。”

    “娘娘放心。奴婢一定为娘娘之命是从。若是有半句虚言,叫我们被天打五雷轰。”

    “好,我就相信你们,事成之后我会重重有赏。”

    “谢娘娘。”两个宫女向琦娇磕了一个头。

    “事不宜迟,今天晚上你们就去盯着,一旦发现有男人进别院。就赶紧来报我。”

    “是,娘娘。”两个人领命下去。

    第二天一早,琦娇就去了别院,因为琦娇和静真人是同届的秀女,而且见皇上的时候还分到了一组,所以她这会儿去找静真人,别人也只是以为叙叙旧而已。

    静真人听到昭妃来见,知道这是当今皇上的宠妃,因为她与皇上有那样一档子事情,便有些心虚。静真人将琦娇迎了进来,两下里都将对方打量了一下。静真人觉得这个昭妃真正的国色天香,自己哪里能及得上她,心中一阵唏嘘。琦娇看那静真人虽然一身白色的道袍,遮住了她妖娆的身段,但是脸上的那种妩媚娇态,哪里像是一个修道的人。

    “姐姐恕罪,我进宫这么久才来看姐姐,实在是礼数不周。”

    “那里,昭妃娘娘贵人事多,哪里像我们修道的人,没什么事情做。”

    “姐姐何须如此生分,称呼我什么娘娘,还是像以前那样姐妹相称不好吗?”

    “娘娘,礼不可废,况且论起来我们备份不同,这样被别人听去了恐怕不妥。”

    “果然真人思虑周到,是我疏忽了,请真人见谅。”琦娇打量了一下四周,布置的很是朴素,陈设也很简单,倒有些修道的样子。

    “真人这里清苦,要是缺什么了,只管派人跟我说一声,千万别客气。”琦娇关心地说道。

    “多谢昭妃娘娘。贫道是修道之人不讲究那些身外之物,一茶一饭足矣。”

    “真人何必跟我这样客气,凭咱们以前的情分,我也应该照应一二。”

    “那就多谢昭妃娘娘了。”静真人觉得再推辞也有些不好意思,便答应了。

    “真人整天一个人闷在这里,不如闲了到处逛逛。”琦娇试探道。

    “贫道现在的身份,时常出去也不太好。”静真人的口气淡淡的。

    “那这样好了,以后真人要是不嫌烦的话,我就经常来叨扰了。”琦娇听了很高兴,马上借口说道。静真人也不好拒绝只能说:

    “只要昭妃娘娘不嫌弃,贫道求之不得。”

    就这样琦娇找了这样一个借口,便经常来找静真人聊天,有时甚至晚上也来。静真人虽然有些担心,跟琦娇的经常来往会暴露自己和皇上的关系,可是因为她一直一个人,对于这种有人陪伴和聊天的生活倒也有几分喜欢。因此倒又舍不得琦娇不来。

    可是令琦娇失望的是一连几天,她派去监视静真人的宫女都没有任何的消息,就在她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是谣传的时候,那两个宫女中的一个来禀报,说是看见一个男子进了别院,但是离得太远了,实在看不清脸面。

    琦娇一听激动了起来,赶紧领着人出门。在去别院的路上,琦娇觉得自己的心都似乎要跳出来了,似乎看见贵妃的位子再向她招手。

    等她到了别院的门口时,才发现自己因为紧张,手心里全是汗,身体也有些微微的发抖。

    她让宫女去拍了拍别院的大门,不一会儿就开了,里面出来一个中年的太监,向她行礼道:

    “参见招聘娘娘,真人今天身体不适已经休息了,还请娘娘移驾回宫,改日再来。”琦娇一听就觉得有猫腻,于是说道:

    “本宫与真人情同姐妹,既然真人有病,本宫更是要亲眼看看才放心。”那个太监有些着急,又劝道:

    “娘娘,实在是真人吩咐了,今天想早些休息,来人一律不见。”

    “好你个胆大的家伙,来人给我把他绑起来,本宫要去见见真人,你却这样万般阻挠,是何居心?”琦娇今天是有备而来,特意挑选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太监。那几个人一听琦娇的命令,立即上前将那个中年太监绑了起来,听后琦娇发落。琦娇看了一眼众人,沉声说道:

    “咱么现在就去看看真人可是有什么不妥!”说着众人一起进了别院的大门。

    今天皇上的确在这里,这时候也已经得知在别院门口发生的事情。皇上生气地大骂:

    “这个昭妃,看着是个明白人,怎么净办这些糊涂事!”静真人知道琦娇的来意,现在也有些生气,感情这些天来自己这里就是为了捉奸的。

    “皇上,现在可怎么办?要是被人知道了,臣妾就活不了了。”静真人这时哭得梨花带雨,让人看着就心疼。皇上自然也不例外,

    “爱妃不用担心,你只需这样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