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摧花
    看着爬到桌子上哼哼唧唧的琦芸,琦娇和皇上对望了一眼,皇上说道:

    “爱妃,为何如此?”

    “臣妾说了,能够给陛下的只有一个心而已。”

    “这就是爱妃的心?”皇上反问道

    “是,难道皇上不喜欢?” 琦娇这样做其实也很冒险,毕竟这样随便将一个宫外的女子送上皇上的床还是很不妥的,尤其还是一个官家小姐。但是她相信凭她对皇上的了解,她相信皇上一定会喜欢她这份大礼。

    “朕果然没有看错你,你和那些拈酸吃醋的寻常女子的确不一样,不知这样一份大礼,朕却要如何回报你?”

    “臣妾不求回报,只愿陛下开心就好。”

    “哈哈,爱妃朕一定不会亏待你的。”皇上说着在琦娇的胸上掐了一把。

    “多谢陛下。那臣妾就告退了,希望陛下好好享用这份大礼,**苦短呀。”琦娇说着退步离开了这里,皇上这时候看着琦芸已经忍不住了,哪里还会阻止琦娇。

    琦娇给琦芸下的药,药性很猛,这时候的琦芸已经热得全身如同在火里煎烤一般,她几乎要透不过气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将自己的领口扯开,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胸脯。皇上看到这里早就已经坐不住了,走上前一把将琦芸抱起来,放到床上,连帐子都未放下来,就扑上去将琦芸压在自己身下,将她的双手绑在了床头上。

    琦芸恍惚中觉得有人在剥开自己的衣服,下意识的用手去推挡,谁知道双手却被绑在了头顶上,无法动弹。她的意识已经不清楚,但是又觉得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于是全身拼命的扭动,企图摆脱这种桎梏。谁知道她这样的动作更是刺激的皇上兽性大发,更加疯狂地在她身上抚摸、撕咬。琦芸的胸前、大腿、脖子上留下了斑斑点点的青痕。琦芸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儿家,在药性的刺激下早已就禁受不住了。再加上皇上这样的挑弄,身体里的那团火已经快要将她烧着了,嘴里发出一些令人羞涩的声音。

    皇上看着琦芸已经动情,便也不再怜惜。抬起身子狠狠刺入了琦芸的身体,巨大的疼痛让琦芸瞬间恢复了清醒。她感觉有人趴在自己身上,吓得魂飞魄散,当她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刚才还在跟自己轻声慢语说话的姐夫现在竟然覆在自己身子上大力的伐挞。而自己竟然是一丝不挂。当她刚想呼救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嘴被堵住了,一条舌头伸进来拼命地吸吮自己,一会儿嘴里都泛起了一丝血腥味。

    琦芸的双手被皇上绑了起来,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可以反抗的地方,只能任他蹂躏。到了现在就算没有经过人事的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两行清泪从她的面颊滑落,一切都完了。更令她感到羞耻的是因为药力的作用,当她适应了那种疼痛之后,身体里竟然还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更加肮脏,更加难堪。

    皇上在琦芸身上发泄完了之后,并不满足。看着琦芸如待宰的羔羊一样瑟瑟发抖,不禁又兴致大起又一次贯穿了她的身体,将琦芸折磨的欲死欲生,终于她在身心俱疲之后晕了过去。

    当她悠悠醒转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手依然不能动弹,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两腿之间更是象要被撕裂了一般地疼痛。

    就在这个时候,琦娇听见门响的声音。可是她连动手为自己取一件衣服遮羞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屈辱地转过头,让自己心里稍微好过一些。

    “还不快些伺候芸贵人沐浴更衣,眼看着宣旨的人就来了。”琦娇的声音在琦芸背后响起。琦芸转过来瞪着琦娇目眦欲裂,原来让她进宫来的目的是这样,自己的这个亲姐姐就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她们就这样毁了自己一辈子。

    几个宫女上来解开了琦芸手上绑着的绳子,两个手腕上都是青紫的瘀痕。一个宫女扶着琦芸起来,给她披上了一件白色的浴衣。琦芸这才看见自己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的地方。遍布青紫的瘀痕,她刚想要说话,却发现嘴很疼,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嘴唇,才发现嘴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一说话就扯得疼。

    琦芸连路都走不了,在几个宫女的搀扶下,好不容易走到了浴池边儿。当她进到热水里的时候,全身的疼痛似乎都苏醒了,让她不由的哆嗦了一下。有些还未愈合的伤口,见了热水更加疼痛。好不容易匆匆洗完,宫女拿了寻常衣裳给琦芸换上,并不是像昨天那些华贵的衣裳。

    宫女扶着琦芸在桌边坐下,又有桌子上摆着一碗白粥,一些小菜和馒头。琦娇示意宫女先退出去,

    “妹妹,先吃些东西吧。想来你昨晚也辛苦了。”琦娇颇有些幸灾乐祸地说,看到这样伤痕累累地琦芸,她头一次获得了满足的快感。要是此刻坐在她面前的是琦玉,她相信她一定会更高兴一些。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琦芸并没有动筷子,而是质问琦娇,尽管她现在心里想把这碗粥泼到琦娇脸上,但是她还是不敢这么做,一直以来在琦娇的阴影下生活,让她几乎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我做了什么?”琦娇嘴角噙这讥讽的笑。

    “你给我下了什么药?”

    “你居然知道我给你下药,是不是乐在其中?”琦娇没有否认,竟然笑着反问道。

    “你……”琦芸听了琦娇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成了皇上的女人什么锦衣玉食,富贵荣华还不是简单之极。”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还指望什么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吗?”

    “是,可是你却一手毁了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琦芸眼睛红红的说道。

    “没错是我毁了,又怎么样?凭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可以只为自己着想,过着举案齐眉的生活,我却只能在这个见不了人的地方生活!”琦娇的语气变得激动起来。

    “你觉得你现在就已经很委屈了,可是我告诉你当时的我比你都不如。起码你现在还有粥喝,而我当时还要去拜见太子妃,受尽她们的冷嘲热讽。当你们在府里当着人人羡慕的少奶奶,小姐的时候,我在这里受尽白眼,为了吃一口热饭,不知道说上多少好话,赔上多少小心。”

    “可是三姐,这一切不是都过去了,你现在这样的金尊玉贵,为什么要这么做。”

    “金尊玉贵?哈哈,这话真的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琦娇忽然神经质地笑起来。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整个人就好像死了一样?”琦娇忽然探身问琦芸,琦芸点点头。

    “那要是每天晚上都象这样,甚至比这样还恶心,你还会觉得金尊玉贵吗?”琦娇的语气中充满了自嘲。

    琦芸这才明白昨天晚上皇上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不是针对自己,恐怕琦娇遭受的比自己的还要恐怖的多,不由又有些同情琦娇,她似乎有些明白琦娇这样害自己的原因。

    “可是三姐姐,你把我弄进来就是为了有个人陪你一起受罪?”

    “那倒不是,

    这其中的缘故,你就不必知道了,以后你就呆在我这里,皇上已经传了口谕要封你做贵人,一会儿就有人来传旨。”

    “不,我要出宫!”琦芸摇着头说道。

    “出宫?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还能说走就走。”

    “我只是来看姐姐的。”

    “但是现在你已经是皇上的女人了,一辈子就只能呆在这里。你要是好好听我的话,我自然保着你,否则这宫里不比家里,少个什么人,也是容易的紧儿。”听着琦娇半是安抚半是威胁的话,琦芸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但她还是不死心。

    “可是父亲……”

    “你以为没有父亲的允许,母亲能要你进宫?”

    “你是说父亲和母亲一起商量诳我进宫?”琦芸觉得自己都有些快经受不住这样一轮轮的打击了。

    “干嘛说得这么难听,父亲的意思咱们姐妹俩在里面有个照应也好。”

    “可是父亲还说他要……”

    “让人提亲,这件事情不要想了,以后都不会发生了。从现在起你一切都要听我的。现在将粥喝了,准备接旨。”琦娇说着站起来也不管琦芸就出去了。

    琦芸看着眼前的白粥,尽管已经很饿了,但是却没有一点儿食欲。她的眼泪一颗颗地进了粥碗里,她的美梦始终只是一个美梦,一个永远不能变成现实的美梦。

    果然,一会儿工夫,就有人来传琦芸去接旨。琦芸在丫鬟的搀扶下,好不容易走到大厅,琦娇已经按品阶穿戴好,等着接旨了。

    等琦娇和琦芸跪好,传旨的太监才慢慢展开手中的圣旨,细着嗓子慢条斯理地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昭嫔张氏,秀毓名门,温惠秉心,敏慧聪雅,着册封为昭妃,赐毓秀宫居住。令张氏之幼妹,温良敦厚,深得朕心,着封为贵人。钦此。”(未完待续。)